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獨善其身

12 February 2018

大家農曆新年快樂!今年是大選年,但我們別忘了,生活離不開政治,可是也不只有政治。我看見不少人為廢票爭議反目成仇,何必呢?生活中可爭議的事情算不清,就算兩個人氣味相投志同道合,也會有意見不合時。

古人曰: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美國社會學習理論家朱利安·羅特(Julian Bernard Rotter)則提出控制點的概念。他說,世上萬事分成個人控制範圍內的事情,例如健康財務事業,和個人控制範圍外的事情,如政治。一個人不該費神擔心自己不大能影響的事情,如出門會不會遭遇恐襲,應該解決能解決的問題,例如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好,這樣才不會覺得無助或一事無成。反之,如果我們從自己能掌控的事情做起,就能一步步擴大自己所能影響的範圍。

這不是說我們不應該關心世界格局國家大事。我們生活上很多決定都能得益於對環境的理解和掌握。而且,雖然我們不能決定國家走向,但可以決定手上選票要投給誰。如果我們一天到晚埋怨沒有理想候選人,有用嗎?坐在家裡等孔子投胎轉世咯?主動被動,我選主動。沒有大選時,我們也可多多益善,用行動改善自己和鄰居的生活環境。如果有能力,你甚至可以加入政治,成為心目中那理想的候選人。

喔,要當候選人一點也不容易。如果想改變這國家,那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君不見納吉、林吉祥、馬哈迪、哈迪阿旺都已年邁?最年輕的納吉都64歲,跟習近平同歲;林吉祥76歲,比特朗普大幾歲,最老的馬哈迪已經92歲,比英女王大一歲。每個人都說,我們需要更多年輕面孔。但政治不是穿黃衣上街幾天就會改變,即使今天年輕朋友踴躍投入政治,他們得到權力去推動改革時肯定都一把年紀,要把改革落實可能又要花上幾十年。這樣說很奇怪,但在想著改變世界以前,我們要先照顧身體健康,因為時間是我們最寶貴的資產。

另一則我覺得在狗年值得掛在心裏的忠告,是:不要當個犬儒的人。

最近讀到彭博新聞的作者梅根·麦克阿德的一段話:「大約十幾歲時,我們開始覺得,只有輸家會相信任何事情。我們開始相信藝術必須凸顯人性險惡,政治必須犬儒,只有凸顯一切多麼腐敗才是寫實。」她說,世上確實很多醜惡的事物。我們批評歌舞昇平的作品與現實脫節,因為它們裡面沒有描述到現實中黑暗的一面。但這不表示現實只有黑暗。人性也可以光輝,世上除了醜惡也有美好。

我不信人性本善。但我因此珍惜人與人之間的善意和愛。當我們越不指望別人善良,善良的份量就更重了。我也讚嘆人類可以為了共同目標理想和價值團結,建立複雜的文明社會。人做事常有自私動機,不管是別有目的還是想要回報。但我們沒必要追究對方誠不誠懇,除非他想傷害我們。虛偽地行善依然是行善。虛偽的行善者,總好過質疑別人誠意自己卻不行善的人一萬倍。

根據現代社會對犬儒(cynical)的定義,犬儒的人相信人做任何事情都為了私利。(這有別於古希臘提倡鄙棄俗世榮華富貴的犬儒學派。)從這角度來看,我是犬儒的人吧。但犬儒也形容一個人不願相信任何事情值得去做。犬儒的人相信只有傻子才會去為權力和金錢以外的事情鬥爭,不管那是公義、平等、自由民主共產資本宗教還是法西斯。在他眼裡,一切價值都是愚弄人的把戲;如果有人認真去爭取,甚至為了大眾的利益犧牲小我,那人絕對是傻子。

大學時講師教我們:對萬事保持懷疑。很多青年聽了開始覺得,我們不該相信任何事情,世上無真相。他們以為犬儒是聰明,「因為我誰都不信,別人騙不到我」。但高等教育所強調的懷疑姿態(skeptical)不是犬儒。前者要我們謹慎看待一切資訊,但那是為了做出比較準確的判斷。犬儒則叫我們相信萬事皆陰謀,權力和金錢才是真理;沒有好人和壞人,只有勝者和敗者。

