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性感

世界小姐选美赛在印尼举行,当地伊斯兰组织群起抗议。主办单位辩说,女人有自由表达性感魅力。反对者有不少是出于宗教理由,但也有人指出,选美比赛物化、消费女性。

这令我想起女权组织「FEMEN」,她们常常裸胸在公开场合示威,很惹人注意也很惹争议。让男人看光身体,是解放,还是女性「物化」自己?后来暸解到,FEMEN想表达女人身体部位不应该被强制附上「性物品」的标签。乳房和头发、肩膀、手足一样是身体部位,作用是哺乳,本无性的意思。在一些社会,人们对女人赤裸胸部习以为常,并不以为性感、色情。

不论如选美秀般赤裸裸地消费女性,还是凭著男人能和不能接受的界限定义女人该如何展现自己,不都是男权社会对女子主宰、同一硬币的两面吗?

不少人发现,即使女性目前对自己的看法,很大部份都受男权社会累积的观念影响。这一切和女人真实想要的往往都分不清。所以女权主义者对女性意识的立场、见解比林里的鸟还多,而且争执不休,并非女人爱为难女人,而是这确实很需自我要不断辩论。

如有的女权主义者坚持女子越像男子就越「自由」。有的则认为女人的性感是天赋、应该善用的「武器」,也有人认为女性要有自由表达性欲的权利。回到印尼的选美比赛,有的女人觉得女性有穿戴头巾、免于西方价值观「物化」的自由,有的女人则认为女人可以自由穿着,不应该为男人的软弱负责任。女人性不性感,成了修饰政治、社会冲突的胭脂。

其实,女人必须可以自由表现自己,才可能摆脱男人数千年来灌输的思想枷锁。如世界小姐的争议,究竟是女人应不应该在男人眼中卖弄性感罢了!我觉得不管女人都变得怎样,男人还是会爱女人(不然还能怎样)(同性恋者例外),审美观和所谓的「性感」标准是文化产物,女性应该能全面主宰自己如何最自在、自信。

社会如此多元,我们也无需定位、局限所谓的美和性感。心智和身体健康的人都很迷人,身心有创伤也一样能发光发热。不分男女或其他,我们每个人都独一无二,各有各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