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忙文化

這年代我們崇拜生產率。就算不在工作,也一定要健身讀書練瑜珈,為工作做準備。日程表不能有空白。我們喜歡炫忙,彷彿忙碌本身值得炫耀。

很多人真的很忙,需要賺錢養家。就算不只是為了三餐溫飽,也要買車買房,生病要有錢看病。要保障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就不能不有上進心,讓自己以後賺更多錢。

但我今天不是講出於需求的忙碌。

今天在很多人眼裡,忙碌變成一種時尚,壓力大是種榮耀。放假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旅行是為了尋找方向,健康是為了把自己塑造成零病假的工作機械。如果壓力大到必須學瑜珈和冥想,那就太棒了,一定要上Instagram放張練瑜珈的照片炫耀壓力。鬆懈可恥,就算是休息也必須目的明確,那就是讓自己成為有效率的職場人。

為了有效利用每分每秒,我們買符合人工美學的桌椅打造完美辦公室,買任務管理的app然後隔兩月就從Omnifocus換去2Do,兩個月後再換;買耐克運動鞋跑步,買堆書學GTD理念,花錢天天去健身和練瑜珈。結果花了一堆錢,時間都花在試新訣竅、研究怎樣增加效率,卻不見得做出什麼有意義的東西來。

這樣的文化從哪裡來?是資本主義扭曲了我們的性情嗎?還是因為我接觸的多數是年輕人,大家剛好都在很拼的年紀?

跑步好過看電視,賺錢好過不賺錢。但我難免譏諷上述現象,不是覺得不該努力上進,而是忙得最高調的人,往往都是家境富裕的高富帥白富美。他們成功不完全因為努力或實力,多多少少靠優厚的先天條件。

至於真的辛苦在忙的人呢?例如小餐館老闆,如建築工人,例如白手起家(而不是一大學畢業就做銷售主管)的,幾時看過他們在Instagram講自己壓力到要練瑜珈?都低調做事。對大部分人來講,忙碌是沒得選的生活現實,不是時尚。

當然,就算我是高富帥,我也會努力上進。到處炫耀自己多忙也不是罪,頂多讓人生厭。可是當我們不見自己幸運,一天到晚「我成功是因為我忙我有效率我工作態度一流」,對不幸的人說教,講一大堆雞湯,彷彿成功真的只需要努力和效率,那就讓人覺得虛偽了。

我最近讀到本·塔爾諾夫(Ben Tarnoff)在《衛報》的一篇文章,他寫道,以前美國的有錢人會通過奢侈的生活方式炫富,就像今天中國土豪那樣。但時代不同了。今天美國的有錢人更愛炫忙,來證明自己有錢是理所當然。

例如蘋果執行長庫克,他告訴《時代週刊》,自己每天凌晨3點45分起床工作。通用電氣執行長傑夫·伊梅爾特告訴《財富週刊》,他過去二十四年每個禮拜工作一百個小時。雅虎前執行長梅爾告訴《彭博新聞》,她每個禮拜工作130個小時。

馬雲有講過類似的話嗎?我想肯定有。這種話言中之意是,這些有錢人之所以高人一等,是理所當然而且不容置疑。

今日的忙碌崇拜,說穿了是一套為了鞏固社會不平等而生的信仰。它要我們相信這不平等完全合理。有錢人是生產率驚人的超人,值得我們當神來拜。我們不是超人,但至少可以效仿超人,增加自己的生產率。當然,這可以讓公司賺更多錢。

塔爾諾夫寫道,庫克梅爾如果明天退休,不只可以舒舒服服過完餘生,還可以留下龐大財產給後代。例如比一般美國人有錢五千倍的庫克,他是3點45分起床沒錯,但他真的比一個清潔工人勤勞幾千甚至一萬倍嗎?

你隨便一天凌晨在吉隆坡市區走走,看看人們開店。這些人絕對也是勤勞的超人,但他們所賺的錢恐怕只夠養家糊口。

換個角度想吧。今天一個有錢人買洋房開跑車,人們會想他錢從哪裡來?那麼多錢又不做點慈善。但當有錢人每天為了公司的業績從凌晨忙到半夜三更,大家不只覺得他有錢是理所當然,還會把他當榜樣。執行長每天為公司業績從早忙到晚,總好過領著CEO的薪水而無所事事,對吧。

可是,如果她塞滿自己跟股東的口袋,公司賺了很多錢,卻污染河流、剝削低薪工人、鼓勵人們亂消費、讓地球資源變少。她的努力還一樣值得我們頌揚嗎?努力是工具,可以用來做好事,也可以用來損人利己。