以我所見,保持懷疑是為了幫助思考,犬儒是懶惰思考 —— 既然不可能知道真相,那我們思考來幹嘛?既然除了金錢權力,世上沒有任何事情值得爭取,那也難怪認真做事的人被當成傻瓜,什麼都不做反而是大智慧了。套用節目主持人史提芬.苛伯的話:犬儒假扮成智慧,但它離智慧最遠。犬儒的人什麼都不學,他們弄瞎自己,向世界說不,以避免失望或傷害。詩人馬婭.安傑盧則說:犬儒青年最叫人同情,他本來什麼都不知,然後什麼都不信。

但最一針見血的,還是英國文學教授梅森.庫立,他說:犬儒的人洞察問題所在,但不願去解決這些問題。我補充:對犬儒的人來說,既然所有人最後都會一樣糟糕和虛偽,所有事情最後都一樣無意義,我幹嘛要支持這些人,或改變現狀?

是的,在任何合作中,大家都有私利。你的工作夥伴肯定要賺錢,不然幹嘛上班?從政的人當然想要權力,不然從政幹嘛?也沒有任何人十全十美,我們不可能有理想的隊友。但合作意味著拿出一點信任,沒有信任社會就會瓦解。犬儒的人不會失望,也不會給人利用,就像什麼都不做當然不會失敗。但他不會對世界有貢獻,他只能獨善其身。

讓人窒息的情感勒索

今天不談國家大事,談個比較個人的話題。事先強調,我不懂心理學,僅覺得這值得分享,想來個不專業基本介紹。

最近我跟友人談起她家人。她二十多歲,從小到大父親替她做完生活中所有決定,學鋼琴大學讀什麼科係能不能打工賺外快甚至跟誰談戀愛,全都經過父親同意。只要父親稍有不滿意,非得鬧上幾天幾夜不可,直到她屈服。她已是成年人,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但她說:「我人生沒有選擇的權力。看起來衣食無憂,不過是玩偶被擺弄。」就算有時父親表面上讓她有選擇,「做了這個決定過後背後的聲音,我也不能承受。」

聽後,我分享了一段台灣政治系教授李錫錕關於情感勒索的短片給她,主要針對親子關係。大家得空可以找來看。

(這篇文章也值得讀。)

這女生面對的情況很常見。傳統家庭注重恩情孝道,孩子有任何決定不符合父母期待,就會出現「如果你真愛我,……」「我為你做了那麼多,……」「你怎能這麼自私,……」這類話,把養育恩情轉換成施壓籌碼,迫使孩子以自己的理想為代價,滿足父母自己未能達成的願景。子女要是還不服從,就大吵大鬧哭哭啼啼甩東西,「我付出一生你怎麼能這麼不孝」,甚至絕食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

在恐懼責任罪惡操縱之下,無數子女選擇妥協,一次又一次犧牲掉人生自主權,換取極短暫的平靜相處。

但這平靜不可能長久。當勒索見效,勒索者就會更慣用同樣手段,通過施壓迫使他人讓自己順心如意。長久下,受害者會失去為自己做主的能力;套用心理醫師周慕姿的話,「被勒索者的『自我』就在這過程中消耗殆盡,直到其心力一滴不剩為止」。當她連決定自己人生的資格都沒有,她將失去在世界中競爭的意願,只想躲在房裡靜靜過一輩子。

我身邊好幾個個案,有兩種下場:孩子背負不孝罪名,和家裡保持距離,終於在外面得以羽翼豐滿;要不然是孩子放棄抗拒,變成父母的玩偶,失去自理能力。在上述女生的案例中,她選擇獨身飛到海外自力更生。

情感勒索常見於各種人際關係,不限於親子關係。加害者可以是伴侶、朋友、上司、同事,也不難聯想到有些政黨和其所代表群體的恩主情結。例如,雇主可能不斷提醒員工她未達成雇主去年設下的不切實際目標,使員工自責,讓她不敢要求加薪、乖乖加長工作時間。

