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理睬過度博取關注的人

我們周圍都有過度博取關注的人。他們亟需眾人仰慕,陶醉作為注意中心;他們的生活彷彿一場沒有盡頭的賣力演出。

社交媒體為這些人提供了理想平台。現在通過臉書推特Instagram,他每天能向成千上萬個人炫耀表面上多姿多彩的生活。他每天都可以發表幾張自拍照,經常附上「我好肥」之類的狀態誘使別人稱讚。比較可怕的是政治「覺醒」的類型,他熱衷於小題大作,往往不惜扭曲比自己更有名的人的言論,製造爭議來樹立自己意見領袖的形象。他愛談引人注目的話題,愛露骨地討論自己的性生活,時不時有挑釁性搞作(如邀請穆斯林吃肉骨茶慶祝開齋),說是促進討論。他發文總是虛張聲勢說「恕我直言」「非喜勿入」,但文字內容空洞、毫無新意、邏輯不通,立場旨在討人喝采。網上發言免不了引來種種回應,包括合理不合理有禮無禮的批評;這時他樂於扮演霸凌受害者,描述自己為對抗主流輿論的勇者,趁機爭取大群不知來龍去脈、以為他敢怒敢言的支持者,生成更多「我們VS他們」的無謂糾紛。

上述例子我們司空見慣,我的描述也不只來自一兩個人。的確,我們都需要關注都貪慕虛榮,這是人性。如我每禮拜寫文章的動力,肯定少不了虛榮心。王爾德說,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議論更糟,那就是不被人議論;這道理地球到冥王星都能引起共鳴。但渴望關注的程度因人而異。在網絡時代,愛自我表現的人總能得到群眾獎勵,於是他更加染上博取關注的癮,臉書成了他生命的重心;他在乎臉書上群眾對他的看法,多過在乎現實生活。

其實,過度尋求關注者通常是好人。他們極度缺乏安全感,可能因為童年缺乏愛,或有個得到較多關注的兄弟姐妹,也可能是小學時給人嘲笑。他們長大後尋求過度補償,通過不斷引起別人的注意來告訴自己:你有價值。這些人沒錯,只是需要的關心比別人多。

但他們的問題不是我的責任。因為工作忙碌,充實自己的時間不多,我被迫警惕時間花在哪裡。如果我天天看臉書,臉書上又來來去去是同幾個人的演出,不管是PO性感照、對時事作出一堆空有姿態沒有內容的表態、種種直接或間接的自誇或小題大作,那我該想想:時間太少要做的太多,我幹嘛浪費時間關注這些人?他們佔有我的時間和目光,但沒有回饋,我只是滿足他們的虛榮感。我知道他們不自覺甚至有可憐之處,但我寧可把時間花在值得關心的人身上。

的確,那些drama kings & queens是八卦好題材,但久了也會膩。就算對方是我的朋友,我也會毫不猶豫把他從社交媒體關注對象中移除。我寧可參與他的真實生活,不是看他賣力演出。我沒興趣天天開臉書看同幾個人炫耀,不想每次有議題都看到同幾個人說了等於沒說的高調表態,然後附和拍掌。如果我跟一個人交友只為了他炫耀自己交友廣泛,做他鮮花的綠葉,那我不乏更值得深交的朋友。

適量博取關注很正常。健康的人際關係建立於互相關心。但如果對方只把你當成他表演精彩人生的陪襯品,甚至只把你視為滿足他虛榮的眾多粉絲之一,那你不妨想想他是否值得你的時間。別給酒鬼更多酒;你能做的,是在他真正有需要時伸出援手。

The struggle

It’s not about choosing the lesser evil. Until we become proactive and throw away our “I deserve” mentality, we will forever be stuck complaining about lack of good choices. Rights need to be fought for. Good choices need to be fought for. We are not customers choosing which shop to patronize, we are the shop. And if it goes bankrupt so do we.

And so, I shall stop complaining about stupid stuff other people wrote, and start writing.

