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社會、西方文化與同性戀

《美女與野獸》涉及同性戀內容無法在大馬上映的同時,在中國,一本北京師範大學編寫、在特定小學發放的《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引起了關注。

這本教科書圖文並茂地向小學生說明同性戀、性行為、職場上性別平等和避孕等課題。書中的文字內容包括:「不同性傾向的人都可以有完滿的親密關係」「不同性傾向的人都有權利選擇為人父母」,還附上多張同性伴侶過著幸福生活的插圖。

想當然耳,這令很多家長不滿。捲入風波的一所學校宣布將暫時回收有關讀物。但更多中國人發言支持有關性教育內容。媒體發現,《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在網上已經銷售斷貨,顯然滿足了社會對性教育內容的普遍需求。

中國是個龐大的國家,每個地區都有不同的教科書。目前,這本《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只在十三所學校使用。在同一個時間點上,上海一些學校引進了一本教科書指導男學生「如何當一個男子漢」,一本獲得中國某省級教育部門批准的性教育課本則說「女孩發生婚前性行為是下賤」。在中國,任何事情都是多股勢力之間的鬥爭——中國畢竟是個龐大的國家。

2001年前,同性戀在中國官方的定位裡依然是一種精神疾病。今天歐美國家已經紛紛將同性婚姻視為合法,但中國未賦予同性伴侶相對應的權利。前年,一對同性情侶申請登記結婚時遭到拒絕,啟動了中國首例同性婚姻案。他們敗訴了,但也為中國LGBT群體的長征立下了一個里程碑。

近年來,中國官方在這方面亦有了一些進步。例如2012年,中國最大同性戀者交流平台淡藍網(Blued)的創辦人耿樂就獲得總理李克強親自接見,以討論如何幫助同性戀群體提防愛滋病。這次接見意味著淡藍網獲得免死金牌,不再面對民間和官員的騷擾。

而在上述教小學生以平常心看待同性戀的《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惹起爭議後,被視為政府傳聲筒的官方媒體紛紛發表評論,捍衛惹爭議的內容。《環球時報》寫道,「中國孩子終於有了一本令人驕傲的性教育教材」。《中國青年網》更寫道:「家長比孩子更需要性教育」。

官方媒體力挺這本教科書,似乎暗示著中國政府將在性教育和LGBT等課題上採取更開明、進步的姿態。

其實華人傳統文化對LGBT課題本來就比較開放,只是清末以來清朝和國共政府搞西化,受基督教文化影響,才開始變得更保守。一些人說西方文化導致人們性方面比較「隨便」是很好笑的,因為長久以來洋人社會都比亞洲社會保守很多。

例如,大馬針對同性戀者的法律是英國殖民者所留下,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在性方面出了名壓抑。文豪王爾德(Oscar Wilde)和電腦的發明者圖靈(Alan Turing)都是因性取向被判刑的英國名人。至於美國,因為本來就是清教徒建立起來的國家,文化上向來比英國還要保守。到今天仍然有很多美國人出於宗教理由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

相比下,中國人幾千年來持平常心看待同性戀。男人同性間的情慾古代稱為「男風」,春秋戰國時就有「美男破老、美女破舌」的說法。在西方人用「斷背」形容同志的兩千多年前,中國人就用「斷袖」來形容基情——這個詞彙是來自漢哀帝與愛人董賢之間的故事。直到明清時期,《聊齋誌異》、《紅樓夢》、《金瓶梅》等小說中都有對同性戀的描寫。

說到底,一天到晚拿「東方文化」來合理化保守的觀點,說白了是不理解自己的文化。

今天在中港臺的華人社會,除了基督教和穆斯林,一般人都不太介意別人是同性戀者、跨性別者或其他。當下中國最受歡迎的主持人金星姐就是變性人,這沒有阻止成千上萬家庭主婦把她當偶像。的確,性取向和性別認同在華人社會常成為不雅玩笑的話題,很多人依然用有色和充滿不解的眼光看待這些群體。但這跟基督教社會和穆斯林社會把LGBT視為應得懲罰的罪人依然是有一段距離。

雖然是這樣,在華人社會,同性戀者出櫃依然面對很大壓力。淡藍網的調查顯示,中國大約55%的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以及49%的女同性戀和雙性戀女性說,他們不太可能在未來五年出櫃。這是為什麼?

主要是因為家裡的期待。

華人傳統文化認為性和婚姻以傳宗接代為基礎,拒絕傳宗接代是不孝的表現。孩子出櫃對家裡是很大的打擊。而且華人愛面子的文化根深蒂固,當被親戚朋友問「孩子什麼時候結婚」「女兒有沒有男朋友」這種問題時,很多父母只能搪塞了之。

因為這樣的文化,華人儘管通常不在乎別人是否是LGBT,但如果發現自己的孩子是,很多人都還是會無法接受。

XXX

和華人社會不同,在西方文化和穆斯林文化,反LGBT一般是為了宗教理由。

很多基督教徒和穆斯林相信,婚姻和家庭是很神聖的概念。如果我們容許同性婚姻或婚前性行為,那家庭就會失去力量,婚姻會變成很「隨便」的東西,人們不再對它感到任何責任。因此對西方和穆斯林社會的保守派來說,必須把家庭和婚姻奉為宗教義務,而不是單純出自愛情的結果。

既然家庭是一種宗教義務,就必須完全符合教義,不可隨性而為。

因此對虔誠基督教徒和穆斯林來說,LGBT不是井水不犯河水那麼簡單。在他們的眼裡,LGBT會動搖到整個社會的道德風氣。這不只是「讓異性戀者變成同性戀」,更多的是「如果社會太開放,以後我的孩子雖然未必會變成同性戀,但他會不再相信聖經裡面講的話,會變得叛逆。」對她來說,LGBT可能是沒錯的,但她會說:你要搞這些可以,但請在房間裡搞,別拿出來講。

這只是一般保守派的觀點。世界上有更極端的宗教狂熱份子,他們的看法和姿態會比較偏激。不過對於一般的虔誠教徒而言,把他們的反對歸類為「仇視」只會令他們覺得我們拒絕聆聽。

要說服他們的話,我們有必要明白他們的想法。

什麼才算自然?

