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伟人性向获承认

在2万多人请愿下,英国自民党成员递交了一项法案,要求追授因同性恋被定罪的数学家艾伦‧图灵(Alan Turing)死后「赦免」状。图灵二战时协助破解纳粹密码,被认为令二战缩短了2年,避免了成千上万人命牺牲。他也创下电脑科技的基础,被称为「电脑之父」。然而,图灵因为性向而被判处化学阉割,强迫注射女性荷尔蒙导致变性,被认为因此服毒自杀。

尽管声援图灵的人们或为有望「平反」而高兴,但「赦免」这个字眼明显很不妥,何况历史上有约4万9千名同志在同一条法律下被定罪,包括大文豪王尔德。不管图灵有多大贡献,创下特例赦免一人并不合理。承认对图灵造成伤害的同时,当局一个判决都不应该改,就如英国政府曾经的立场那样,他是根据当时(不完善)的法律被定罪。就让历史上的错误永远作为错误去铭记吧,不以一个象征式的“赦免”就抛下了历史包袱。

我赞成《观察家报》时评的提议,即当局应把图灵等同性恋者的贡献以及面对的不公写进教材,在校园为同性恋社群树立回正面形象,阻止针对他们的校园暴力,让在歧视的环境中长大的他们抬得起头。

当下的媒体伦理不鼓励新闻报导提及当事人性别性向种族等,认为无谓强调只会加剧读者刻板印象。可是我认为(至少在保守的社会)确实有必要去更公开承认同性恋者(或女性)的贡献,直到社会对各方一视同仁。我们必须(先)让大家站在同样的起跑点上。

至少当下,我们有必要提醒人们,跟异性恋者一样,同样有不少同志为人类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亚历山大大帝、古典经验论创始人培根、文豪普鲁斯特、艺术家米开朗基罗、冰岛总理西于尔扎多蒂,这些人的成就来自他们的成长过程和努力,不能因性取向肆意抹杀。

学者诺尔顿一针见血地说,人们若声称一个人的性向(或性别)同他们的成就无关而没必要提及,那他们应该认识到,社会一直以来都受惠于同性恋者的贡献,但为了否认他们是同志,不惜施压、威胁、杀害。图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