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国

美国总统选举成绩出炉后,我读了来自四方八面的文字,包括不少特朗普支持者的见解。读完后,有些感想挥之不去。

有人事后孔明地说:很多大马人不懂美国国情。虽然美国海岸线城市地区比较崇尚自由,并讨厌特朗普那样的人,但这些人是少数。相比下,无数美国内地「沉默的大多数人」遭到体制遗忘,他们文化上保守,不在乎女性和让少数群体的待遇,并对自由派主导、充斥着政治正确的政治体系十分不满。所以,他们果断投票给为他们发声的那个人。

先撇开一些人有着支持希拉里或自由主义是因为不懂「大部分」美国人心声这种怪逻辑(所以我们决定反伊斯兰法挺世俗国,还要看乡下「大部分」大马人的政治立场是吗),我觉得这说法有漏洞。自由派在美国不是多数,但把票投给特朗普的人一样不是多数。差不多一半美国人没有投票。他们有些可能支持特朗普,有些可能支持希拉里。更多人可能对两者都反感或无感。而且特朗普当选是因为选举人团制,投票给希拉里的人比投给特朗普的多。

另一个这两周常见的说法是,这次美国选举证明了美国人其实最关心经济,他们根本不在乎身分政治(如两性平等和种族)。但投票日出口民调显示:年均收入少于5万美元的美国人中,有52%投票给希拉里,41%投票给特朗普。相比下,年均收入超过5万的则有64%投票给特朗普,47%投票给希拉里。换句话说,特朗普支持者经济上不比希拉里支持者困难。而且我们也不能排除种族因素:有58%白人投票给特朗普,只有8%黑人投票给特朗普。

很明显,经济不是这次选举的关键。种族这老问题老是阴魂不散,特别是奥巴马上台后,一些白人开始觉得美国不再属于他们。

不过事情没这么简单。城市社会和乡下社会之间严重缺乏交流,在这次大选中也成了美国社会不再可以无视的现象。

美国海岸地带的城市地区通常比较富裕和文化多元,除了黑人比例较高,也有很多中国、韩国和拉美的移民。这些人欢迎全球化,因为他们很多从事服务业和贸易,而不是生产业。全球化能给他们带来工作机会。所以他们很多都支持希拉里。美国中部地区人口则几乎都是白人,他们很多依赖生产业,是全球化的受害者。除了市区一部分有钱白人,这些人便是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

一些人试着从特朗普支持者的角度看这次大选,他们说,特朗普当选是因为美国政府忽略了国内一大群人民,引起这些「被遗忘」的人不满。我同意美国自由派和媒体不够关心特朗普支持者的意见,而民主党一些政策如奥巴马医改也有缺陷,引起很多人不满。可是,对于一些人说美国现状是城市菁英、自由派媒体和民主党与社会脱节所造成,我觉得这说法不全面。

以前读媒体系时教授讲过:大马政治现状无关种族,只是政客把社会阶层冲突包装成种族问题。我现在倾向于觉得,社会阶层矛盾才是美国这场选举的关键。但是读了很多特朗普支持者写的东西后,我也不能无视一点:他们确实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问题归咎于种族和移民。

例如,特朗普支持者常在网上用奥维尔的《1984》来描述民主党政府提倡那种满是政治正确的舆论风气,说自由派不允许他们说出眼中的社会事实。他们常说自己不过是敢于讲出真相,并说自由派主导的政治体系尝试隐瞒这些真相。哪些「真相」?例如少数群体时常犯罪、贪得无厌、得到各种不应得的福利;例如女人已经比男人更多权益,而且打着女权旗帜争取同情。

他们抱怨,每当他们说出「真相」时,就会被政府、城市菁英和媒体标签成种族份子、性别歧视者。确实,特朗普支持者有各种合理担忧,包括经济上的。但他们很多人把这些担忧转换成对其他群体的憎恨,虽然他们未必觉得那就是歧视。所以,单单把这股怨气归咎于经济或歧视都不全面。种族歧视未必是病根,但绝对是症状。

特朗普支持者很难明白,虽然他们日子很苦,但他们还是受政府保护最多的一群人。他们看见一些移民比自己成功,所以觉得不公平。但政府就算没有直接帮助他们,也并非阻断白人出人头地。少数群体却担心会不会被新政府赶出国,或被种族主义分子攻击。白人抗议奥巴马政府企图抢走他们的枪支,黑人却担心会不会给警察或邻居开枪打死。现在,这些把特朗普推上台的选民反过来要少数群体体谅自己,而且竟有一堆在我国是少数族群的大马华人看了特朗普支持者的片面说词,就以为懂了美国社会全部真相,唉。

少数群体的遭遇难道不需要正视?跟支持特朗普的白人不同,他们不只面对经济问题。但我不是说黑人、拉美裔和女性的遭遇才是问题,特朗普支持者的就不是。美国自由派很少感受中部地区的生活,对这些人的感受浑然不觉。更糟的是,自由派常指望每个人都追随政治正确,不服从就是种族分子或大男人主义。这不只显得对人间疾苦不敏感,在很多人眼里还十分霸道。

美国中部地区白人担心工厂即将倒闭、自己恐怕失去工作时,自由派却在电视、报纸和网上说教,叫他们尊重黑人、移民、穆斯林和女性。(这就好像我国民联曾在砂洲和乡下竞选时强调反种族主义、宣传种族和谐。)自由派垄断了美国主流媒体,并在媒体上把那些歧视其他族群的人当笑柄,忘了他们嘲笑的人也在看电视读报纸。因此你能怪特朗普支持者觉得政府偏袒移民吗?他们怀疑主流媒体已经被收买、相信民主党想把美国变成移民天堂。他们觉得不得不抢回国家主导权。

可是,特朗普支持者跟他们口中那些菁英一样没有理解其他群体的困境。他们住在白人集中的地区,左邻右舍是白人,很难明白一个黑人时时刻刻提心吊胆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黑人找工作比白人难。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大家都只看到自己的小小世界。

这是缺乏交流的恶果。

看看周围,大马也有同样情况。反对联盟支持者集中在文化多元的城市,国阵和伊党支持者集中在马来人为主的乡下。这两个大马一直很少互相接触,对彼此感受浑然不觉。所以我们该认真看待美国人的决定;希联如果想赢,可以拿希拉里当反面教材。

政党和政客总会讨好那些对自己有利的选民。有时,政客会用很有问题的手法争取人心,例如特朗普把一些人的焦虑转换成仇恨,希拉里过于强调身分政治。但他们都是利用一些早就有的不满。这些选民的遭遇和情绪难道因此比较不真实吗?他们之间的矛盾,是不是干掉体制就会解决?

不会,摧毁体制也不能解决。特朗普支持者将发现世界已经不一样,多元社会和自由贸易不是建道墙就能阻止。自由派人士也将明白,要说服人就必须放低身段。但饭已成粥,接下来全看这两个美国能不能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