賺錢養家離不開勤奮。成功則有很多條路。不論是貢獻於社會,還是提升自己水平,方法不只有拼命賺錢。例如300年來影響力最深遠的科學家達爾文每天只工作四小時,其他時間都在運動(他每天徒步約16公里)、觀察動植物閱讀思考陪家人。他絕對比那些每天凌晨工作到半夜的CEO成功和有影響力,也沒犧牲掉生活。是的,達爾文很幸運,他可以專心於長遠的事情,而不是為明天的三餐煩惱。但解決了家人三餐溫飽以後,你要怎樣在世界留下印記?

我們也需要提醒自己,很多人真的處於困境。那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如果這時還向他們說教,說改變心態提升效率就能成功,那不就是把社會不平等都怪罪在「不思進取」的窮人身上嗎?努力上進是好事,但我們不能因此開始自戀,然後變成自私傲慢的人。

世界是不是越來越糟糕?

幾天前我給女友看一篇文章,說:如果有人說世界越來越糟糕,可以給他們看這篇。

文章引述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調查說,全球有近三分一人肥胖或過重,越來越多人死於跟肥胖有關的病。

肥胖不一定表示豐衣足食,有時是天生或者有其他原因。而且不是每個地方的人都肥得起來。很多地方窮,甚至在打仗。今天還是很多人死於飢餓。

但從大趨勢來看,大部分人的確已經生活在食物過剩的環境。世界衛生組織就說,1980年以來,世界肥胖人數翻了一倍以上。今天世界多數人口所居住的國家,死於超重的人數多過死於體重不足的人。

從1990年到2015年,全球飢餓人口減少40%,幼兒死亡率減少一半,赤貧人口減少四分三。人們越來越長命,科學和防範政策戰勝了鼠疫結核百日咳天花麻風這些曾讓人生畏的疾病。

因為科技發展全球化貿易社會進步,我們活在或許是史上最和平富裕的時代。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善良天使:暴力為什麼減少》一書中頗有說服力地解釋了世界越來越和平的種種跡象原因。他不鼓勵我們滿於現狀,因為現狀的一切隨時可能化為烏有。但他要我們明白,今日我們視為「正常」的和平全是前人奮鬥得來,因此我們更有義務去保護這一切。

幾百年前,如果成吉思汗攻打鄰國,屠殺幾百萬名婦孺,我們不會知道。今天我們卻讀到敘利亞戰爭,知道IS在世界另一端做的事情。現代人這麼關心恐怖襲擊,恰恰因為我們生在和平時代,媒體又傾向報道稀有事件,讓恐襲這種小規模暴力容易引人注目。加上現代人對暴力的拒斥已經普遍,恐怖份子「只」殺死十個人就可以引起社會很大反應。

壞事總是意外發生,如恐怖襲擊空難大爆炸狂人當總統。有意義的進步卻都是漸進得不引人注目,漸進得不知不覺就成為日常。

是的,世界上很多發展讓人心灰意冷。從一些角度來看,如民主政治,過去幾年我們在倒退。但我們不能忽略大趨勢。人類進步不只看民主人權同性婚姻男女平等,也看多少人脫離貧窮,看多少人有自來水。我們每天平安無事地上下班,以為那是正常。在報紙讀到某少年殺死老太太,就抱怨世擾俗亂。我們卻不注意成千上萬人因為醫療技術而活到老年,成千上萬家境貧窮的青年有機會讀書工作。

說件趣事吧。兩個禮拜前,我在KTM上看到一個應該是中國來的遊客。他注意到車鏡有網狀裂痕,於是用一口破英語問身旁馬來女生,有人在車上開槍掃射啊?女生說,不是啦。遊客說,我要去黑風洞,那邊會很危險嗎?女生笑說,不會啦,大馬是平安的國家。

我心裡覺得好笑,遊客把大馬想成了敘利亞索馬里吧。說真的,我們這裡最多給人打劫,但很少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們沒有內戰,跟鄰國關係穩定。平安不值得慶幸嗎?對很多人來說,單單這點大馬就很不錯了。

幾個禮拜前女友跟兩個中國遊客聊天。遊客說,別看北京上海光鮮亮麗,中國多數地方還是很窮。要吃肉只能自己養雞,過年宰了吃,一年只吃得起一兩次。別說中國,就算是在1928年的美國,那時有「讓每一家都吃得起雞肉」這大選口號呢。像今天大馬很多人那樣,每個禮拜甚至每天都吃得起肉,這在歷史上幾乎所有時代都是難以想像的奢侈。

