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

不久前读到香港作者陈婉容在《立场新闻》的文章。

她引述《苹果日报》新闻,新闻称,香港职场环境对同性恋者不够包容,平权政策上的不足“不利于吸纳金融人才”。《苹果》文中写道,同性恋者无子女负担,消费力“较有子女家庭慷慨”,也更专注于事业。

言中之意是,同性恋者是完美的消费者,又更愿意打拼,对资本主义市场贡献良多。

陈婉容女士感慨道,人权和资本主义挂钩,让同性恋有机会争取平权;而难民、家庭帮佣、残障人士等在资本社会中纯粹从事生产、或无法发挥价值的人士却连机会都没有。

在中国、中东、朝鲜等一些地区,政府和民众普遍相信,西方国家宣扬民主和人权,纯粹是要确认一套对先进国家有利的国际秩序。

他们相信,既得利益集团热捧普世价值完全是出于利益,如经济自由方便资本家掠夺资源、进入并垄断更多市场,如人道主义是为了粉饰西方的侵略行径,如言论自由是为了煽动颜色革命,以扶植傀儡政权。

即使不少支持普世价值的人也承认,这种看法有一丝真理。

但别忘了,人权民主都是以妥协为基础的社会契约。民主一开始是要避免社会底层通过更激进的方式反抗,保障贵族地位。

契约结果是,社会免于一直血腥地改朝换代,换政府的过程制度化,大大约束了贵族权力。

虽然那意味着,民主人权不可能为我们带来彻底的平等,但我们能借此取得进步。民主只是手段,不是目标,普世价值确实让人人都有更多追求公平的机会。

然而大家的起跑点并不一样。美日韩德等先进民主国家能站在今天的高点,除了争取、发展普世价值的历史比较悠久,也因为殖民和帝国时期取得资本、政治或文化优势。

这不表示这些国家今天没有努力实现民主和人权。但相比下,不少今天开始追求人权的国家因为面临种种挑战,容易在实现全面民主前遭到强国趁机剥削,反而陷入恶性循环,迎来贫穷混乱。

正如自由市场进一步确认强者逐步垄断的局面,并非民主不好,而是大家的起跑点不公平。

有富人讥讽穷人不思进取,虽然富人很勤劳赚钱,而且很会为将来打算,但穷人连投资未来的本钱都没有。而且富人越是剥削,穷人就越难有机会进步。

说白了,民主人权需要本钱,西方国家因为历史优势,可以先人一步去追求;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也有极大的本钱去逐步落实普世价值。但相对贫穷的弱小国家呢?他们难免先选择牺牲民众权利,毫无代价地发展。

依我所见,追求民主没有捷径,一开始一定会有牺牲和混乱,但不吞下这颗苦药,迟早也是会死。也许国际社会应该让这些国家追求民主的过程中获得某种保障,免于强国和企业占便宜;正如穷人需要社会保障,各国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