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荷爾蒙的副作用

我最近在讀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寫的《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政治與宗教如何將我們四分五裂》(The Righteous Mind)這本書。

今天不寫書評。不過,我要講書中一個很有趣的概念。

長久以來科學家都知道,催產素(oxytocin)讓雌性動物產生母愛,也可以讓雄性動物出現保護家庭、對孩子負責任的心理。在人腦裡,催產素讓兩個人之間出現愛情的火花,讓兩個人可以一起生活幾十年。

催產素也可以增加人與人之間的互相信任,和讓我們同情陌生人、從做善事中感到喜悅。

媒體常把催產素形容成「愛情荷爾蒙」,因為它導致愛情、親情、友情和其他聽起來很正面的感情。如果全部人服用催產素,那人類就可以做到墨子所說的兼愛。從此人類不再互相廝殺,世界永遠和平,不是嗎?

真相當然沒那麼簡單。

海德特寫道,科學實驗證明服用催產素後可以增加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但是,當科學家要求實驗對象參加團體競爭的遊戲時,發現那些吸入催產素的人更願意傷害其他團隊,以保護自己人。

經過情場風浪的人都懂,愛人經常等於傷害不愛的人。

海德特說,群體生物之所以可以團結在一起、互相交流合作,本來是為了和其他群體競爭。人類也是那樣。所以愛國往往意味著排外,熱愛自身民族的文化往往伴隨著看不起其他人的文化。

更多愛不會帶來世界和平,因為愛的本質是偏私。

例如,我們看到一對情侶很恩愛,一個母親很照顧自己的孩子。這很偉大,不是嗎?但如果那對情侶中男的每個女孩都愛,那他們倆就不是情侶了。如果那母親看到每個小孩都當成自己的孩子來愛,那她還會有時間去照顧自己的孩子嗎?

很多人不滿意政府收容移民,或不滿政黨討好其他種族的人,是出於這種心理:你答應對我好,就不要對其他人也那麼好。海德特說,人類道德觀中其中一大基礎是忠誠。伴侶在乎對方是否忠於自己,群體在乎成員或領袖是否把自己群體的利益放在其他群體之上。

偏私是人性。但維持社會秩序需要我們超越人性。

例如一個腐敗的官員盜用公款來幫助朋友、用人民血汗錢給心愛的太太買皮包和鑽石戒指,這就算是因為愛都不可原諒。或一些人把自身族群的問題怪罪在其他族群身上,然後攻擊那些外來者。這只會讓大家無法平安相處,最後社會不和平不只傷害到其他人,也傷害到自己人。

對自身群體的忠誠和熱愛,可以說是人性根深蒂固的一部分。但原始的人性跟不上社會演變。過去幾千年,我們從部落社會發展成規模龐大、複雜多元的現代社會。人性或許註定我們繼續關愛自己的小圈子,但我們將無法無視其他族群的意願,因為所有群體都相依為命。

在這樣的社會,我們需要放下族群之間你死我活的思維。我們可以幫自己人,但不一定要傷害其他人。不同的群體可以互相幫忙,讓大家都得到好處。

以上兩篇文章的主題為例子,抱怨行動黨「過於專注討好馬來人、忘了華人才是行動黨最大支持者」的一方經常把提倡和其他族群對話的另一方戲稱為「愛馬來人黨」或「大愛黨」,這是經過扭曲和過度簡化的標籤。明白互惠互利需要的不是感情,而是對人性中原始衝動的克制。

促進對話與合作不是兼愛,是和平協議。對抗只會讓雙方都更加偏激,祭出更極端的手段。不管誰贏,我們都回不到我們想要回去的地方。

我們都想保護自己關愛的人事物,特別是我們成長的環境。我們想保護華人在這個國家的小小世界,我們對蘇丹街半山芭、適耕莊、檳城怡保、光良品冠、獨中華小、五金店、炒粿條肉骨茶等有濃厚情意結。這是深切的愛,我們害怕所愛的它有一天面目全非。

但從馬來人的角度來看,華人也在破壞、改變他們的生活環境。我兩年前在《第二個大馬》文中寫道:

「有一次等KTM時,有一大群外勞帶著寒酸的全副身家到站,我突然想到三個字:下南洋。」

「我們大馬華人的祖先以前被賣豬仔來到大馬時,相信也是這副場景吧!那時先輩生活艱難,往往通過菸酒嫖賭和鴉片麻醉自己。當年還有很多中國婦女被賣到本地,向外勞提供性服務,其中有的是遭人誘騙,有的只想討口飯吃。」