最近同性平權課題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一些自稱虔誠的宗教信徒說同性之間的性行為和非插入性性行為皆違反自然,人類不應接受。幾天前讀到歷史學家尤瓦爾·赫拉利(Yuval Harari)的一段話,我想跟大家分享:

「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天底下沒有不自然的事情⋯⋯一件不自然的事——即有違自然定律的——根本無法存在,由不得人類禁止。」

從科學角度來看,宇宙中萬物不論天然或人造,如樹木或手機,它們都是自然的。它們都在宇宙各種自然規律的限制下而產生。除非這個世界上有鬼神,那它們就是超自然(supernatural)的。

自然界有無限可能,並不如保守人士所認為那樣簡單二元。地球上動物有各種各樣的交配方法,遠遠超越我們對性的想像。如把性行為視為社交潤滑劑的海豚和侏儒猩猩、在交配後殺死雄性吃掉的雌性螳螂、隨時換性的魚類⋯⋯我們並不會指責這些動物違反自然,因為這些性行為是它們賴以生存的本能,而不是被對性缺乏想像力的人類教壞。

那為什麼對動物來說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一旦應用到人類身上就變得不自然了?很多人對自然的定義顯然不是從科學的眼光出發,而是以宗教或非宗教這兩種視角為起點。

一些宗教人士說:人類是萬物之靈,有野獸缺乏的道德判斷力,其它動物可以做的事情不代表人類可以做。他們口中的自然大概意指「神的旨意」:神指定人用某種方法生活,人就不能用另一種方法生活。用嘴巴吃東西和講話符合神的設計,所以自然;用嘴巴做吃東西和講話以外的事情則不自然,會讓神生氣。

至於非宗教派但反對同性戀的人則說,同性戀者無法繁衍後代,根據進化論是「不自然」的,才會成為人口中少數。這種觀點似乎源自對生物學的錯誤理解。物種進化的先決條件是,一個物種必須同時有多種突變。一個物種不論是生理上還是行為上都必須多元,才可能往行得通的方向演變。否則一旦環境發生巨變,物種會無法適應新環境而滅絕。

作為一個品種,複雜和相對包容的社會是人類的最大優勢。它讓我們的社會擁有足夠多元的視角,並藉此開創各種可能。至於同性戀者無法繁衍後代,很多物種都分成負責繁殖的個體和不能繁殖的個體,例如螞蟻有負責生孩子的蟻后和雄蟻,還有無數不育的工蟻。行不通的事物受不起時間考驗,由不得人類來決定誰「有資格」生存。

把「自然」看成是一種道德判斷,換個角度來看就很有問題。我們的鞋子眼鏡車子手機都不是樹上或地裡長成,我們吃西藥、看醫生來阻止疾病造成「自然」死亡(按照一小撮人極端的定義),結果有多少人提出抗議,說那違反自然?

說穿了,自然是中性的形容,只是當它涉及少數群體的生活方式,就變成一種莫名其妙的社會規範。

何況,所謂自然的事物不一定對我們有利。例如堅持用自然的方式(即不用避孕套和藥丸)控制人口,首先會有無數小孩生於不適合養育孩子的環境,可能造成犯罪率飆升(有經濟學者如《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列维特(Steven Levitt )引用數據辯稱,女人是否有權墮胎或避孕和犯罪率有直接因果關係)。更可怕的是,如果不准人們避孕或墮胎,最後會人口爆炸造成饑荒。套用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話:如果堅持戴套不夠自然,饑荒就是最自然的人口控制方法。

我們不能因為某件事情是「自然」的就去放縱它。如殺人、強姦或性侵兒童,不管是不是來自「自然」衝動都好,因為對其他人造成傷害,不管社會多進步開放都一樣不會容許,也不該容許——這點爭取開放社會的人都懂。我們是非觀清楚不過:我們要阻止傷害別人的行為。

道德價值並不是永恆不變,如奴隸制,如古代中國的人殉、人祭和一夫多妻制,或古埃及皇室的近親婚姻,它只代表當代社會的看法,不是絕對的真理。但對那時的人來言,這些做法是天經地義。然而我們必須切記:道德觀念是社會的產物,因此它可以變通。道德無非是為了保持和平。我們可以繼續朝促進和平共處的方向前進,對舊的觀念做出謹慎取捨。

依我所見,人人應有權信奉自己屬意的宗教,而且不能強迫其他人服從自己的信仰。大家可以井水不犯河水。我們維護你信奉和相信自己宗教的權利;你則維護我們身為人類追求自由、愛和婚姻的權利。以任何形式欺壓文化中的少數,阻擋和破壞他們的幸福,都不是好人會做的事情。

說到底,一件事情自然不自然從來就不該是道德規範的藉口,也不是善惡標準。大自然無情,人性卻可以也應該超越排斥異己等對和平共處不利的原始情緒。要不要擺脫殘暴自私的「自然」面目,就看人類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