走出華社的圈子

跨種族關係於我是老題材了,今天不重複寫過的東西,談點經驗和感想。

我小時鄰居是馬來人。像雅思敏國油廣告中一再提醒的那樣,小孩不知種族為何物,我跟馬來鄰居的女兒玩得很開心。有一次對方父母對女兒笑說,人家華人會講馬來文,你幾時學中文啊。

後來我讀國民型華文小學,中學讀國民型華文中學。像很多華人父母,我父母相信讀華校比較好,當然要我讀最好的。我家裡講廣東話,但進小學後,隨著我用華語讀書寫作吵架講鹹濕笑話談戀愛,華語成了我的母語。我後來讀書工作常用英文,偶爾用馬來文,但華語至今是我說得最自在的語文。

因為這樣,我很少和中文圈外的人密切到足以談心。我也有很多友族朋友。但在任何陌生環境,只要有人對我說中文,我自然會覺得特別親切。

我不願思考華校對國民團結的影響,我也沒有答案。

很多馬來民族份子包括一些政客說,多源流學校是國民團結的絆腳石。我希望華校能生存,它是我的童年和青春。但說真的,當華社面對「多源流學校阻擾國民團結」的指控時,我看不見支持華教一方提出有力理據,我們只愛轉移話題。我不否認多源流學校是國家資產,特別是伴隨著全球化,當大馬的國門向中國印度等新興力量敞開大門,我們對中英淡米爾文的掌握是一大競爭優勢。但這究竟是轉移話題,我們能否正面回應馬來民族份子的指控?

與此同時,單一源流學校真的能促進國民團結嗎?也未必。就算能,我也不支持貿然消滅多源流學校——有些事情採取保守姿態比較好。對我而言,我更希望看見更開放更自由更多元豐富的教育選擇,讓更多馬來同胞學中文,讓市場決定華校的價值。同時我們華社也必須加強自己的國語交流水平。跨族交流必須是條雙向道,單方面地要求理解肯定徒勞無功。

而且,國民團結不能靠打壓少數群體的語文和身分實現。要團結我們就要有共同目標。土著與少數族群的政治利益有衝突之際,我們就算實現了語文團結,大家通話無阻,還是會有利益衝突。新經濟政策和宗教勢力抬頭造成不同族群有不同政治利益,才是大馬人分裂的根源吧。

但我們如果礙於語文阻礙缺少交流,又怎樣互相理解呢?華人單憑人口不足以搞政治對抗。我們必須靠交流理解其他族群對事情的想法,辨識大家的共同和分歧點,才能跨越族群框框去爭取共同利益。

我在小學和中學也有少數巫裔和印裔同學。他們會講中文,大家交流也沒特別想「她是馬來人我是華人」。華人長輩愛說,這些讀華校的友族同胞是「比較開明受過教育的」馬來人或印度人,彷彿友族沒受過中文教育就一定是不開明沒受教育。這些長輩也跟馬來人印度人交友,但很多華人不管多麼友好,對其他族群究竟有種由高往下看的姿態。

為什麼我們這麼自大?因為讀華校,從小到大我被灌輸一大堆華社的民族悲情。老師父母說,先輩飄洋過海下南洋,勤奮地開發這片蠻荒之地,無奈國家過河拆橋!在眾多老師栽培下,我學會欣賞華人優美的傳統,挑起了傳承五千年文化的使命。學校辦的中華文化營我年年去,有一年營中播放《刮痧》,一部以華人傳統為主題的電影,我看了淚流滿面。後來連《葉問》這種充斥著沙文主義的電影也曾經讓我感動。對台灣西藏等國際爭議,今天可能讓你難以想像,但我中學時的立場跟今天年輕人愛譏諷的「大中華膠」一樣。

愛的本質是偏私。愛自己的族群往往意味著排外,熱愛自身民族的文化往往伴隨著看不起其他人的文化。

今天沒有華人在特殊場合外穿旗袍漢服,我也沒見過華人公開吟詩作對,或用毛筆趕年度報告。我們引以為傲的,是華人社會描述自己時愛提到的特徵,如積極勤奮節儉有生意頭腦。這或許有一部分歸咎於我們文化推崇的價值,包括家庭責任、對財富的追求和提升個人地位的意願。但我們祖先的勤奮跟其他飄洋過海的移民群體真的那麼不一樣嗎?今天的華裔青年是不是也像先輩那麼勤奮呢?幾十年後,在我國落地生根的孟加拉人搞泰戈爾文化營時,會不會也告訴學生,當年吾族先輩是怎樣吃苦耐勞,在這片土地的建築工地日曬雨淋,存錢在Kota Raya開雜貨店,然後興建孟加拉語學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傲慢和自戀不是好事。

我想起不久前郭鶴年在回憶錄中說了一堆華社特別愛聽的話。在我看來,郭鶴年是一番好意陳述自己眼中的事實。但大選將至,華人政治上亟需結盟。郭鶴年此時讓我們爆滿的的自我觀感繼續膨脹,讓我們爭取到權力前就先自覺高人一等,恐怕會鼓勵我們政治上更孤立自己。「馬來政府打壓我們華人,是因為他們怕華人的厲害!」很多華人這麼想時,也難怪政治結盟不被視為華社爭取權力的手段,而被視為軟弱。