「我在想,那時馬來同胞的先輩們是如何看待我們的呢?是否覺得華人侵蝕本地文化,是否覺得這片美好的土地從此烏煙瘴氣?」

問題在於自從我國獨立以來,不同族群間一直都沒有共同目標。華人想繼續建華小,馬來人要實行伊斯蘭法。我們生活在平行的世界,偶有交集都是衝突,沒在乎過對方想要什麼。更可怕的是,我們逐漸覺得:只有把對方當成敵人,我們才能保護自己的世界。

華人、馬來人和其他族群都必須看到:不管大馬華人的小小世界還是馬來人的世界都是大馬的一部分。而今天大馬作為一個國家面對著貪腐、不良治理、種族關係破裂、宗教治國和民主衰退等威脅。當權者把我們分而治之,讓我們互相憎恨,看不見他們在蠶食國家的根基。我們是一個國家,我們必須團結起來保護所愛的這個國家。

於是我學會了怎樣愛國

我常從廣告課本和旅遊冊子上讀到、看到一個美麗的馬來西亞。

在這個國家,不同膚色宗教的人民融洽相處。城市充滿文化特色,雨林古老而茂密。

伊班勇士頭戴羽毛,平日不是打獵,就是在跳英雄舞。原住民都逍遙自在,彷彿活在世外桃源。

我們從小就被告知,我國有三大種族,是種族和諧的最佳典範。其他國家都是單一種族,而我們多元文化。

我愛這樣的馬來西亞。她讓我由衷感到驕傲。我無法接觸她,但可以想像她的美。

這裡沒有暴民要教堂拆十字架(一切都是誤會),沒有政客發表種族歧視言論(一切都是誤解),沒有血汗工廠、人口走私(沒見過就是沒有),沒有外勞遭到剝削(有都是他們自己要來的),每個人都得到平等待遇。

雖然買房難、買車貴,但我願意相信那是自己不夠努力。雖然目睹過腐敗警察和政客的嘴臉,但我相信那是個別現象。KTM破舊不堪,但別具特色。教育體制非常惡劣,但我讀書時成績不錯。

儘管如此,有時愛國之情難免被不理想的現實生活動搖。

而且常常看見長輩們批評大馬的同時,對中國表示仰慕和嚮往,這令我費解。他們又沒在中國住過!直到認識了一些中國朋友,才發現那真是個好地方,甚至比我國還要平等,還要多元文化。

朋友說,中國有56個族群,中國對少數民族實行偏袒的“兩少一寬”,即使殺人也重罪輕判。另外,漢人只可以生一胎,少數民族卻可以生多胎,考試還可以加分,哪來的歧視和打壓?

看著新華社那些藏人跳傳統舞蹈的照片,我不禁想,西藏真是個好地方,那裡的人都好神秘,好特別,難怪中國朋友們都那麼在乎西藏是否屬於中國。那麼美的地方,怎麼能丟了?那麼特別的文化,我們當然會好好珍惜,讓藏人每天都能跳舞。看著照片裡那些藏人快樂的神情,我不禁納悶:他們又無需為生活擔憂,怎麼會想搞獨立呀?

最近還聽說東馬有些人想搞分裂,這同樣讓我費解,東馬人不都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嗎?

朋友說,中國貪官都是個別現象,而且由於中國互聯網發達,人們在網上有絕對的言論自由,因此全國網民都成了黨的眼睛,幫中央監督不聽話的地方官員。他們驕傲地說,曾有地方官員因手上戴著金錶,被眼尖的網民發現,然後那個官員就落馬了。這叫真民主!

(我們這裡上街示威都無人理睬!)這些朋友在中國過得好嗎?原來他們來自小地方,日子不好過。於是他們講起了家鄉一些悲慘的故事,如某女孩因為窮,被迫當毒驢,結果毒品在胃裡泄漏出來慘死。如某個老人在醫院被搞死,如城管的暴行,他們打工時要遵守潛規矩、幫老闆召妓之類的。

但沒辦法嘛,小地方,他們又不是來自北京。

相反地,我認識的一些外國人,他們就一點都不愛國,每天都批評政府。他們國家一定很糟,但華人有句話:家醜不可外揚。我不禁為他們和這些國家感到悲哀。

於是我懂了中國朋友口中的愛國。聽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要講話,我不禁心往神馳,多麼有大國風範呀。特別是他常說的一句話: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雖然不是中國人,但身為中華民族,這令人感動的偉大復興也屬於我。

我愛馬來西亞,我也愛中華民族。

要愛國很容易,就是要去多相信她抽象而美好的一面,正因為這一面離我們很遠,所以美好。最好把自己當成遊客,不去關心醜陋的現實。如果你覺得自己不夠愛國,不妨走上茨廠街,向路人高呼幾聲satu Malaysia吧。在訝異的外勞和旅客眼中,你很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