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當年沒買比特幣

2010年5月22日一個電腦工程師付了10000比特幣,買了一份30美元的比薩。這是現實世界裡首個比特幣交易,那時1比特幣價值約是0.003美分。

2017年5月22日,1比特幣的價格高達2185.89美元。也就是說,當時那筆用來買比薩的比特幣,在2017年5月22日的價值是2180萬美元。如果當初那電腦工程師決定不買30美元的比薩,選擇把那筆比特幣儲存起來,那筆錢今天就相等於約72,900,000美元。

有夠瘋狂吧。

也難怪最近這麼多人搶著要買比特幣。一個本地理財網站的作者就寫道,他因為好奇,一年前花了567美元的閒錢買了比特幣,那時還覺得貴,結果今天他手上比特幣的價值已經漲到八千美元。文章下面不久就有人留言:真後悔當初沒買啊!今天每次談到比特幣,大家反應都一樣:真後悔當初沒買啊!

大家冷靜點。

我問問各位,如果你十年前、七年前或一年前有聽過比特幣這回事,卻沒有馬上投機,是為什麼呢?

我想多數人會說,虛擬貨幣那時還是新東西,這種科技的東西每天都在變,風險很大,那時覺得不應該投機。

如果這是你的答案,那就沒什麼好後悔。最起碼,你的決定一點也不蠢。

那天我在讀Philip E. Tetlock和Dan Gardner寫的《超級預測術》(Superforecasting)。這本書很多很棒的內容,我會陸續分享。但今天我要分享這段:

「這種把『那是不是個好決定?』這問題轉換成『那個決定有沒有帶來好結果?』的想法很常見⋯⋯以撲克牌為例,一個初學者可能過度自信下了很大的賭注,然後幸運地贏了。但這不代表她判斷力好。一個真正的撲克牌玩家可能準確判斷出她勝出的機率較高,下了比較大的賭注,結果不幸輸了。但這不代表她判斷錯誤。」

作者這段其實是在說各種對未來的判斷。但我讀到這段,難免聯想到那些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買比特幣的朋友。

今天我們有後見之明,知道比特幣一直升,至少升到2017年年底。所以我們說:當初沒買比特幣的人都是過於保守的笨蛋,買比特幣的人早就預見未來。

問題是,因為當初買比特幣的人賺了,買比特幣的風險難道有比較低嗎?沒有。你錯過了發一筆財的機會,但也避開了一個沒必要的風險。連股神巴菲特都承認沒買比特幣,你為什麼要捶心肝呢?

就像你去賭博,就算贏了一大筆錢,這不代表你會逢賭必贏。多數賭的人都輸錢不是贏錢,因為有人贏錢,難道賭博風險就小了?事實上,賭博贏了之所以會賺大錢,那恰恰是因為賭博風險很高,賭贏的人極少。要豪賭就應該明白自己承擔多大風險,清楚自己到底輸不輸得起。

這不是說不應該冒險,不是說冒險是不聰明。投資者都知道,世界上沒有回報高風險小的投資。這不只適用於買比特幣投資賭博,也適用於人生。創業成功的人當然會告訴我們,要敢敢出去闖啊!像我早早退學,跟銀行借錢創立自己的公司,買別人沒有想過自己需要的產品。然後你就會成功。你看臉書跟谷歌的創辦人,他們不也敢敢冒險,然後有了今天嗎?

是的,no risk no gain。人生中不可能不冒險,差別只在冒多少險冒什麼險什麼時候冒險。但每個人能承擔或者願意承擔的風險不同。例如L對家庭的責任大,創業失敗會連累家人,不適合拋下家人創業。例如K本來就想做老師,這工作讓她滿足。雖然創業很誘人,但K覺得不值得去冒險然後犧牲現在的安穩生活。那也不是不聰明的決定。

成功者會看不起L和K這些決定。我們都會憑著後見之明建構自己的人生故事。我們當初做的每一個決定,不管那決定背後是多少巧合多大風險,就算那時這麼做不是經過深思熟慮⋯⋯今天回首都像聰明理智的決定。一個在賭場發了大財的人可能會覺得,他那天上雲頂是一生中最聰明的決定。我們也開始覺得:我輟學是對的,我敢敢跟銀行借錢是對的,我決定把公司做大是對的,這些是我一輩子最聰明的決定。但輟學有風險,創業有風險。要成功就要冒險。 不冒險不可能成功,沒有能力和努力不可能成功,但如果有能力和努力卻沒有足夠機緣巧合,成功的機率也不高 —— 因為失敗機率很高,所以才叫冒險啊。

這不是貶低成功者的付出和努力,也不是說他們當初的決定不聰明。他們比你有錢,因為他們做了你不願意或不能做的事情。但他們的路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輕易複製,不是我們讀了傳記照著做就行。你願意冒險的話,那祝你好運!

至於比特幣呢?巴菲特說,比特幣是即將破滅的泡沫。我不是專家不做這種預言。我也不會說當年買比特幣的人不應該買,畢竟笑著去銀行的是他們啊。你今天買的話,還會不會有得賺呢?還是比特幣明天就跌你會虧錢?誰知道呢。最重要是你用閒錢來買,損失了也無所謂。而那個當年用比特幣來買比薩的傢伙,為什麼我們一定要以為他在後悔呢?比特幣本來就是用來買東西的,不是嗎?

