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请华人」

朋友在WhatsApp群组分享一张照片,显示一个马来女子在社交媒体上抱怨。

那女子写到,本地很多公司请人都要求面试者要会讲华语。她觉得那对不会华语的人不公平。

分享帖子的朋友不屑地讲,抱怨语文歧视不如学中文给自己增值。他也为了事业搞好自己的英文。既然中文有市场,有上进心的人就不是抱怨,而是主动学多一个语言。

另一个做人力资源的朋友看了说,他见过很多公司不想请马来人和印度人,但不敢明讲只请华人。所以规定面试者要会讲华语,让友族应征者知难而退。那个HR朋友说,就算会讲中文的马来人前来,面试官也会找借口把她打发掉。

不是所有公司都是因为种族歧视。有些公司做华人生意多,员工会讲华语有帮助。但纯粹出于对其他种族的偏见只请华人的做法,在大马似乎很常见。

例如上一阵子,美体小舖本地一家分行在招聘通告上写着Chinese only,令很多马来网民生气。(该公司已经道歉,说不认同分行做法。)好玩的是,那不久前麦当劳的清真蛋糕规定在华社闹到沸沸扬扬,很多华人讲要杯葛「歧视非穆斯林」的麦当劳。可是很少华人关心或批评美体小舖涉嫌歧视非华人的事情。

这种事发生了很多次。前年刘蝶广场骚乱,凸显了一些马来人对华人垄断特定行业的不满。他们觉得华人阻断马来人做生意的机会,还剥削马来人消费者。就像本周猪毛事件让一些华人更确信马来人都是心胸狭隘的宗教狂热份子,美体小舖那「只请华人」的通告也让一些马来人更确信华人都是傲慢的种族沙文主义者、党同伐异的经济掠夺者。

这是双重标准,马来社会不见得准备好放弃土著经济政策、种族特权与种族固打。与此同时,我们华人一天到晚抱怨遭到歧视,然后口口声声反种族主义,但自己又觉得马来人和印度人都好吃懒做,听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类的口号还会跟着起舞。看来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反对的歧视和种族主义是什么意思。

回到上面WhatsApp的对话,我两个朋友讲的话都没错。

如第一个朋友所说,不管华人马来人,我们确实应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包括学有用的语文。从做人哲学来看,少抱怨、多上进是值得学的态度。

可是,从关怀别人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必须正视职场上种族歧视的存在。

我们难免抗议:明明政策都帮马来人、歧视华人,怎么说成是华人歧视马来人了?就算我们有歧视马来人,华人面对的歧视不是比较严重吗?关于这点,不要急躁,先看另一个例子。

在上述对话的同一天下午,我跟女友正巧讨论到男女平权。

从客观角度来看,女人比较吃亏。男女平权至今遥不可及。一般家庭都是女人为家人牺牲事业。在职场和政坛,女人的成就还是和能力不成正比,需要比男人努力。女人也较常成为犯罪的受害者。

可是,这一切困难思想再开放的男人懂了都未必能体会。很多男人只看到女人要求多多。一部分女人的态度也影响了男人对「男女平等」的信心。例如,有些女人在争取男女平等的同时,还指望男人很有绅士风度地处处礼让。也难怪有男人讽刺:「女人应得和男人一样的待遇,除了当女人得到比较好的待遇时」。

另一方面,一些女权主义者常讲「男人都是潜在强奸犯」之类的,说得好像只有女人善良勇敢、男人都是卑鄙的生物。这种言行让很多本来同情女人的男人厌烦,甚至担心一旦女人得逞,会是对男人不利的新霸权。

问题是就算一些男人这么觉得,女人整体上遭到压迫还是铁一般的事实。可是如果女人要男女平等,就该考虑放弃那一点女士优先特权(当然,孕妇和老妇必须得到礼让),也必须把男人视为和女人携手建设社会的伙伴,而不是「天下男人是坏蛋蠢材」。这社会是男人和女人共享。很多男人有时也会帮女人,就好像男人常需要女人帮忙一样。

我们需要合作,更不可能无视对方的意愿,不应该关系恶劣。

整天比较谁遭到更多歧视或比较有本事,虽然我们心理得到满足,但只会让情况更糟。同样道理适用于大马华人。很多马来人看不见自己有优势,特别是当传说中的特权只让一部分有钱有地位的马来人得到好处。他们只见华人企业不请马来人,看见华人越来越多要求。

如果既得利益群体相信我们想把他们推翻、压在下面,他们会不惜一切阻止我们成功。就像美国白人选出了特朗普,马来社会也会支持伊斯兰宗教治国,来巩固自己在这个国家的地位,确保非穆斯林永远做二等公民。他们是多数,我们是少数。但如果我们谈得来,同意一起解决双方都面对的问题,那他们将不再站在我们的对面,甚至把我们视为理应得到平等待遇的战友。

我在康纳曼的《快思慢想》读到,人一种普遍的认知偏误是只看见自己的辛苦和付出。别人在我们背后做的事情,或所承担的辛苦,我们一无所知。

我们觉得自己牺牲很大时,其他人也觉得他们付出太多、让了很多步。这种心理作用让很多夫妻不和,让办公室里关系紧绷,我想也影响着族群之间的关系。其实大家都不好过。把自己的辛苦归咎于其他人,不如大家一起解决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

更新文章:马来人vs.华人的零和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