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慈的独裁者

相比现代民主,一些人更喜欢活在独裁之下。

当然,没有人喜欢生活在朝鲜。他们是想活在「仁慈独裁者」(benevolent dictator)的统治下。问他们有什么例子,有人会说李世民或康熙乾隆,另一些会说李光耀和习近平。有些还会说林冠英。

何谓仁慈的独裁者?

朋友W大学时活跃于课外活动,在国立大学成立华乐团,筹办不少大规模活动。他一心想让打造一个每个人都能开心的学会,却因执委之间的权力互相制衡而无法充分发挥能力。因为这段经历,他对民主政治非常反感,认为领袖必须强而有力,而非处处妥协,才能惠及他的支持者。

当然,权斗问题无关民主不民主(君不见中国政治斗争比宫廷剧精彩一百倍),很多时候强人领袖只是寡头政治的面具。但不难明白为何不少人向往强而有力的领袖。这些人觉得,如果没有绝对的权力,领袖的惠民政策将备受阻扰。不用说,奥巴马在这些人眼中是可怜的跛脚鸭,民主政治等于什么都做不到。

如果有个领袖慈爱并很有智慧,而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凡是为人民好的都能做到,那毫无疑问,他的人民会很幸福。

像李世民那样完美的领袖只存在于没有报纸和互联网的古代。但就算是今天,除了金正恩或卡达菲,各国任何形式的政府领袖多多少少还是在乎人民福祉的。谁不想自己的功绩记入史册,谁想遗臭万年?我相信没有哪个领袖一心想做坏人。就算希特勒,他也以为自己是对的,以为让雅利安人「复兴」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独裁者多数都还是心怀好意的,但通往地狱之路,率皆由诸多善意铺成,文革就是一个领袖权力过大的后果。毛泽东的一番好意导致了灾难。

有不少人说,民主或许没那么有效率,但因为有权力制衡,至少能避免文革那样巨大的错误。但不得不提,希特勒是个民选领袖。1929年华尔街股灾引发大萧条,经济低迷之下,厌倦民主政治的德国人开始向往一名强而有力的独裁者。希特勒厌恶民主政治的缺乏效率,于是德国也迅速走向独裁,结果就是大家所知道的历史。

「民主选出希特勒」这点虽然暴露了民主政治的缺陷,但也同样带出了「仁慈独裁者」的问题:如果独裁者的政策有违民意(就算那是一番好意),那他在人民眼中是否合理?如果独裁者是民意的化身,那这个民意是否又会带来好的结果?人们支持希特勒,因为他承诺消除一切障碍,提供强而有力的领导,就像今天俄罗斯总统普汀所承诺的那样。一个国家的民意通常都是多元的,如果大部分人向往神权国之类的,那少数人是否有能力制衡主流民意?希特勒是否是「仁慈」的独裁者,他是否应被「少数人」的民意阻止?

与其说希特勒的存在凸显了民主的缺陷,我认为那应该是一个警惕,警告我们不要为了在我们眼中「仁慈」的独裁者而选择放弃民主。

喔对了,说到仁慈的独裁者,很多人还会提到苹果公司的已故总裁兼创始人贾伯斯。他是一位闻名的暴君,但将苹果推向了成功。不少人因此觉得,暴君有时反而更好?

苹果最著名的产品是iPhone,我手中就有一台,为何我选择使用它而不是三星之类的安卓手机?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不需要我操心,让我可以专心做我要做的事情。我身为消费者,只想用它来专心阅读、听歌,不是想在乎它是否开放、是否可以换ROM或介面之类的。

这也就是为何人们向往独裁者,甚至像贾伯斯那样的暴君。如果大马好像苹果公司那样成功,每个人的生活好像使用一台iPhone那样简单,那不好吗?

如朋友W所觉得,如果要搞学会、搞组织,强而有力的领袖确实有优势。人们不喜欢思考,他们可以的话只想专心赚钱享乐,不想参与政治,就好像中国留学生出席张悬演唱会时大呼:no politics please,我们只想要娱乐。我很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很怕麻烦,喜欢专心生活、用简单的东西,就好像我前面那台手机。

但一个国家不同,我们也不能用消费者的心态来期待这个国家能为我们做什么。

国家不是一台iPhone,你不喜欢可以选择使用三星小米,然后跟iPhone使用者争论安卓或iOS比较好用。国家不是一家公司,不喜欢可以随时辞职跳槽。如果明天国家决定成为神权国,我们无处可去,因为我们出生在这里,这里是唯一的家。如果反抗,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而那些支持神权国的「大部分人」将不屑一顾:你只是一个挡在主流民意前的障碍物,必须尽快解决掉。

假设今天大马有一个仁慈的独裁者,我们叫他阿马迪好了,少数人很讨厌他,但他让经济飞速增长,而且打压异己也没有影响到你。他大致上还是为了国家好的,因此你支持他。但阿马迪下台后呢?你是否能指望他的接班人阿布吉依然是仁慈的独裁者?如果你反对他,但他决定执政到死为止,而且和阿马迪一样权力无边,你能拿他怎样?

瑞士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人均财富占世界首位,根据法律,该国总统只能执政一年,年年换,大部分民众根本不知道现任总统是谁。这和亚洲人迷信的人治传统完全相反,凸显了一个国家的繁盛并不一定依赖强而有力的领袖,靠的是体制强健。

世界随着国际化日趋复杂,除了朝鲜,各国都无可幸免地成为多元社会。我们无法强迫每一位公民去认同同一套政策,就算那是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君不见iPhone和安卓的用户争得不亦乐乎,如果这争执牵涉到宗教或生活方式,再明智、仁慈的独裁者都会头痛吧,要么选择用暴力镇压其中一方,要么干脆为国家迈向民主政治铺路。

国家无法满足每一个人。就算在民主社会,少数人一样被迫向主流民意妥协。但至少我们将努力打造一个拥有言论和抗议自由的环境,让大部分人不至于对不公平的情况浑然不觉,起码在作出任何决定时不至于太过自私。这当然意味着牺牲掉一定的效率,但我们换回来的是人性。

以后再补充,写为何一些人以为专制政府比较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