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真的很危险

就在我介绍印尼如何反恐后不久,雅加达发生恐怖袭击。目前有4个无辜者和4个袭击者死。看来世界真的很危险,我太天真了。

其实,即使在2002年和2005年的巴厘岛爆炸案后,印尼一直发生小型武装袭击,只是通常针对警察,目标很少是平民。(2009年造成9人死亡的雅加达爆炸案是那以后最严重的一次。)这次袭击似乎也是针对警方,不算新鲜事。但雅加达是防卫森严、人口密集的首都,有很大象征意义。

以前,这种袭击更常见。巴厘岛爆炸案后,恐怖袭击明显有减少。2002年,印尼发生43次恐怖袭击,菲律宾有48次。2007年,菲国有65次恐袭,印尼只有2次。请注意,是2次,不是0次。

是的,直到今天,这种事件在泰南、菲律宾等地方还是家常便饭,只是媒体没报道。中东每天都发生恐怖袭击。就在雅加达袭击的三天前,伊拉克发生连环爆炸案,51人死亡。雅加达袭击的同一天,土耳其一座警局遭遇炸弹袭击,6人死亡,39人受伤。一天前,IS在阿富汗的巴基斯坦领事馆炸死了7人。

但媒体会报道吗?很少会。媒体干嘛要报道每天发生、千篇一律的事情。媒体(包括新闻网站)也不会告诉你,去年平均每天有18名大马人死于交通意外,每天更多大马人死于心脏病。身为前新闻从业员,我明白媒体的做法,毕竟版位有限,只能报道突破性的新闻。

反正,这个世界比媒体告诉你的还要危险!

—-

从各个方面来看,雅加达袭击绝对是失败了。

袭击「只」杀死4个无辜者。4条人命也是人命,我们应该谴责任何恐怖活动。但这次袭击不管怎样看,都不能和2002年杀死202人的巴厘岛爆炸案相提并论。

佐科威政府和印尼人民对这次事件的反应可圈可点。印尼人很冷静地回应事情,他们说:kami tidak takut。雅加达市区还是一样热闹。恐怖活动即「企图引起公众恐慌的犯罪行动」,雅加达袭击没有让印尼人恐慌,这还不失败?反而是在马六甲海峡对岸,很多人提心吊胆,不敢去KLCC和Pavilion。

如果要说印尼反恐无力,别忘了:近年来登上报刊头条的恐袭中,雅加达恐怖袭击可能是最失败的一次,也是印尼建国以来所遭遇多次恐怖袭击中比较不严重的一次。

我很惊讶有民众将所谓的维护司法等同于「将恐怖份子和一般匪徒相提并论」,认为「执法不严」令印尼反恐出现漏洞。事实上,推崇温和教义、用思想对抗极端主义和在遵守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强而有力」地反恐并不互相抵触,而这正是巴厘岛爆炸案后,印尼一直都在做的。

和西方国家等不同,印尼反恐多管齐下。用思想对抗思想的同时,印尼也逮捕了数百名恐怖嫌疑。印尼88反恐部队出了名善于收集反恐情报。就在雅加达袭击前,印尼警方挫败了一场更大规模的袭击,避免了大量死伤。而且,和很多不敢得罪国内保守势力的穆斯林领袖不同,印尼总统一直通过电视等平台抨击极端主义。由此可见,印尼反恐非常全面,和大多国家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必须直话直说:以印尼反恐「不够强硬」为由建议大马或其他国家进一步集权,就算无心转移议题,也绝对是误会了印尼的反恐态度。

另外,一些民众认为,印尼容许舆论自由,包括一些比较偏激的声音,是促成今次恐怖袭击的原因。

各位读者请猜猜,到底印尼的IS支持者多,还是大马比较多?(根据皮尤民调,11%大马人对IS「印象良好」,印尼人只有4%。去中东打仗的大马人比例,是印尼的6倍。)大马有各种箝制舆论的法令,而在没有言论自由、连天主教教廷都列为非法的中国,昆明恐怖袭击也比雅加达死伤惨重。

印尼一直都有面临武装份子袭击,但印尼公众对IS的支持一直没有增加。这是至今不变的事实。

说到底,我们必须面对现实。今天全球化已经不可扭转。恐怖活动无孔不入,是大趋势的副作用。如果我们以反恐为名限制各种自由,就会抵挡全球化较好的另一面,例如国际贸易带来的经济成长,同时社会也面临体制倒退的危险。

和大马人不同,印尼人经历了苏哈托的恐怖统治,包括排华暴乱。他们宁愿冒险也不愿意舍弃辛苦争取到的自由。这种心情,大马人或美国佬都未必能体会。

这不是说我们不需要更有效地反恐。事情不会黑白分明,例如在全球化方面,国际企业肯定欢迎适度反恐带来的保障。反恐难免和民众自由有拉锯,我们要找到平衡点。但这涉及很多拿捏衡量,授予当局近乎无限的权力不是万灵丹。

你可以说国安法给政府一些方便反恐的权力,例如随意逮捕。可是,国安法缺乏约束和制衡机制。例如,国安会无法被起诉,首相一人能决定一切。反恐需要那样吗?我不知道,只能说是见仁见智。幸好《星洲日报》为大家提供了辩论的公共平台,尊重并容得下各种立场。多少集权才够有效反恐?我们具体上需要什么样的法令?我乐于在此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