心理醫師蘇珊·福沃德在著作《情感勒索》中寫道,勒索者常用手段包括威脅懲罰受害者、自我懲罰、扮演受害者和提出誘惑。這些手段利用三種常見情感:恐懼、責任、內疚,不顧受害者的感受,促使受害者服從加害者的意願。如,你不聽話我們就沒戲了。你不讀法律我就跳樓。你讓我很受傷,乖,別不聽話了。我不打你了,妳回家,我就滿足妳所有要求(誘惑)。你看妹妹多察言觀色,所以我從來不罵她,為何你不能也一樣?(暗示事事服從就能避免懲罰和得到關愛。)我公司很多美女,她們都很體貼(暗示性威脅)。大吵大鬧哭哭啼啼三天三夜,對方終於讓步了,就說:這是你的決定,我只是提出我的意見,沒有逼你。當然,我都是為你好。

我也曾身陷一些非常不快樂甚至有病的人際關係,情感勒索一次比一次嚴重。因為我情感經驗貧乏,一直以為別人都是這樣相處。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管是在工作還是感情上,我不擅於拒絕別人的不合理要求。只要有人讓我感到自己錯了,甚至只是稍微麻煩到別人,他就能讓我無法說不,使我為他做任何事情。久而久之,我變得容易焦慮,任何事就算只對自己負責,都會過於害怕做錯而止步不前。為了保護自己,我抗拒別人的善意,也不主動找人談話。

可怕的是,因為慣了那相處模式,後來的有些關係中,我也不知不覺常動用含蓄的情感勒索。我強調自己多犧牲,讓對方覺得對不起我。我甚至會自以為偉大地付出,即使對方看穿把戲,根本不願讓我那麼做。這些一廂情願的犧牲表面上為對方好,但不過是為了讓自己在關係中有更多籌碼 —— 我對你這麼好,你怎麼能辜負我呢?

認清情感勒索的嘴臉後,我逐漸學會說不,也檢討自己對別人的方式,注意自己哪些言行涉及情感勒索。因為這經歷,我明白勒索者很多不是心懷惡意。他們只是發現這些手段有效,能迫使對方讓步。很多人自小習慣被情感勒索,長大後也會情感勒索別人,因為已經看不見有其他溝通方式。

但如情感質詢師朱利在《每日頭條》上所寫的:「情感勒索只能對付真正愛自己的人⋯⋯能讓你勒索的,必須是在乎你的人。但這種勒索需要付出代價,需要等價互換。」

「那些因為失戀要自殺了,揚言你離開他就要砍你全家的那種人,實質上就是從細小的情感勒索中嘗到了甜頭,當你意識到被勒索得太不值得要離開了,他就用更大型的情感勒索來留住你。這時候,對待勒索者,你完全沒有任何愛可言,只有厭煩與恐懼。」就算你還關心對方,就算對方不知道自己有錯,就算你不怪他,我們也要以保住自己的生活為先。

畢竟,情感勒索必須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情感勒索者不過是長不大的小孩;如果父母如果不在小孩鬧情緒時就滿足他,小孩也就不會覺得哭鬧就能得到糖果。而情感勒索的受害者一般亟需認同關愛,或對自己過多批判,容易承擔別人套上的罪名,所以成為勒索對象。要終止來自別人的情感勒索,我們就要認清情況,明白別人鬧情緒不一定是自己的錯;你有你的人生,你的人生不屬於他。

與世無爭的中國新世代

22 December 2017

上禮拜我在《讓他們吃酪梨吐司吧!》中提到,對很多新世代來說,買房結婚生子都遙不可及。上了岸的長輩愛說,少吃酪梨吐司喝星巴克就省到錢啦!這種金玉良言與很多青年省吃儉用的現實脫節,先別說大部分新世代不像有前輩形容「買第一輛車就買本田」(seriously),也沒機會泡星巴克,就算完全捨棄物質生活,新世代就夠上岸了嗎?不夠啊。

這樣的環境下,難怪很多年輕人不再煩這些事情。買不起車?現在有MRT有優步,沒車不那麼麻煩了,多走路也對身心好。工作沒日沒夜薪水卻一樣少,而且沒前途?不想前途了,窮忙至少能鍛鍊耐性,反正錢還是要賺啊。沒錢買房?那就靜靜存錢。就算接下來三十年租房也不羞恥。不求富貴,不光顧星巴克海鮮酒樓,薪水漲幅足以偶爾在路邊吃碗咖喱麵就滿足了。結婚生子?有錢拍拖了才煩吧,就算有錢拍拖,也沒時間吧。

我不清楚這是多少年輕人的寫照,至少對我而言,很大程度上是這樣。我因為工作地點方便暫時不用開車,有一次跟長輩說,需要時我買輛Axia就好,便宜又車短好停車。長輩聽了說:男人要開轎車才有面子吧!買Saga也不貴多少(那時還沒有Bezza),至少比較體面。

嗯,我不懂,但也許人各有志。

我又想起那天跟一群同輩朋友提到婚禮。我問:如果不因為家人要求,你們有誰結婚想擺喜酒嗎?

