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球化者的垂死挣扎

英国脱欧公投后,有一个图表特别惹人注目。

从BBC刊登的民调可见,18岁至24岁的年轻人中有75%选择留在欧盟,25至49岁则有56%选择留在欧盟。

相比之下,50至64岁的选民只有44%选择留在欧盟,65岁以上的老人则有61%选择脱欧。

引述网民Stevie Chan的话,这等于把未来交给那些没剩下多少未来的人。

长辈认为脱欧会更好,可以死而无憾。反正人的寿命有限,对他们影响也不大。他们的子女却还有几十年人生,他们将用一辈子承担别人决定的后果。

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合情理的结果?我们看看另一个引起关注的数据吧。

支持脱离欧盟的主要是英格兰人(53.4%)和威尔士人(52.5%)。相比之下,62%苏格兰人和55.8%北爱尔兰人选择留在欧盟。

我们先谈谈苏格兰。很讽刺地,上一次脱英公投时,很多苏格兰人因为担心苏格兰独立后无法加入欧盟,决定选择留在英国。如今,英国确定脱离欧盟,苏格兰独立的呼声势必再次响起。

为何苏格兰亲近欧盟?媒体分析,苏格兰人的教育水平整体上比英格兰人高,文化上也比较亲近崇尚社会自由的北欧社会。但更重要的是,历史上有很多苏格兰人移民到海外寻找经济机会,所以苏格兰人自己也比较倾向于同情移民。

我从一些苏格兰网友和当地留学生的描述中得知,上一次苏格兰公投时,大部分年轻人都支持留在英国,而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看到留在欧盟的好处。老年人则比较倾向于支持苏格兰独立,因为他们经历过英格兰欺负苏格兰的历史,民族主义意识比较强。

这次英国公投显示了同样的趋势。大部分年轻人都支持留在欧盟,老年人支持脱离欧盟。和苏格兰一样,上一代英国人的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意识比较强,他们害怕外来者会抢走国内仅有的机会。

相比之下,年轻人向往无国界的世界,觉得那样的世界有更多机会和自由。这两群人之间的代沟这或许跟历史有关系。部落客本•汤姆森写到,两次世界大战后,欧美政府为了发展经济、让战后回国的士兵有工作机会而致力发展制造业。只要肯卖力,人人都能在工厂里找到铁饭碗。

可是,后来中国等亚洲经济崛起,生产商把工厂移到人力比较便宜的国家。另外,科技也逐步取代了很多本来是人干的工作。这让很多人失业,很多人觉得政府抛弃了他们,所以欧美国家今天崛起了一大堆左派和右派的民粹政客,宣称外国人和移民抢走了当地人的饭碗。

但每当一扇门关闭,总会有另一扇门打开。科技发展让年轻人不再依赖铁饭碗,全球化意味着年轻人不再依赖政府提供工作,只要有一技之长,去哪里都能找到机会。英国《独立报》报道,较多专业人士、管理人士和大学毕业生选择留在欧盟,选择脱离欧盟的主要是教育水平低或没有专业技术的人士。

脱欧公投的同时,从美国特朗普到法国的勒庞(Le Pen)都在利用这种对立情绪。反对全球化的人很多教育水平较低,而且憎恨菁英、厌恶知识分子。最终,他们得胜了,而下一代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政治记者巴雷特(Nicholas Barrett)写道:「年轻一代人失去了在27个国家工作和生活的机会。我们已经必须承担父母辈留下的沈重债务,他们临走前却还要夺走我们的行动自由。」

我们也不能无视文化上的差异和变迁。除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另一个选择留在欧盟的地区是伦敦。记得吗?伦敦不久前选出了一名穆斯林市长沙迪克汗,这在反穆斯林情绪越来越强烈的欧美国家是个令人安慰的突破。

那时《经济学人》杂志称赞这个决定,但也语重心长地指出,伦敦人虽然有进步开明的文化,但这种文化在英国并不普遍。伦敦是首都,居民对多元文化习以为常,并认为那是好事。但英国大部分地区的居民对多元文化抱有怀疑。民调显示,越是少接触移民的英国地区,对移民的观感就越负面,反而是在伦敦等移民较多的都市,当地居民反而比较欢迎移民。

曾读到网民说的,大英帝国曾在全球各地有殖民地,管辖著无数民族文化。如今英国却因为对移民的恐惧而尝试孤立自己,真是有够讽刺。但事实上,大英帝国的光辉历史也注定了英国会有今天。英格兰人依然相信自己独一无二(这点跟中国人很像),他们对自己那套延续自亚当·斯密的古典自由主义有着满满的信心,认为贸易要越自由越好,看不起欧盟什么事情都要附加管制。他们觉得自己就算退出了欧盟,世界还是会继续讨好他们。

但世界变了。今天的世界不分国界,多元文化是不可抵挡的趋势。英国人并非还活在大英帝国、英联邦的时代,世界并不听命于他们。新世界里大家都互相依赖,讲的是共同利益,没有民族可以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