偏見很少是單方面,一部分馬來人也對華人有著貪財和道德敗壞的印象。有些華人覺得,貪財沒什麼不好啊!華人不糾結於道德和宗教,是開放務實啊!很多華人覺得馬來人好吃懶做,但也很多馬來人覺得華人短視近利,犧牲掉家庭關係等重要事情。所謂偏見和歧視常是價值觀上有差異,我們引以為傲的性子,在別人眼裡就是需要指正的缺點。

但就算我們無法避免偏見,日常生活裡,我們也依然可以跟友族同胞交朋友。我中學畢業後進入私立大學,雖然加入華文學會成為執委,但私立大學整體上是講英文的環境。我認識各個族群的人,包括馬來人印度人中國人韓國人巴基斯坦人。即使是大馬華人,我也開始接觸中文圈外受英文教育的一群華人,發現即使在大馬華人之間,那糾結於民族悲情的「華社」只是個小圈子。我們成為朋友,因為年輕不怕互相得罪,開始大膽地討論各自的價值觀。自此我發現世界上有各種看事情的方式,無法再只從華社的角度出發。

與世無爭的中國新世代

22 December 2017

上禮拜我在《讓他們吃酪梨吐司吧!》中提到,對很多新世代來說,買房結婚生子都遙不可及。上了岸的長輩愛說,少吃酪梨吐司喝星巴克就省到錢啦!這種金玉良言與很多青年省吃儉用的現實脫節,先別說大部分新世代不像有前輩形容「買第一輛車就買本田」(seriously),也沒機會泡星巴克,就算完全捨棄物質生活,新世代就夠上岸了嗎?不夠啊。

這樣的環境下,難怪很多年輕人不再煩這些事情。買不起車?現在有MRT有優步,沒車不那麼麻煩了,多走路也對身心好。工作沒日沒夜薪水卻一樣少,而且沒前途?不想前途了,窮忙至少能鍛鍊耐性,反正錢還是要賺啊。沒錢買房?那就靜靜存錢。就算接下來三十年租房也不羞恥。不求富貴,不光顧星巴克海鮮酒樓,薪水漲幅足以偶爾在路邊吃碗咖喱麵就滿足了。結婚生子?有錢拍拖了才煩吧,就算有錢拍拖,也沒時間吧。

我不清楚這是多少年輕人的寫照,至少對我而言,很大程度上是這樣。我因為工作地點方便暫時不用開車,有一次跟長輩說,需要時我買輛Axia就好,便宜又車短好停車。長輩聽了說:男人要開轎車才有面子吧!買Saga也不貴多少(那時還沒有Bezza),至少比較體面。

嗯,我不懂,但也許人各有志。

我又想起那天跟一群同輩朋友提到婚禮。我問:如果不因為家人要求,你們有誰結婚想擺喜酒嗎?

在場朋友每個都說:不想擺喜酒,除非父母強迫。有朋友說:錢拿去擺酒了,就真的不用買房啦。誰管浪漫面子。

我身邊還是有很拼的朋友,有些有明確目標而且腳踏實地在進步。90後絕對有很多人中之龍,長輩們大可以放心把世界交給我們。但也很多同輩想成功想瘋了。近一兩年,很多朋友都進MLM之類的;有個進了收費高昂的「潛能提升」課程,走火入魔一直拉人進。他一連幾個禮拜試著說服我進,說你這麼有潛力這樣下去真是浪費我替你心疼啊。我說:人各有志,我對成功的定義跟你的不同,有什麼問題呢?

是的,有什麼問題?錢不好賺,讓自己跟家人有經濟保障已是難題。如果還需要把血汗錢花在婚禮大房大車面子工程上要別人心服口服,彷彿別人真的在乎,多累也多無謂啊。

但我明白那些進MLM的朋友的焦慮,就算我不同意他們愛找捷徑的作風。跟我同輩的,沒一個不覺得前途迷茫,怕自己無法三十而立。

過去一個禮拜,一個字眼落入我的視野:佛係青年。

「佛係青年」這字眼一聽就知來自日本,跟草食男肉食女明顯同一家族。但它在中國新世代間普遍引起共鳴,短短一個月內就成為全中國最流行字眼。不只網上熱議,官方媒體如《人民日報》也撰文評論。

「佛係青年」什麼意思?無關信佛,中國人多是無神論者。簡單來說,佛係青年是放棄跟世界鬥爭的年輕人。逆來順受,對小事不過度追求,不爭不搶,不求輸贏。

第一篇正式把佛係兩字帶進中國大眾視野的,似乎是今年11月21日開始在微信上流傳的《胃垮了,頭禿了,離婚了,90後又開始追求佛系生活了?》一文。文中作者描述了她和不少年輕人的心境。