讀新聞

我們活在資訊時代真的很幸運。

長輩很多消息都靠第三者,要麼容易受騙,要麼什麼都不信。和他們不同,我們從小習慣處理資訊,懂得自己找答案,比較會分析資訊可不可靠。

這是資訊時代養成的習性,如果好好用,對我們有很大幫助。朋友兼財經記者YC說,因為我們自己有去增加知識,二十幾歲就學會了各種理財概念。如果不好吃懶做,肯將知識付諸於行動,沒理由不比父母輩成功(很遺憾我就是好吃懶做的典範)。

另一方面,因為現在的消息來源夠廣泛,我們知道的更多,也更常投入於政治和公益。通過我們,資訊時代正在改變世界。

可是現在太多新聞了,有一些重要的和很多不重要的。每一則都有很多版本。就算是90後出生的我們,都還不太清楚要怎麼去消化。

我們每天都聽到很多消息,有股市起落,有政治醜聞,有恐怖襲擊,有少年砍死老太太。媒體也會報道某公司的股票上漲、蘋果出了新手機、某男英雄救美。我們對世界的認識主要還是來自這些片面煽情的畫面。

但世界很大,每天有很多離奇的事情,這些新聞不會讓我們看見世界的全貌。例如某某少年砍死老婆婆,這樣的新聞到底有多常見?媒體當然希望你覺得世界很可怕,而人們都傾向於分享誇張的內容。結果我們常被高調的新聞綁架了視野,例如恐怖襲擊。

可是從宏觀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情發生在一個人身上的機率比被閃電打中還小。如果媒體不告訴你新聞的背景,它們只是一片片孤獨、互不相關的拼圖。如果我們憑據這些新聞作出判斷,通常都會犯錯。

問題在於大眾觀念通常都是來自這些很表面的東西。大眾是短視的,不信的話請看看人們在金融市場上的行為。很少人在股價下挫時買進,多數人看到蒸蒸日上的股票都會心動,除非你是巴菲特。我們都是人,容易恐慌、貪心或衝動,更容易相信大眾的看法是對的,然後因此做出錯的決定。

所以這些新聞不只浪費時間,讓我們無法專心做更重要的事情,我們的不理性和短視還會造成長期倒退。當我們只關注五花八門的新聞,就看不見全球暖化、自然資源減少、暴力比例下降、全球化這類長遠的趨勢。人們只看見政治陰謀,看不見經濟因素;只讚嘆巧合,不再相信科學。只讀歷史故事,就會落入倖存者偏差和民族主義的圈套。我們覺得世界很亂很不可理喻,逐漸疲累消極,覺得自己無能為力。但我們能做的真的很多,只是大家都只看表面上和自己無關的新聞。

既然多數人並無法從新聞中得到好處,我們什麼都不讀會不會更好?

就好像投資不能不懂基本概念,如果要做出對的生活選擇,捍衛自己的權益、積極改善世界,我們就要明白世界怎樣運轉。唯一的方法是正確消化資訊。我們要自己分析,自己思考新聞背後的邏輯,而不是道聽塗說、迷信專家。

說到投資,最近讀很多投資的東西。我的感想是,投資和讀新聞有很多一樣的道理。

例如,投資不能跟著群眾或自己的情緒走。聰明的投資者不怕經濟低迷,甚至會趁機買進。他們不在乎短期漲跌,因為長期的投資表現才有意義。反而是短視的人害怕錯過「難得」機會,每天追金融新聞,股票狂飆就跟大家一起買進,跌時大家一起拋售。我們急功近利,搶購被高估的股票,搞出一個又一個泡泡來,然後一點點挫折就十年不敢再回到市場。我們不肯自己動腦筋,迷信專家和基金經理人,渴望小道消息。

大師都怎麼做?巴菲特都趁股市低迷時買進,而且懂得無視眼前的利益,只追隨長期的投資表現。市場起落對他來說只是過眼煙雲。大家都緊盯他的每一個動作,他本人卻從未在乎群眾的走向。

就像巴菲特投資那樣,我們要用平常心看世界,才可以看清大局。你會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和不能做什麼。你會明白一個「壞人」的能力有限,世上所有問題都是因為大眾的行為。因為你看得見那些漸進而無形的進步,你會比任何人更加相信奮鬥的價值。

沒有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你看,媒體99.99%評論文都是馬後炮,包括我寫的。金融專家預測不到明天的市場波動,知道的話就不做專家了,自己買自己發財。

但我們讀過歷史,知道人們怎麼走到今天,至少知道什麼錯可以避免。我們可以提醒人們不要犯下過去的錯誤,就好像一個好的金融專家,他只教你讀歷史,而不是明天會發生什麼。對於歷史教會我們什麼,我們沒有絕對的答案,大家的出發點也不同,但至少能給你新的思考角度。

然而說到底,你必須自己來思考。朋友認識的某財經記者說,當有人問他「這股票該不該買」,他會說:「如果你只想別人給答案,自己不肯分析,那投資對你來說太危險了」。我想讀新聞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