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进军大马以及其他

我想无人会否认大马的公共交通服务恶劣,买车是百姓的头号经济问题之一,而交通阻塞天天都叫城市人头痛。最近,一个英国网站更将吉隆坡德士司机标榜为全球10大服务最烂之一,道出了巴生谷人的心声。

这是一个急着等待填补的空缺。因此近年来优步(Uber)打车服务异军突起,提供相对安全、廉价、可靠、贴心的服务,更可以减少人们对私家车的依赖,自然得到巴生谷人的拥护。

然而令民众极为愤怒的是,大马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宣称优步使用私家车充当德士的服务违法。加上优步抢走本地德士的客源,当然也引起了反对声浪。结果巴生谷民众纷纷声援优步,批评当局的保护主义政策。

我不会为本地德士业辩护,大家都承认他们是自作孽,优步不仅为大马人带来更多选择,也通过竞争迫使德士业改进。公平竞争肯定惠及消费者。

问题是这竞争公平吗?

首先大马出租车市场本来就很有问题,而政府必须为此负上责任。当局仅向一小撮私人公司发放出租车执照,德士司机不得不向这些公司购买一般上以7年为贘还期、当局指定的国产车德士,而且还要缴付昂贵的租金。在数家公司垄断、滥用出租车执照下,司机的血汗钱遭到剥削,养车和养家都成问题,不得不向顾客开刀,最终受害的还是消费者。

另一方面,尤其在国外,优步一心垄断市场的作风引起不少抗拒。上周听BFM电台访问优步大马总经理Leon Sing Foong时,后者一再拒绝透露优步在大马的业务是亏是损,他极力逃避回答的态度让人不安。(Leon 表示,优步正在就其商业运作和SPAD「友好、有建设性」地合作。)若如一些方面怀疑般,一旦通过暂时的亏本生意消灭了竞争,优步是否会调高价钱?有谁笨到相信商家能做到 kami rugi, anda suka hati,特别是一家市值达500亿美元、总有一天要向股东交代的公司?

优步在海外通过「对手调查」等肮脏手段恐吓其批评者、对付竞争者的行为,也很值得大马人警惕。还有若优步垄断了市场,买不起或不习惯使用智能手机的群体是否会因此搭不到德士?但市场并不会那么理性,不管优步多么受争议,一般市民不会想太多,我们只会选择表面上最划算的服务。

我个人不反对更多、更好的选择,但我们同时得要求优步更透明,若做不到这点,就必须考虑是否继续支持、使用其服务了。大马人也必须向SPAD等政府单位施压,要求改善公交,治愈本地德士业所患顽疾;不改变,就等待淘汰吧。

优步推动大马德士业摆脱了目前恶劣的局面,那是好事。但我们是否会因为短视从一种垄断跳进另一种垄断,那就全看大马人的造化了。

在一些先进国家,部分民众对可持续性有比较明确的概念,甚至坚持不使用免费或商业模式不明确的产品和服务,因为担心该产品无法持久,或有关公司意图垄断市场。人的本性是短视和贪小便宜,这些人在任何国家相信都不是多数,但显然教育和知识能有效克服这些心态。

很多大马人一定觉得这种坚持很傻,坚信自己应得免费或便宜的服务。就算那意味着剥夺别人的心血(如非法下载音乐和软件),最终导致大家共同的损失。我们都是自私的凡人,只要是免费或便宜,不拿岂不是浪费?

但天下没有真正的便宜,只有价格合理和不合理,便宜的不一定合理。拜科技和工业革命所赐,今天食材、衣服等产品的价钱一直被人为压低,这一切是资本家通过血汗工厂、化学品、机械等拼命压低生产成本所致。结果我们都花钱在相对不重要的事情上,食物和物品的质量日趋恶劣,自作自受。

任由市场主宰一切(或延伸至民主制度)的一个缺陷是,民众往往短视,为了一时甜头牺牲长久的共同利益(当然很讽刺地,这也是部分社会和人士支持专制政府的原因)。几个诸葛亮是否比一个笨蛋组成的社会更适合决定大方向?这就牵扯到人们对「人治」的迷信了,暂时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