她寫道:「當代年輕人基本沒有不焦慮的。總有人說我性子慢,看起來比較沈穩,似乎沒什麼著急的事兒。其實我內在是特別典型的焦慮型人格,內心火燒火燎的,什麼事兒都恨不得提前半年就開始操心計劃。」

「只不過我不怎麼將這份焦慮表現出來。到處去訴說,除了增加別人的焦慮感並降低工作效率,別無它用。多年來,我也習慣了與焦慮為伍。」

作者接著寫道:

「(佛系生活)不等同於不作為,而是該幹的事情幹好後再一切隨緣⋯⋯此時努力已經不再有什麼實際用處,不如放鬆心態,即使有不如意的結果才不會那麼遺憾吧。」

「去做事,做著做著就有出路了。」

到了本月11日,《第一批90後已經出家了》一文開始在微信流傳,佛系這字眼正式火燎中原。文中引述多名中國的九零後,講述他們一些待人處世的細節,讓讀者意會「佛係」是個怎樣的概念。

我想即使是在大馬,這些句子一樣讓無數青年中槍:「朋友圈里沒幾個真朋友,不用為它傷神。」「坐地鐵,趕上人多的時候,能等三四班。擠不過,也不想擠。」「後面有人使勁往前衝,讓他先上。」「不是很容易被『中午吃什麼』這件事困擾。」「剛工作時,有臨時項目還會主動要求加班。現在不至於了,但需要加班也不抗拒。」

與世無爭,心如止水。

針對九零後紛紛出家,中國評論員魏巍寫道,今天很多九零後沒經歷過真正的窮日子,對物質得失不如父母輩敏感。但就算物質上相對舒適,房價教育醫療等卻比以前更難以負擔。很多中國年輕人已經無法靠個人努力成功,很多家庭要兩代人一起做房奴才能供得起一套房。

也難怪很多中國青年看破紅塵。既然買房還要連累家人,不如打消買房念頭,不更好嗎?不如意就不如意,覺得痛就換個姿勢站著好了。當生活給你檸檬,就把它做成檸檬汁,我想這是佛係青年共同的座右銘吧。

但佛係青年也未必像父母輩想像那麼消極。《中國新聞網》引述南京大學生小胡說,佛系是一種曠達,「表面無所謂,暗地使勁。」佛係青年一樣忙得不可開交,說真的我們比一天到晚想著怎樣賺快錢的朋友更專心醞釀事業。忙碌之餘,為什麼還要糾結於細節並斤斤計較呢?不在乎不生氣不糾結,專心把應該做的做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源自內心的平靜,也未嘗有什麼不對。

幾本好書

我最近常和朋友L討論我們看的書。這個禮拜沒什麼特別讓我有意見的課題,我覺得反正沒話說,不如就來個書單分享吧。

我分享這些書,不因為我認同書裡講的全部。盡信書不如無書。每個作者都希望說服人,書中各種例子和證據自然也都支持作者的論點。

而且,多數作者都是某個領域的專家,或至少經歷了某種人生,角度自然也受個人背景影響和限制。但任何事情都複雜多面,不能只看一個角度。

我隨便舉例。為何有「哈里發國」等伊斯蘭極端組織?有歷史學者會看到歐美殖民者在中東留下的爛攤子,或伊斯蘭文明衰退導致原教主義崛起。經濟學者可能看到貧困和全球化,心理學者可能探索為何極端主義比中庸之道更有說服力。科技觀察者會提到社交媒體讓宣傳變得容易,互聯網讓恐怖組織去中心化;民族份子相信文明衝突,女權主義者會說暴力是極端父權社會的產物,無神論者說宗教是問題。甚至會有人說,氣候變遷造成的乾旱為貧困和極端主義埋下種子。

他們都錯還是都對?上述例子裡,至少有幾個角度可以成立。閱讀要有起碼的量,也要從足夠多的角度攝取養份,才不至於瞎子摸象。

回到我為什麼會推薦這些書?不是因為它們道出真理。但這些書中的看法能挑戰一些舊觀念,能引人深思。我讀的也不限於科普和歷史,從小說到傳記和跟商業有關的書也碰,只是今天比較希望介紹一些開拓視野的書本,所以都是科普讀物。

