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至清則無魚

六十年來首次改朝換代後,舉國穆斯林開始齋戒。在短短不到一個月內,希盟政府落實了零消費稅,也標誌著開齋節購物季開始。現在每個週末,到處可見十分熱鬧的開齋市集,馬來同胞紛紛帶著一家大小逛街掃購年貨,很有節慶的感覺。

我想,這歡樂氣氛於希盟是好事吧。這只是蜜月期,很快新政府會面對種種挑戰或暴露弊端。但,此時讓馬來同胞開心過場無消費稅的開齋節,應該可以讓人民感覺良好,打消不少人對改變的不安。 Continue reading “水至清則無魚”

沒有一朝一夕的改變

我覺得比爾.蓋茲有句話不錯,他說:我們總是高估未來兩年會發生的改變,低估未來十年會發生的改變。

這是很棒的人生道理。我們常好高騖遠,但很少人兩年內一步登天。成功者都是腳踏實地天天努力,幾十年後回頭一望,才發現不知不覺走了好遠。

我想這句話除了適用於人生,也很好地描述了世界。

此時此刻,朋友都對大馬政治局勢心灰意冷。我們還記得505大選前夕,很多人相信離改朝換代只有一步,覺得國家一切很快會變好。

轉眼間希望破滅了,之後反對聯盟每況愈下。到了今天納吉政府醜聞纏身,政治上卻很強大,短期內恐怕不會倒台。在野聯盟不再給人希望,社會越來越敏感和保守,伊斯蘭保守主義動搖著世俗國和多元文化的根基。

與此同時,海外新聞也讓人難過。還記得2009年奧巴馬上台嗎?那一刻充滿希望,美國人心情或許就好像大馬人505前夕那樣吧。

但今天新聞都不讓人樂觀。中東冒起IS恐怖政權,激勵了全球各地伊斯蘭極端份子。一連串恐怖襲擊讓西方國家人民害怕,一些人放棄理性,嘗試破壞自由派文明。英國公投結果和美國特朗普崛起讓人傻眼,人們不禁懷疑:這就是末世的樣子嗎?

我懂大家的心情。可是,請聽我說一個聽起來不合時宜的看法:其實事情不都往壞處發展。長期來看,世界一直在慢慢變好。

我們身為馬來西亞人確實遇上很多挫折。現在我們總算看清了,在野聯盟火候還沒到,或許臥薪嘗膽了才能改朝換代。當權者繼續打壓與論自由、破壞民主體制,更有利用宗教綑綁人們思想的嫌疑。

這都讓人心寒。可是,很多事情或許時機未成熟。而同時,我們平時除了打嘴炮都在做什麼?

其實我們有進步了。至少我覺得,505後幾年裡,大馬人政治思維比較成熟了。很多人開始能理性討論,能冷靜觀察、批評任何黨派的政客,而不指望救世主。我們更全面認識很多概念,也開始留意一些以前關心不多的課題。在野黨也有了些州執政經驗,人民開始關注他們做了多少實事。

505時,我們只知道反對什麼,其餘沒有概念。我想這幾年來人民政治思維進步,或許在為真正的改變醞釀,或者這就是改變過程。

沒有一朝一夕的改變。路德·金1963年說「我有個夢」時,美國民權運動如火如荼進行了很久,為那段著名演講釀成氣候。如果不是一百年前林肯簽下了《解放奴隸宣言》、美國民意一世紀內在扭轉,路德·金的演講不會引起多大迴響,甚至不可能發生。而且路德·金熱愛閱讀,他讀過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盧梭、霍布斯、邊沁、密爾、洛克等大師的作品,也深入閱讀和拒絕了尼采與馬克思的宣言。他聽聞甘地在印度的事蹟後,一口氣買了半打關於這位反殖民英雄的書,也因此受到啟發,選擇和平抗爭。

從此可見,改變是個累積的過程。路德·金和平抗議不過是人類追求平等萬年來一個時間點。他坦承站在無數前人肩膀上,自己也啟發了多代後人。半世紀後,美國有了黑人總統。但抗爭不會結束。美國警察與黑人社群衝突顯示,今天美國民權運動路還很長。

人類追求平等的長征不會一帆風順。路德·金演講170多年前,在大西洋另一端,法國大革命催生了失控恐怖,每天無數人死於斷頭台,拿破崙趁勢上位。在當時看來,這證明了「所有革命都會吞噬掉自己的孩子」。但法國大革命為後來人權、共和、民主、世俗體制、共產、民族等概念的發展埋下了種子,是史上影響最深遠其中一場革命。這歷史事件的意義,我們超過兩百年後才看得比較清楚。

今天很多人覺得,特朗普大受歡迎顯示自由主義是場失敗實驗。但1767年,美國政壇上出現過一位和特朗普如出一轍的總統——被稱為暴徒之王的民主黨創始人安德魯.傑克森(Andrew Jackson)。借民粹力量上位的他做了很多滔天罪行,包括屠殺印地安人,但也讓平民首次在政壇上有了聲音,為民主黨和共和黨主導的兩黨制埋下伏筆。

傑克森是捍衛白人底層,是雙手沾血的種族主義者。但他是首位「平民英雄」出身、與華盛頓菁英對抗的美國總統,後來黑人、婦女等弱勢群體也將效仿他的手法爭取權益。以自由主義見稱的美國第三任總統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警告說「傑克森是個危險的人」「他是我所見過最不適合當總統的人」時,肯定想不到傑克森創立的民主黨後來被視為代表自由派的政黨,甚至出了個黑人總統呢。

