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草根逆襲

老馬扎希各主朝野,凸顯馬來社會逐漸推翻貴族統治,源自草根的馬來領袖已控制大局。馬來社會如今渴望來自草根的政治領袖,納吉、姑里和凱里的下場,反映馬來社會對菁英和貴族政治已經厭倦。

這股大馬華社不易察覺的政治暗湧,509時改寫了大馬政治,隨後改寫了巫統,也將繼續改寫我國命運。 繼續閱讀 「馬來草根逆襲」

水至清則無魚

六十年來首次改朝換代後,舉國穆斯林開始齋戒。在短短不到一個月內,希盟政府落實了零消費稅,也標誌著開齋節購物季開始。現在每個週末,到處可見十分熱鬧的開齋市集,馬來同胞紛紛帶著一家大小逛街掃購年貨,很有節慶的感覺。

我想,這歡樂氣氛於希盟是好事吧。這只是蜜月期,很快新政府會面對種種挑戰或暴露弊端。但,此時讓馬來同胞開心過場無消費稅的開齋節,應該可以讓人民感覺良好,打消不少人對改變的不安。 繼續閱讀 「水至清則無魚」

仇恨不能解釋一切惡行

很多人習慣把世上各種衝突歸咎於仇恨。種族政治因為仇恨,男女不平等因為仇恨,歧視同志因為仇恨,以巴衝突因為仇恨。我們關注仇恨言論煽動仇恨者和仇恨組織,覺得是這些人和話語在撕裂社會。彷彿只要少點仇恨多點愛,人間萬惡會迎刃而解。

我不喜歡人們濫用「仇恨」這字眼,它讓世上各種問題顯得過於黑白分明和容易解決。我們常用「仇恨」標籤立場不同者,讓他們聽起來很不理性近乎歇斯底里,於是我們不用理解和處理他們的情緒和動機。但同時,因為自己沒有仇恨這般純粹激烈的情感,我們很容易就給自己開脫了。既然我們不仇恨誰,我們就沒有問題,我們最理性最大愛。

問題是仇恨不足以解釋人們各種行為,不能解釋人們這些行為背後的複雜動機和情感。 繼續閱讀 「仇恨不能解釋一切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