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义、现实和马哈迪

留意诺贝尔奖的朋友应该记得,今年和平奖归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

桑托斯和哥伦比亚革命武装部队(FARC)今年9月签了和平协议,本来有望结束延烧了52年的内战。没想到,哥伦比亚人民后来在公投中否决了协议。明明可以不再打仗、阻止更多无谓死亡,他们干嘛不要和平?

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武装分子杀了很多人,如果签和平协议,这些坏人将得到宽恕。哥伦比亚人宁愿国家继续很多人死,也不想看见坏人没有受罚。

我无法体会哥伦比亚人的心情。他们当中一些人亲人被杀,对他们来说宽恕几乎是不可能。不过,身为可以尽量不带感情的局外人,我难免觉得这种对公义的坚持是本末倒置。

公义讲的是惩恶扬善,但惩罚坏人本是为了阻止人们做坏事,为了社会和平。如果必须在公义与和平之间选择,和平难道不是比较重要吗?就算你想复仇,阻止更多人死亡难道不是比较重要吗?

我倾向功利主义,对我来说公义不是一切。但我相信这没有绝对的对错,答案会因人而异。不管怎样,这课题很值得各位聪明的读者思考,想想自己会怎样选。

在灰暗而肮脏的世界另一个角落,有个人选择背离公义,以推动改革、终结暴政。她的名字是昂山舒姬。

缅甸军政府长年铁腕治国,但近年主动放权,让缅甸走向民主。这是世上少有的例子,为什么缅甸军政府肯这么做?有一部分是民意已经非常明显。可是,如果缅甸变成民主国家,军方失去百分百的权力,他们肯定会被对付。他们不怕自己下场很惨吗?

这其实是关键:他们知道自己不需要受到惩罚。全民盟在大选胜出后,身为党领袖的昂山舒姬主动向军方妥协,讨论怎样分享权力以换取推进议程。而且她对军方过去的行为一律不追究。

毫不意外,昂山舒吉这么做让很多人失望,特别是西方人权组织。但昂山舒吉不是社运份子,她是政治人物。社运人士代表着社会的良心,他们无时无刻思考一个行动是否政治正确。政治人物则有时需要不择手段,就算是要实现一些高尚的目标。世界上很多进步是由那些敢于弄脏双手、牺牲名声的政客推动的,例如为了争取国会支持解放黑奴而贿赂议员的林肯。

这不表示我认同政治人物打着漂亮的旗帜打压异己和少数群体,或破坏体制和通过不正当手法致富等。政治人物需要底线,包括他们的权力不能驾临于体制之上、不能不尊重人民基本的个人权利。政治手段必须目的正确,这点不容妥协。很多政权以反贪反恐为名巩固权力,为了确保这不会发生,社会必须监督政府的行为。

但同时我们也需要明白:政治上不可能有两全其美的选择。

《纽约时报》2013年的一篇报道令我特别印象深刻。文章讲到缅甸人怎样宽恕了那些曾经犯下暴行的军人。例如,曾以酷刑恶名昭彰的军方情报首脑现在在一栋豪华别墅里过著悠闲的退休生活,他甚至没有为自己过去的行为感到悔恨。但缅甸人跟哥伦比亚人不同,他们普遍明白:如果要和平改革,他们就需要跟旧势力合作,包括宽恕他们过去的罪行。

文中引述昂山舒姬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勇敢坦诚地面对这个国家的过去,但我不赞同对他们过去的行为展开复仇。」她这姿态不是没有理由,因为在缅甸政治现实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虽然可以让她保住声誉,但推进不到缅甸政治改革。如果改革心急,直接把军方列为改革目标,那这个旧体制一定会反扑,整个民主运动再正义再高尚都是白费,而且还会把国家推向分裂。

说到昂山舒姬,很多人不满她没有针对罗兴亚人的遭遇发言。我不知她内心的立场。但佛教为主的缅甸人普遍仇视穆斯林,她必须避免得罪大部分人民,才能争取到民众支持改革。如果连这都做不到,罗兴亚人和其他问题就根本不可能解决。她自己和缅甸民主运动也会被缅甸民众视为勾结穆斯林势力,甚至因此遭遇暴力。

社运人士一切都可以讲原则,政治人则只可以遵守基本底线。例如昂山舒姬虽然不语,但不至于煽动民众攻击罗兴亚人以巩固自身支持率,这就是底线。两种人都有作用和贡献,社会上缺一不可。我觉得需要监督政客,但有时我们需要认清现实:公义和理想有时是解决问题的绊脚石。

例如在大马,最近很多人对希望联盟和老马合作、老马出现在净选盟上有意见。毕竟,老马执政时的政策是我国当下很多问题的祸根。他今天穿上黄衣,还尝试把反纳吉阵营团结在一起,的确是很讽刺的事情。

但希联和净选盟以倒纳吉为目标,而此刻唯一比较可行的手段是:争取更多马来选票,以动摇巫统对纳吉保住江山的信心,或在来届大选中一人一票把国阵赶下台。所以希联和净选盟都觉得可以和老马合作,我想是经过深思熟虑。这不表示原谅、认可老马过去的做法,而且我们也不可以忘记他做过什么。但政治讲手段多过政治正确或公义。

是的,马哈迪是人们口中的老狐狸,是马来民族分子,说不定一达成初步目标就会背叛盟友、回归巫统。反对联盟势力沦落到需要借助老马的力量,不管是因为反对联盟自己的问题还是因为大马格局的现实,我想大家都应该检讨。可是我相信林吉祥这些老练的政治人不是天真,他们清楚自己在跟什么魔鬼打交道。

在马来选民担心自身社会地位、只聆听马来领袖的号召时,在伊斯兰党随时靠向巫统之际,反对联盟需要马哈迪,也需要安华。只有他们能让巫统感受到危机,让纳吉失去党内部的支持。确实,没有人知道老马心中打着什么算盘。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倒纳吉阵营似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现在重要的是停止针对国家制度的破坏并将其修复,而不是在乎一个人、两个人或三个人。

我明白上面的道理某种意义上不道德。它只是政治现实,是需要考虑的东西。公义有它的价值,良心也应该有。但这个世界上很多选择题本来就没有两全其美的答案。如果有那样的答案,我想大家都会洗耳恭听。如果没有,大家共同的未来怎样都比一些人的过去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