第一本我要推薦的書,是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的《人性中善良天使:暴力為什麼減少》。這本書我提過蠻多次,它說明了一個很有爭議性的觀點:世界沒有越來越糟糕,過去幾千年社會一直越來越和平。作者想告訴我們,我們今天在街上不怕給人砍,女人不怕給隔壁村擄走,住吉隆坡不怕巴生人派軍隊來屠城,這全是前人奮鬥得來,我們應該惜福並努力保護這一切。

第一次讀到這本書時,與其說它顛覆我對歷史的看法,不如說它確認了我從小注意到的很多細節。古人留下的文獻和傳說都顯示了古時社會十分殘暴,只是我們習慣過濾掉暴力的部分。在中國古代,郭巨埋子這麼變態的故事可以名列《二十四孝》。各個主流宗教的經文裡描述的社會亦讓我們看到,「哈里發國」今天的暴行如果從古人的眼光來看,其實很正常啊。成吉思汗跟希特勒的差別在於一個活在古代一個活在近現代,古代屠城就是偉大征服者,現代人看來就是種族屠殺。就算在純樸的傳統部落裡,殺人頭是常見習俗。

我推薦這本書,因為過於守舊不只讓我們容易開倒車,我們幻想中的古代也不曾存在。我認識很多長輩愛夢回唐朝,但他們對古代的理解來自為討好現代觀眾而拍的古裝片,古裝片裡的世界跟古人文獻裡描述的古代是一天一地。《人性中善良天使》詳盡對比了古代和現代社會,探討和平與暴力的根源。此書不乏爭議;從比率來看,現代社會的確是更和平繁榮,但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繁榮社會的人口暴增。不管怎樣,這本書絕對引人深思。

第二本我要推薦的,是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的《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政治與宗教如何將我們四分五裂》。

海德特宣稱,人有關懷自由公平忠誠權威聖潔六種道德直覺。每個人道德直覺的比例不同。年輕人可能比較看重關懷和自由,她思想保守的母親則看重權威和聖潔。年輕人會覺得,權威和聖潔是舊思想,有了這些思想才會有神權國民族主義等讓人反感阻止人類進步的東西。但人腦進化出每一種道德直覺都有它的道理。例如愛國、盲目服從領袖、對宗教虔誠這些感情和行為容易給有心人利用,但它們亦能維持社會團結。

我跟朋友說,本書該列為每間學校裡的必讀物,總好過pendidikan moral課本。近一兩年來尤其是去年美國總統大選後,我特別注意到不同群體和輩份之間的價值觀衝突。很多立場不能歸咎於仇恨守舊或天真和腦充血;要溝通就要有起碼的互相尊重。虔誠與世俗、憑實力得到回報與人人平等、傳統與新世代、喜新與守舊、儒家思想與個人主義⋯⋯這些價值觀看似水火不相容,但我們應該努力為它們搭建橋樑。

別人的價值觀以外,我們大馬人更需要讀懂經濟學。說真的,基本經濟學中學甚至小學就應該教。這些知識不只讓我們日常生活裡更精明(這價錢合理嗎?),也讓我們的抱怨不淪為「一切都是因為政府把錢貪掉然後沒錢」—— 貪污不該容忍,但我認同我國較多問題是源自政策,而政策離不開經濟。很多大馬人似乎也不明白任何東西要付出才有回報,政府的糖果總有一天派完。選政府要選妥善分配資源的政府,不是派糖果的政府。

如果只是想學基本經濟概念,我推薦讀查爾斯.惠倫(Charles Wheelan)的《赤裸經濟學》(Naked Economics)。作者主張右傾過於推崇自由市場,但文筆幽默深入簡出,是值得一讀的入門書。

我還有很多書想推薦。例如薩根博士(Carl Sagan)的《宇宙》(Cosmos),作者向讀者講述人類與宇宙的關係,從古人怎樣認識這個宇宙、宇宙那讓人無法想像的規模到生命的起源,書中都用精彩的故事來解釋。薩根博士總是謙卑,不正面挑戰反科學的觀點。他只激發我們好奇心,讓我們發現宇宙比想像中不可思議一億倍。在奧妙無比的宇宙前,人杜撰出來的神話都顯得萬分蒼白乏味,人的動機和慾望也顯得萬分幼稚。

最後一本我要推薦的書,是芭芭拉.安達婭(Barbara Watson Andaya)和倫納德.安達婭(Leonard Y. Andaya)共撰的《馬來西亞史》(此書已出第三版)。我們身為馬來西亞人,自然要讀懂這片土地的歷史;而這本書從南島民族怎樣來到馬來群島開始敘述,一直講到近幾年1MDB醜聞,是讀懂我國歷史的必讀物。

礙於版面有限,今天就只推薦這幾本。希望每本能讓至少一個讀者展開一段尋找知識的旅途。大家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