大馬政府很多做不好。但我們平安走在街上,雖然犯罪不是沒有,但我們敢出門。大馬面對宗教治國等思想的威脅,但不至於像中東一些地方不同教派之間互相殺戮。多數人煩著買樓買車,但三餐溫飽。

這不是說大馬沒窮人,看看吉隆坡路邊眾多無家可歸者就知道了。他們幾時不需要睡骯髒的街頭,幾時可以避開風吹雨打?太遠了,今天有沒有飯吃還是未知數。

大馬人生活好嗎?絕對可以改善。我們不只要三餐溫飽,也要生活有保障。要買得起房要孩子上學,要大病時有錢住院買藥。政治上要有追求,要選最好的團隊治理國家。我們希望好人有好報,壞人得到懲罰。民主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等需要每一個大馬人捍衛,不然我們很快就會失去權益。

有人愛說三餐溫飽就很好,爭取公義是得寸進尺。但公義不只為自己,更多是為了保護比我們不幸的人。發展商摧毀原住民的家園也許不太影響我們,但我們是有良知的人類。何況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不是理所當然。災難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有一天我們可能失去一切,變成需要社會保護的弱者。我們不能等到自己受害,才來要求大家講公義。

我見過一些人有房有車,子女有小成就人不壞。但他們天天覺得全世界對不起自己,彷彿自己是最可憐的人。錢永遠賺不夠,一場大病可以奪走全部財產。但多少人此刻連張床墊都沒有,更別說生活保障。惜福很重要,古人日子比現代人辛苦得多,但他們懂這道理。

富人的努力和窮人的困境

來源:Reddit

朋友J在WhatsApp群組分享一張摘自互聯網的圖表,講富人、中產階級和窮人對成功因素的看法。圖表下文字總結:

富者把成功歸咎於能力、努力和精神,

中產階級把成功歸咎於教育和運氣,

窮人把成功歸咎於欺詐、關係和初始資金。

我上網查過,發現圖表出處不明,資料好像沒有根據。網民都相信圖表是假的。但圖表之所以廣泛流傳,是因為它講中了很多人的信仰。

例如,我上網搜索看到《商業局內人》網站的一篇文章。文章第一句是:「大部分中產階級都不懂有錢人的思想,畢竟他們如果懂了,他們早就都成了有錢人。」

作者說:「是的,富人想法和行為都跟一般人不同。」他列出富人的特點,包括「富人的眼光放在長遠的未來」、「富人吃得了苦」、「富人有自信」、「富人相信金錢帶來自由」、「富人謹慎選擇朋友」。

這些東西有道理嗎?有,它們都是不錯的方針,我們可以學。但我們不該太迷信品行和成功之間的關係。

成功不成功不單純是因為一個人的想法和行為,它受到很多因素影響。如果我們開始覺得成功是因為品行,就會變得傲慢。我們會覺得成功是一種美德,以為一個人不成功、不變得有錢就證明他性格很糟糕。這樣我們會變成瞧不起窮人的菁英主義者。

以J為例,他抱著一種「努力才能成為強者,弱者都是好吃懶做」的看法。這讓他非常看不起那些他覺得「文化上比較沒有進取心」的種族,也看不起那些爭取平權的人。他覺得,就算是處於劣勢的人(例如女人、少數民族)都不應該抱怨,因為這些人應該努力改變自己的處境。

J是個努力和有實力的人,他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學習。但他相對幸運。例如他家境不算好,但也不差,剛出來工作幾年不需要自己供養車子。有上進心的他並沒因此讓自己清閒。他拼命工作省吃儉用,賺到錢都用來買房。

我相信他會成功,而這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努力。但他究竟還是比大部分人幸運。他生活在一個還算舒適、有各種機會的環境,讀得起書,而不是出生在一個無底洞裡。

努力和能力很重要,但不是全部。

一個外勞每天從早忙到晚,從事一般人不願意從事的勞動工作。他絕對夠勤勞,絕對能吃苦。他相信金錢能帶來自由,因為賺夠了錢才能給自己贖身,說不定有一天存夠錢來開一家雜貨店。他其實很有頭腦,只是沒機會讀書。但他連證件都沒有,賺的錢少之又少,幾乎所有錢都寄回國給家人,出門都要怕警察抓,連簡單的傷口都沒錢看病而遭到感染。他也無法謹慎交友,他的世界只有建築工地那麼大。

