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左派爱用仇恨这字眼,如保守派反同性婚姻是仇恨。但大多保守人士对同性恋者没恶意,现实生活里对同性恋者也十分友好。

那为什么他们反对呢?不少保守派觉得,很多东西如国家国旗王室宗教和长辈与后辈的尊卑关系都有内在价值,当人们不再尊重这些,社会契约就会崩坏,人们就会丧失价值,世界就会开始乱。在各种圣洁不容冒犯的事物里,婚姻是最重要的一个。

不论在西方的基督教传统还是东方的儒家思想里,「家」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婚姻是家的基础。很多保守人士觉得,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会削弱婚姻的价值。他们担忧的,说白了是「我们不介意有同性恋,但婚姻这么神圣的仪式,岂是你们想改就能改」?当人们尝试「改变」婚姻,包括让同性恋者结婚,那就等于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今天人们争取到了同性婚姻,明天会不会得寸进尺争取人和动物或机械人结婚,最后人们会不会不再结婚,只会滥交?他们担心,一旦婚姻不再像圣经里说的那样是一男一女的神圣结合,那世界上还有什么是神圣的呢?届时孩子会开始不服从父母,人民开始不服从教廷,一切都会变得很乱。社会能否延续,总比一小撮人的幸福重要。

这是合理的担忧,也是很多自由派所不理解的观点。保守派不觉得现在一切很好,他们也懂现存婚姻制度对同性恋者不公平。但一旦破坏了不完美的现状,就只剩下彻底未知的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即使是保守派,对同性婚姻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最近的皮尤民调显示,目前美国有三分二天主教徒支持同性婚姻,除了福音派等比较保守的教派,较多新教徒也支持同性婚姻。至于笼统的美国保守派,有41%支持同性婚姻,虽然不是多数,但我想很多保守派只对「婚姻」的部分有意见。

跟美国相比,中国人则不论文化还是宗教向来都对同性恋者比较宽容。但中国人结婚生子的责任比美国人沈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不要结婚生孩子不是个人决定。因为这样,很多同性恋者不敢向家人出柜,甚至找个异性结婚生子来满足长辈期待。

中国的异性恋者当然幸运得多,他们一样有传宗接代的义务,但可以选择要跟谁结婚。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中,这种情况相当罕见。

不论是在西方还是亚洲,直到近现代都是父母决定孩子跟谁结婚。婚姻跟爱情没有任何瓜葛,由于结婚是两个家庭之间出于经济或政治的结合,容不得太多感情成分。因为这样,一直到近现代,西方国家的男人普遍都有情妇,所谓情妇就是真正的爱人。那时社会甚至把婚外情视为好事;18世纪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就说过,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了自己的老婆,那他一定是个没有其他女人爱的闷蛋。

古代中国也是如此,婚姻通常不是当事人自己可以作主,绝大多数是由父母作主,由媒人穿针引线。有时为了加强两个家族的关系,甚至会指腹为婚,孩子长大了也无权反对。决定婚姻的不是男女感情,是双方家庭是否登对。所以古代夫妻的关系一般不亲密,「情不可极,刚则易折」,人们觉得浓烈的爱情会危害一段婚姻的和谐。很多有钱男人都有妾,如果妻是父母选的女人,那妾就是男人自己选的女人。

直到今天,在一些比较传统的社会如沙地阿拉伯,很多年轻男女依然没权选择要跟谁结婚——我女友一个来自沙地的朋友因为生在开明的富裕家庭,所以她父母允许她躲在门后偷看她的未来夫婿。在大部分沙地家庭,女人都是嫁了人才知道丈夫长什么样子。

由此可见,我们现代人出于爱情而结婚、没了感情就闹离婚,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是近代才有的事情。那过去一百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人们开始觉得婚姻跟爱情是有关系的呢?

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发展,是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集中在城市,但需要很多来自乡下的工人,所以无数年轻人离乡背井到城市里的工厂打工。女人也不再深居闺房,到工厂里当裁缝之类的。这意味着家庭对年轻人的生活的管制较少,他们在城市可以自由地跟同辈包括异性社交,甚至有机会谈恋爱。这代人因为在城市做工,也有了给自己赚钱的能力,支付得起结婚的费用。即使父母反对,因为经济独立,他们也比较可以违背家里的意见。

当然在这漫长的婚姻演变中,工业革命只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环。自古以来不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有无数梁山伯祝英台罗密欧朱丽叶在争取跟爱人结婚的权利。到了17世纪与18世纪,启蒙运动的思想家呼吁人们为了幸福而不是财产而结婚,为日后工业革命时的婚姻改革打下基础。近代各国女权运动和中国共产革命对封建制度的摧毁,亦倡导著男人和女人决定自己要跟谁结婚的权利。

由此可见,婚姻的性质一直在变,今天我们所熟悉的婚姻早就不同于往日。今天即使是极力反对同性婚姻的保守派,他们大部分也都和心爱的人结婚,这在一两百年前可是让人难以想像。直到19世纪,男人在外面胡搞女人都无权反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更远古的时代,例如圣经里描述的时代,男人都妻妾成群—— 所谓圣洁的婚姻,究竟应该维持在什么样的模样呢?今天保守派希望维持现状,但应该还不至于愿意回到古代。

最后,当人们能够自由选择跟谁结婚,婚姻是否变得廉价?以我所见,答案是不。当婚姻建立于爱情,人们对伴侣的期待也更高。古代婚姻伴侣基本上家境好就够了,今天我们却指望另一半一生一世爱着自己,外面不能乱搞,性格要合得来,每个礼拜要抽时间陪对方,而且几十年的婚姻生活里要一直保持新鲜感。喔,当然也要赚钱养家做家务,要把孩子养大送进大学。我们对婚姻的期待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还高,又怎能说婚姻变得廉价呢?不管以后婚姻会变成什么模样,至少人们会继续拥有爱情,这点应该永恒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