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人需要性自主

这篇文章本该由一个女记者朋友写。但她说算了,大马社会这么保守,肯定不合编辑口味。我觉得蛮可惜的,决定自己来挑战底线。

我不知那朋友会怎样写这个题材(她看法和我差不多)。身为男子,我不是为女性代言。但我可以抛砖引玉,鼓励更多女子在这个平台讨论自己的身体。

(我必须郑重声明,本文纯属个人意见。本报出于拥护言论自由而选择刊登,仅此而已。)

什么是女性性自主?就是让女人能够在情欲方面做为自己做主,追寻自己所要的、坚持自己所不要的。

和很多人以为的不一样,性自主不是「随便」。台湾女性学学会的孙芳苓写道,它的前提是「平等与平权,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以自己的自由意志行使身体自主权,并在深思熟虑之后为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我想她说得非常明白。

讨论这件事情前,我们要搞清楚在反对的现况。

假设某男和某女发生一夜情。

第二天,男子会很骄傲地告诉朋友,他们会恭喜他赚到了。他的父母最多是提醒儿子,搞大对方肚子要负责任,下次带套。他们不会觉得儿子吃亏。

那女子呢?我猜她不敢讲出去。

她家长知道的话,一定会骂她不正经。朋友都会觉得她吃亏,怎么那么随便「给」了人家,就算是女子自己想要的。

可怕的是,就算上述男女深爱着对方,你情我愿下发生了关系,朋友和家人的意见也不会有什么两样。朋友依然会讲男方赚到了,女方太随便吃亏了,家长的态度应该也和之前的例子一样。

毕竟在保守社会,女生不能有自己的情欲,不能为了自己而享受。《呼唤台湾新女性》作者何春蕤写道,女人无权主动选择并享受各种性愉悦,只能在恶劣骚扰的性文化中苟且存活,「谨守说『不』的权利」。她只能确保未来的丈夫能使用未经拆封的货品,一旦偷尝禁果,她就成为二手货。

这种女人在性方面总是吃亏的想法,常见的一种体现就是强奸。在很多传统社会,女人的肉体成为男人解决恩怨的管道。例如A家族得罪了B家族,B家族派人强奸A家族的女人,夺走B家族的尊严。例如战争中的大规模强奸。男人总是征服者,女人的身体是征服的对象。

但你情我愿的性爱不应该只是男人从女人身上「得到」什么,而是双方同时满足自己和对方。女人不该抱着成全的心态。何春蕤说,性不该是男人得利、女人吃亏的事,要争取两性平等,就得打破这种赚赔逻辑,让女人成为「性的强者、情欲的赢家」。

时代在变。今天越来越多女子勇敢地为自己打算,包括上学、为事业打拼、和喜欢的男子约会、穿想穿的衣服、迟婚、不生孩子等。这让她们站在保守社会的对立面。

很遗憾的是,她们时常因此遭到伤害。例如在印度,这些女子违抗传统的行为变成了一些人合理化强奸的理由。传统社会说,这些女子不安份守己,理应被惩罚。

在中国,不趁年轻嫁人、为事业打拼的女子被羞辱为「剩女」。如果那些女子不赶紧嫁人,不只会被父母强迫和她们不喜欢的男人相亲,还对不起人口多达半亿的中国单身男性。女人不只不能说「我要」,更没权说「我不要」。

因此所谓的女性性自主,不是所谓的女人「更加随便」,恰恰相反。它意味着女人能为自己的感情和身体做主,包括去追求喜欢的人。她可以为了自己而享受性爱,而不是讨好男人。而男人必须尊重女人说「不」的权利,包括不施压、不骚扰和不强奸。

可是,每当我们说要给女子自己选择并承担后果的权利,大家长都会站出来反对:她不成熟,不会保护自己,我们怕她被人用了啊!在他们眼里,女子犯错了就永远抬不起头,应该终身羞耻,而不是进步成长。于是,很多女子没有多少交往经验就履行结婚的使命,成为家暴或失败婚姻的受害者。女孩学不到保护自己的知识,例如如何避孕和如何向男人说「不」。

我必须再三强调,提倡女性性自主并非鼓励人们胡搞。任何人都不该破坏别人的婚姻或伤天害理。但情侣之间要怎样相处,是他们的事情。自主不是纵欲,而是承认每个人都有选择权,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她们有权不随便发生性关系、和真心相爱的人白头偕老,也有权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男子,和去享受性爱。

我欣赏实现柏拉图式爱情的恋人,我想双方控制情欲是一种互相尊重的表现。但我们应该尊重他人的选择,清楚每个人情况不同,不该用同一套道德观念綑绑。

传统社会想控制一切,包括女人和谁做爱——不能是肮脏的他们,只可以是我们的人。男人都希望女伴不曾受人染指,身心由始至终只属于他一个人。但这要求不合理。人人都有过去,并因此成为更好的人,重要的是两个人现在选择了相爱。

毕竟,只有女人能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她不是任人采摘的花,而是自由走动、懂得保护自己的动物。她的身体不是男人或社会的财产,拥有「纯洁」的女体更不是男人天赋的权利。如果一个女子因为曾经和当时真心相爱的人上床而遭人嫌弃,那是男人的问题。如果她曾经被人强暴而找不到伴侣,那更是男人的问题。

我知道很多男人会说我背叛。也会有很多女人骂我多管闲事。但我想男人一样需要改变思维。每个人都可以提倡人人平等,这诉求不限于男女平等。只要不伤害人,每个人都应该可以争取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