所以啊,人類還是會找到出路。有人說,恐怖份子都有領土了,英國脫毆都成真,不要以為特朗普不可能上台。但文明發展難免陣痛,總有利益衝突。最後,我們都會學到教訓。我們無需太消極,而忘了人類過去的歷史比今天血腥百倍,種族清洗和恐怖襲擊是人類組成部落以來就有,只是近代才有了負面的新名字。同時,今天我們很多視為理所當然的日常,二十年前人們都無法想像。

世界銀行去年十月宣布,全球極端貧窮人口比例掉到10%以下,是有紀錄以來首次。這不讓人欣慰嗎?我們只見那邊爆炸這邊有人講蠢話,卻看不見長年累積、影響深遠的進步,例如美國脫離依賴中東石油並推動再生能源、和伊朗古巴握手,例如中美同意一起減排,例如更多人能用廁所和喝乾淨水,例如西方社會開始承認同性婚姻,例如更多女童能上學,例如新醫療技術。

為什麼要承認這些進步?我們很多不可無視的問題沒解決,每天還有無數人面對非人待遇。進步要得寸進尺,我們不能滿足於現狀,要抗爭直到每一個人都有權利幸福。可是,我們不應該覺得此刻生活理所當然,忘記是前人用血汗或生命換來這一切。

任何行動若心懷好意都不會白費,就算短期內看不到成果。我們不該放棄前進,更不該試著把體制倒退到古代那個虛構盛世。我們不可以對現狀心灰意冷,美好世界不是某人上台就會到來。改變每一天都會發生,是大家每一個人都在參與的緩慢過程。

政治不正確

美國地產大亨特朗普(Donald Trump)競選總統,先是被國內主流媒體嘲笑,然後因為把墨西哥移民描述為「強姦犯」加上歧視女性的言論引起軒然大波。但特朗普的支持率不降反升,更打敗共和黨寵兒傑布·布什,驚動了美國左派。此人毫無政見,但發言毫不忌諱,宣稱美國「已經沒時間管什麼政治正不正確」,「敢言敢為」的形象贏得不少民眾支持,突顯了部分人對當下政治情況的不滿。

近年不少人都在高調批評美國過於「政治正確」的風氣。一些厭惡女性、黑人的人士因為言行招來譴責,不滿之下群起攻擊他們眼中的輿論警察(見惡名昭彰的GamerGate反女權主義事件、Reddit關閉討論版事件等)。在另一端,一些教育者不滿現在的學生太過敏感、不敢得罪人,導致意見交流變得艱難,授課時難以實質討論課題。

過度政治正確確實不利於討論,讓人難以交流真實想法;歧視其他群體的人往往成了先入為主的對象,彷彿一個錯誤觀念就意味著這些人和我們徹底不同。這種雙重標準當然無助於互相理解,反而會激起抵抗。但其實這些人都未必是壞人,他/她可能是好爸爸好女兒,每個人都有一些不合時宜的觀點。

在歐美社會,「政治正確」經常成為保守派諷刺自由派的字眼。但任何社會、群體都有自己的一套政治正確標準,美國有、中國有(中南海一直在打壓政治不正確的輿論)、大馬有(我們這裏特別不歡迎種族歧視);自由派有、保守派有。過去的敏感字眼和今天的不盡相同,但這種情況一直都存在,只是主流價值觀和政治環境一直都在改變。

因此當一部分人覺得「政治不正確」風氣盛行時,有時是社會認可的價值不同了。例如以前我們什麼都可以講,可以拿LGBT群體來開玩笑,反而LGBT群體的聲音被視為政治不正確,被擠到社會邊緣。時代變了,今天如果有人講歧視同性戀的話,以前弱勢群體只能吞聲忍氣,今天他們已經能夠發言反駁,這絕對是好事!

是的,不當的言論不僅會冒犯某些群體,更會促成偏見、刻板印象與扭曲的世界觀。耳濡目染之下,這些不正確的觀念也會傳染給孩子。因此我們需要設立一套公認的言行標準,而且有必要譴責冒犯其他族群或煽動性的輿論,用棒子和蘿蔔樹立一視同仁的主流價值觀。但必須對事不對人,而非草草貼上一個政治不正確的標籤,然後就劃清界線拒絕討論。

如果言論是否政治正確完全取決於一套偏狹的標準,加上「政治正確」和「政治不正確」都已成為負面標籤,那會阻礙群體之間互相理解。但互相尊重、禮貌交流才是融洽相處之道。政治正確並非最近才發明的概念,我們幾千年來都在禮貌講話,避免冒犯別人。你總不會公開告訴朋友她很胖吧?你瞧,這也是政治正確。在無國界的今天,我們不僅要善待自己人,也必須尊重其他族群的人,這再也簡單不過。

當然,所謂政治正確往往遭到政治因素騎劫(語文是控制一個民族思想的利器),那也是我們應該避免以及保持警惕的。

我們依然必須持續討論什麼字眼政治不正確,並譴責侮辱人的言論,這樣社會價值觀才會一直進步。但以身作則、無時無刻監督自己的言行以外,互相溝通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要選擇是否群起圍攻、譴責一名歧視華人的人士,還是和該人聊天,我會去和他交談吧。

我想,也許大家該棄用「政治正確」這個語義曖昧、遭到濫用的字眼了,並提倡「禮貌交流」、「文明對話」。在意識形態大於一切的時代,也許該少用「人權」這類已成為標籤、失去說服力的字眼,標榜開門見山(如中國人會認為西方談論人權是一種霸權,但「打死15名集會者」(虛構例子)總比「侵犯人權」無爭議性),不過那日後再跟大家討論。至少在今天,沒多少人會反對文明對話,而那不就是所謂政治正確的本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