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和独一无二的东方文化

有一次听电台节目,听众来电辩论是否该立法禁止过重体罚。较多听众认为,亚洲人教孩子有自己的一套,因此不应该淘汰体罚,因为那是东方文化的一部份。

这让我想起学生时期,那时我很不听话,我妈有时会破口大骂:「你以为你在洋人家庭长大呀?」在她眼中,洋人经常放纵孩子不管,结果宠坏,变得难以管教。反之我们亚洲人“打是疼,骂是爱”,一切都是用心良苦。

我母亲教养方式有时很简单,不乖就打。偏偏我小时不乖,身上至今留下家教的痕迹。不过我父母也并非只会打骂,例如他们让我从小学习英文,甚至一个个字去查字典,然后要我死背。家里还特地买了一大堆书,以培养我阅读的兴趣;当然,父母也作出各种牺牲,确保我受到良好的教育。

这当然只是他们用心的冰山一角,不管是好是坏,这种「虎妈」式的教育方法都成全了今天的我。今天我不见得有成就,但至少能在这里写字,看来还算是成功的教育。

但如果你以为可以单靠打和骂,就能教出我这样品行良好的小孩,那你就太低估我父母在其他方面的用心和努力了。

随着我长大成人,我妈也逐渐发现,「虎妈」式的教育在我的身上似乎行不通,反而促成了叛逆。很多东西到头来还是我后来自己跌跌撞撞才领悟、学会。于是她汲取经验,教我弟弟时使用宽松得多的方式,而后来的成果证明,那样确实比较好:我弟弟比以前的我懂事多了。

我想家家都有本难唸的经,每个家都独一无二。尽管如此,自从读到一些洋人分享育儿经后,就算无法亲眼见证小孩的成长过程,至少也能明白西方家长的用心。

东方人看重孩子要「乖」,西方人则更希望孩子能尽早懂事、独立,因此让孩子从小学习自己社交、理财、创业等。更重要的是,西方父母看重让孩子学习尊重(这跟我们的“乖”是两回事),并教他们明白每一个行为背后的道理,而非一味服从于权威。我想这些都是东方父母可以借鉴的地方。

我并非家长,或许没资格评论如何教养孩子。但依本人浅见,用体罚来训练孩子不需要甚么高深学问,通过身体力行去指导和教育则难得多,也因此大部份父母都倾向于选择前者。

体罚的反对者认为,打小孩会传达混淆的讯息,即暴力可以迫使其他人服从。小孩只是因为怕被打而品行良好,因此失去了领悟的机会,不理解规矩背后的理由。我在大马的路上开车时,看着其他司机小丑般的行为,就难免想像到他们的家教方式。

西方人有比东方人会教小孩吗?那未必。很多西方人确实没有尽父母的责任,然后就被亚洲媒体无限放大,但难道我们这里没有不负责任的父母吗?

我不反对体罚本身,但它绝对不是教养孩子的万灵丹。而很多人忘了,不到几十年前,洋人家长还普遍用腰带抽打孩子。

甚至,美国和英国分别于1870、1890年代才开始规定丈夫无权殴打“行为不检”的妻子,然而接下来百年内,家暴一直被视为法律管辖外的事情。一直到1950年代,当地广告和儿童卡通依然常有家暴的画面。

是的,西方文化不过是如此!男女不平等,家暴是家常便饭,而且还出现过希特勒这样的人物。相比下,中国人唐朝时女子就可以主动离婚,那时我们可是远远超越了西方。

只是我们经常忘了,西方社会也走过跟我们一模一样的路,并不断汲取教训,直到今天还在摸索。体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然而今天,特别是在中国和穆斯林国家,太多东西突然附上了「东方价值」的标签,然后就被视为神圣而不可冒犯的。压迫人权、限制言论自由、伊斯兰刑事法等竟然和「国情不同」、「文化不同」这类口号扯上关系,普世价值则被渲染成西方的文化霸权。

但我们真的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独一无二。连酒鬼都会打孩子,但酒鬼未必能教好孩子。同样地,一个草寇都知道如何专制,一群鸡都知道大欺小。我们文化中有很多值得骄傲之处,但如果因为自满放弃了互相学习、不断改进的机会,那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