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平等迈进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消息。祝福每一对今天终于得到认可的爱侣。

但随便上上社交媒体,依然可以看见不少(包括美国的)人发表反同性恋言论,其中最常见的一个说法是:「我不介意他们躲在房间里亲热,但今天以后,我被迫见到他们在众目睽睽下在手拉手。这是不可以接受的。」

又或者:「双性恋的人并没有像同性恋那样大肆宣传和争取我们的权利。也许我们应该像他们一样上街示威,无时无刻吵闹,这样才公平。」

天下的不平等都是一样的。富人说:「我不介意世界上有穷人,但他们应该在工厂里努力奋斗,而非在街上乞讨,影响市容。」

也有富人说:「今天的社会越来越仇富,穷人的要求越来越不合理,我们应该受到更多保护。我们努力赚钱,而且对社会有贡献,为穷人制造工作机会,所以不平等是应该的。」

当然,并非所有的富人都是那样,很多双性恋者也都非常有同理心,并和同性恋朋友们一起争取各种平等。

但平等永远都会是个受争议的课题,每个人平等的定义都很自我中心。既得利益群体永远都会觉得现状完全公平,认为弱势群体比自己懒惰、不道德、不争气,没理由争取「更多」权益。他们坚信公平竞争所以成功,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幸运,喜欢无限夸大自己的努力。

至于我认识的很多普通人亦觉得自己不幸运,因为政府不理想、工作忙碌,薪水不足以买大车和房子。但他们不是孟加拉外劳,可以结婚,有房间可以睡觉。其实我们都很幸运(而我个人更是超级幸运),只是惜福的人不多。

我们可能会觉得,今天同性恋者的权利终于受到一点承认,很多人都在声援他们,因此生在今天的同性恋者都很幸运。但这当然错误十足。这些人依然面对种种限制和威胁,是一群被迫走在最前端的战士,随时遭到反同人士攻击。今天美国能上街庆祝的同性恋者都苦等了数十年,有的已是白发苍苍、路都走不动的老伴侣,这一天尽管值得争取,但对他们而言恐怕来得太迟。

这些人的过去,我们补偿得到吗?

反同性恋情绪主要是源自西方的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文化),今天西方国家中相对保守的美国踏出了重要一步,希望我们这里很快也能看见同样的曙光。虽然作为保守的穆斯林国家,我相信大马的同志朋友们起码还要多等几十年。

而奋斗至少还要延续几百年,争取男女平等、种族平等的斗争亦未完成。

直到那天,没人会为了同性恋争取到权利而上街庆祝,同性婚姻成为人们不以为然的家常便饭,甚至小孩子想到「相爱」的概念,也不会以为一定是一男一女,那时奋斗才算有了成果。但到了那天,他们和她们也一点都不幸运,因为我们其他人一直都享有这些权利。

《芝加哥太阳报》记者伊纳特勾推文道:「这并不是同性恋的问题,正如种族歧视并非黑人的问题、男女不平等并非女性的问题一样。这是人类的问题。」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自然是个里程碑(而希望会有全球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那一天),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消除歧视和不平等,以及克服这些人性中根深蒂固、消灭同理心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