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颗苹果

1954年,「电脑之父」艾伦‧图灵因氰中毒死亡,当时他床边摆着颗啃过的苹果,据信是咬毒苹果自杀。

这位协助终止二战,又开创电脑科技先河的伟人,因性取向遭判处化学阉割,不堪屈辱下轻生。

命运真奇妙,60年后,以「咬一口」苹果作为商标的苹果公司行政总裁库克,近日成为近年来引起较多轰动的出柜者之一。成功是硬道理,他的社会地位「非常有说服力」,事后热议也证明了公众人物的影响。

但也很多人不以为然。

「又怎样,我并没有歧视,但⋯⋯不就同志出柜嘛,有甚么好光荣,又有甚么好提?因为他是公众人物吗?」

我懂他们的出发点,他们认为该以平常心看待同性恋了。何况库克是个幸运的资本家,他成功还靠无数遭剥削的人,出柜就好比李嘉诚捐钱,说不上伟大呀。

我相信有一天,大家会以平常心看待同性恋,并非有钱大佬出柜才聆听。前提是,那时大家必须已经站在同一个起跑点。

扪心自问,我们公平了吗?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那是时候多上网做功课了。

很多人说会以平常心看待库克出柜,却反对他「张扬」性取向,「先专心搞好下一代iPhone吧」。这种观点很普遍,但明显有双重标准。

同性恋学者科尔维诺在一场讲座上说:「我妈至少还有那么一次公开承认自己的性生活(承认生下我这儿子)呢!异性恋者无时无刻都(不自觉地)公开谈论自己的『私生活和感情』,她的男友,他的女友⋯⋯但同志就叫张扬了!」

我们或许没意识到,但当我们能这么说,就足以强调是谁享有优势了。就如有男人反对女权主义,认为两性早已平等,如富商疾呼「不要破坏(让我继续剥削你的)社会稳定」,这种态度傲慢至极。

同性恋并非甚么成就,但作为受歧视的一群,克服困难走到成功,那不值得骄傲?如果出柜依然叫他们和她们恐惧,勇于宣布性取向,那不值得骄傲吗?

永远别小看象征性动作的影响力,这不仅为同性恋社群树立更多不一样的形象,也让在歧视中长大的他们抬得起头。还没走到真正的平等前,我们切勿因为有了一点「平常心」就先自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