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辛政治的必然和后遗症

不管对泰国前首相塔辛的看法如何,多年前倒台的他依然阴魂不散地缠绕着泰国政治,依然显示了反映了他受部份群众支持的程度。

塔辛支持的政党过去赢了5次选举并不是意外。他刚上任时,泰国逐渐从亚洲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塔辛顺势「领导」泰国早两年偿还IMF债务;他的医保、小额贷款、住房政策等经济援助,提高了贫穷人士的生活水准和消费能力。

他当上首相以前,泰国贫穷农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少权利可言,塔辛是首位让他们觉得手中选票有实质意义的首相,因此他们愿意不惜一切捍卫他。

如美国乔治亚大学的慕德所说:「民粹政治重地的民众确实支持民主,但他们并不想时时刻刻都受政治干扰。他们要懂他们、令他们愿望成真的政治人物,而非『听取』他们意见的政治人物。」人们不喜欢处处都妥协、顾及后果的现代政客,他们想要领袖强而有力地解决穷人所厌恶、根深蒂固的贪腐等问题。

塔辛2003年铁腕禁毒时法外处决了2千800人,一方面引起知识分子批评,另一方面却也在穷人间打造了「不惜为人民对抗制度」的正面形象;和薄熙来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而和薄熙来一样,本是亿万富翁的塔辛实质是个披着民粹外衣的精英分子,这一切究竟只是一场戏。

然而这类统治向来都是不可取的,它忽略了现实中复杂的情况、促进社会分裂,而且容易演变成固步自封、与世隔绝的政权。

塔辛以后,政府除了借债已经逐渐无法持续向穷人提供福利,英叻政府的稻米抵押计划等显示泰国民粹政治已经不可持续,提高最低工资也进一步触犯了中产阶级的利益。

曼谷示威显示了社会底层和中产阶级间依然有道难以跨越的隔阂,凸显了双方的利益冲突,也是塔辛政治的后遗症。但是,民粹政治无可否认有它的存在价值。那往往是底层社会合法地寻求政治认同的唯一管道,也是社会贫富问题的重要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