他可能成功嗎?不是不可能,但機會很渺茫。

或者說一個很窮的殘疾人士M吧。他連看醫生都不夠錢,沒讀過書,沒有人照顧,連自理都不容易,最後被迫在茨廠街路邊乞討。我們假設M經過一家書店,看到一個奧地利殘疾人士V寫的勵志書。V也很不幸,沒手沒腳。但他家境不差,給得起錢動手術,上得起大學,買得起書本和電腦。V小時給人欺負,日子一點也不好過。可是他最終克服了殘疾,並不斷給自己增值,成了有名的激勵講師。

V值得我們學習嗎?值得。但如果這時有人送M一本V寫的勵志書,M讀了會有什麼想法?會說「他行我也行」?還是酸酸地說,成長環境果然很重要?

要不要努力全看自己,不努力就不可能進步。但成功的人除了努力上進,通常還有很多的天時地利,最重要的是有很多人幫忙。

這不是說沒有人真的是白手起家。因為生計所迫,因為沒有什麼好失去,確實有很多赤貧的人一點點累積資產,先開檔口後開店。這樣的人值得我們佩服。但他們如果生一場大病或者生意不成功,就很可能再次回到無底洞裡。

如果你不是赤貧,但同樣努力,你怎樣都比那個赤貧的人多一些機會。

古人有富不過三代的說法。但越來越多研究顯示,有錢人的孩子長大後賺的錢會比窮人家孩子賺的錢多。史丹佛經濟學教授切提(Raj Chetty)和7位共同作者去年發布的研究就說,研究證明一個人成長環境會影響他日後的發展。這是因為一個成長環境相對良好的孩子,不論教育程度、健康活生活方式都會有優勢。

一個富裕家庭如果重視教育,從小灌輸孩子正確的觀念,而這孩子也跟父母一樣努力,那這家庭的後代日後肯定是人中之龍。他們可以創業而不怕破產,也可以勤勞地經營家族生意,越做越大。他們目光可以放得長遠。他們也有人際關係的優勢,例如做生意時有商場上的老手當顧問。運氣要把握,君不見無數富人的孩子揮霍財富,而不是好好經營。如果一個富人家的孩子勤於工作,並善用有利的條件增加資本,那他是聰明努力的人。

就算是家境不好的人,出頭的機會還是遠遠勝於一個赤貧者。多少窮人家把終生儲蓄拿來供孩子讀書?這也是資本。在重男輕女的社會,窮人家的男孩子會不會比女孩子更有機會出人頭地?或者,一個中國窮人家的孩子是不是起碼幸運過一個敘利亞戰區的居民?

我們的處境不完美,但還是有很多人比我們不幸運。處境好壞是相對而言的,總有人比我們慘。我們不應該因為自己努力然後成功了,就看不起那些比我們不幸運的人,以為他們的機會跟我們一樣多。

勝利者很容易陷入一種自滿。他們傾向於相信一切成就都是因為自己的本事和努力,忘了自己其實很幸運,忘了身邊很多人在幫忙。他們不會告訴你,成功之路是非常無情的戰場,有一百萬個跟自己一樣努力但不夠幸運的人死在戰場上。他們只會說,「我不過是比別人努力,只要你努力,你也會像我一樣」。

我讀過一項調查,指自認樣貌討好的人,更可能對社會不平等渾然不覺,而且自覺的帥哥美女更傾向於認同「有的人確實比較劣等」、「薪水多少反映了教育水平和技能」、「一些人幸運是因為他們比別人努力」等說法。眾所周知,跟成長環境一樣,長得好看也是一種幸運。它是一種非常有效的社交潤滑劑。

但不管是外貌還是家境,幸運的人經常看不到自己的幸運,並喜歡相信自己的成功來自後天努力和能力。於是,他們開始覺得自己一帆風順是因為比其他人努力,變得瞧不起人。這種人我們都見多了,我們要努力避免自己成為那樣的人。

回到J分享的那張圖表。我看到圖表後這麼回答J:我們的確應該努力,應該給自己增值。但我們需要承認自己的運氣、教育和其他人的幫忙。同時我們必須明白,有的人確實受處境所困。所以我們應該慷慨一些,而不是變成自私傲慢得惹人生厭的人。

說到底,我們在努力上進的同時也可以學會體諒別人、樂於行善。當一個成功的人和當一個謙虛善良的人,不一定要二選一。

舊文:高富帥和白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