炫忙文化

这年代我们崇拜生产率。就算不在工作,也一定要健身读书练瑜珈,为工作做准备。日程表不能有空白。我们喜欢炫忙,仿佛忙碌本身值得炫耀。

很多人真的很忙,需要赚钱养家。就算不只是为了三餐温饱,也要买车买房,生病要有钱看病。要保障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就不能不有上进心,让自己以后赚更多钱。

但我今天不是讲出于需求的忙碌。

今天在很多人眼里,忙碌变成一种时尚,压力大是种荣耀。放假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旅行是为了寻找方向,健康是为了把自己塑造成零病假的工作机械。如果压力大到必须学瑜珈和冥想,那就太棒了,一定要上Instagram放张练瑜珈的照片炫耀压力。松懈可耻,就算是休息也必须目的明确,那就是让自己成为有效率的职场人。

为了有效利用每分每秒,我们买符合人工美学的桌椅打造完美办公室,买任务管理的app然后隔两月就从Omnifocus换去2Do,两个月后再换;买耐克运动鞋跑步,买堆书学GTD理念,花钱天天去健身和练瑜珈。结果花了一堆钱,时间都花在试新诀窍、研究怎样增加效率,却不见得做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来。

这样的文化从哪里来?是资本主义扭曲了我们的性情吗?还是因为我接触的多数是年轻人,大家刚好都在很拼的年纪?

跑步好过看电视,赚钱好过不赚钱。但我难免讥讽上述现象,不是觉得不该努力上进,而是忙得最高调的人,往往都是家境富裕的高富帅白富美。他们成功不完全因为努力或实力,多多少少靠优厚的先天条件。

至于真的辛苦在忙的人呢?例如小餐馆老板,如建筑工人,例如白手起家(而不是一大学毕业就做销售主管)的,几时看过他们在Instagram讲自己压力到要练瑜珈?都低调做事。对大部分人来讲,忙碌是没得选的生活现实,不是时尚。

当然,就算我是高富帅,我也会努力上进。到处炫耀自己多忙也不是罪,顶多让人生厌。可是当我们不见自己幸运,一天到晚「我成功是因为我忙我有效率我工作态度一流」,对不幸的人说教,讲一大堆鸡汤,仿佛成功真的只需要努力和效率,那就让人觉得虚伪了。

我最近读到本·塔尔诺夫(Ben Tarnoff)在《卫报》的一篇文章,他写道,以前美国的有钱人会通过奢侈的生活方式炫富,就像今天中国土豪那样。但时代不同了。今天美国的有钱人更爱炫忙,来证明自己有钱是理所当然。

例如苹果执行长库克,他告诉《时代周刊》,自己每天凌晨3点45分起床工作。通用电气执行长杰夫·伊梅尔特告诉《财富周刊》,他过去二十四年每个礼拜工作一百个小时。雅虎前执行长梅尔告诉《彭博新闻》,她每个礼拜工作130个小时。

马云有讲过类似的话吗?我想肯定有。这种话言中之意是,这些有钱人之所以高人一等,是理所当然而且不容置疑。

今日的忙碌崇拜,说穿了是一套为了巩固社会不平等而生的信仰。它要我们相信这不平等完全合理。有钱人是生产率惊人的超人,值得我们当神来拜。我们不是超人,但至少可以效仿超人,增加自己的生产率。当然,这可以让公司赚更多钱。

塔尔诺夫写道,库克梅尔如果明天退休,不只可以舒舒服服过完余生,还可以留下庞大财产给后代。例如比一般美国人有钱五千倍的库克,他是3点45分起床没错,但他真的比一个清洁工人勤劳几千甚至一万倍吗?

你随便一天凌晨在吉隆坡市区走走,看看人们开店。这些人绝对也是勤劳的超人,但他们所赚的钱恐怕只够养家糊口。

换个角度想吧。今天一个有钱人买洋房开跑车,人们会想他钱从哪里来?那么多钱又不做点慈善。但当有钱人每天为了公司的业绩从凌晨忙到半夜三更,大家不只觉得他有钱是理所当然,还会把他当榜样。执行长每天为公司业绩从早忙到晚,总好过领着CEO的薪水而无所事事,对吧。

可是,如果她塞满自己跟股东的口袋,公司赚了很多钱,却污染河流、剥削低薪工人、鼓励人们乱消费、让地球资源变少。她的努力还一样值得我们颂扬吗?努力是工具,可以用来做好事,也可以用来损人利己。

赚钱养家离不开勤奋。成功则有很多条路。不论是贡献于社会,还是提升自己水平,方法不只有拼命赚钱。例如300年来影响力最深远的科学家达尔文每天只工作四小时,其他时间都在运动(他每天徒步约16公里)、观察动植物阅读思考陪家人。他绝对比那些每天凌晨工作到半夜的CEO成功和有影响力,也没牺牲掉生活。是的,达尔文很幸运,他可以专心于长远的事情,而不是为明天的三餐烦恼。但解决了家人三餐温饱以后,你要怎样在世界留下印记?

我们也需要提醒自己,很多人真的处于困境。那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如果这时还向他们说教,说改变心态提升效率就能成功,那不就是把社会不平等都怪罪在「不思进取」的穷人身上吗?努力上进是好事,但我们不能因此开始自恋,然后变成自私傲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