在場朋友每個都說:不想擺喜酒,除非父母強迫。有朋友說:錢拿去擺酒了,就真的不用買房啦。誰管浪漫面子。

我身邊還是有很拼的朋友,有些有明確目標而且腳踏實地在進步。90後絕對有很多人中之龍,長輩們大可以放心把世界交給我們。但也很多同輩想成功想瘋了。近一兩年,很多朋友都進MLM之類的;有個進了收費高昂的「潛能提升」課程,走火入魔一直拉人進。他一連幾個禮拜試著說服我進,說你這麼有潛力這樣下去真是浪費我替你心疼啊。我說:人各有志,我對成功的定義跟你的不同,有什麼問題呢?

是的,有什麼問題?錢不好賺,讓自己跟家人有經濟保障已是難題。如果還需要把血汗錢花在婚禮大房大車面子工程上要別人心服口服,彷彿別人真的在乎,多累也多無謂啊。

但我明白那些進MLM的朋友的焦慮,就算我不同意他們愛找捷徑的作風。跟我同輩的,沒一個不覺得前途迷茫,怕自己無法三十而立。

過去一個禮拜,一個字眼落入我的視野:佛係青年。

「佛係青年」這字眼一聽就知來自日本,跟草食男肉食女明顯同一家族。但它在中國新世代間普遍引起共鳴,短短一個月內就成為全中國最流行字眼。不只網上熱議,官方媒體如《人民日報》也撰文評論。

「佛係青年」什麼意思?無關信佛,中國人多是無神論者。簡單來說,佛係青年是放棄跟世界鬥爭的年輕人。逆來順受,對小事不過度追求,不爭不搶,不求輸贏。

第一篇正式把佛係兩字帶進中國大眾視野的,似乎是今年11月21日開始在微信上流傳的《胃垮了,頭禿了,離婚了,90後又開始追求佛系生活了?》一文。文中作者描述了她和不少年輕人的心境。

她寫道:「當代年輕人基本沒有不焦慮的。總有人說我性子慢,看起來比較沈穩,似乎沒什麼著急的事兒。其實我內在是特別典型的焦慮型人格,內心火燒火燎的,什麼事兒都恨不得提前半年就開始操心計劃。」

「只不過我不怎麼將這份焦慮表現出來。到處去訴說,除了增加別人的焦慮感並降低工作效率,別無它用。多年來,我也習慣了與焦慮為伍。」

作者接著寫道:

「(佛系生活)不等同於不作為,而是該幹的事情幹好後再一切隨緣⋯⋯此時努力已經不再有什麼實際用處,不如放鬆心態,即使有不如意的結果才不會那麼遺憾吧。」

「去做事,做著做著就有出路了。」

到了本月11日,《第一批90後已經出家了》一文開始在微信流傳,佛系這字眼正式火燎中原。文中引述多名中國的九零後,講述他們一些待人處世的細節,讓讀者意會「佛係」是個怎樣的概念。

我想即使是在大馬,這些句子一樣讓無數青年中槍:「朋友圈里沒幾個真朋友,不用為它傷神。」「坐地鐵,趕上人多的時候,能等三四班。擠不過,也不想擠。」「後面有人使勁往前衝,讓他先上。」「不是很容易被『中午吃什麼』這件事困擾。」「剛工作時,有臨時項目還會主動要求加班。現在不至於了,但需要加班也不抗拒。」

與世無爭,心如止水。

針對九零後紛紛出家,中國評論員魏巍寫道,今天很多九零後沒經歷過真正的窮日子,對物質得失不如父母輩敏感。但就算物質上相對舒適,房價教育醫療等卻比以前更難以負擔。很多中國年輕人已經無法靠個人努力成功,很多家庭要兩代人一起做房奴才能供得起一套房。

也難怪很多中國青年看破紅塵。既然買房還要連累家人,不如打消買房念頭,不更好嗎?不如意就不如意,覺得痛就換個姿勢站著好了。當生活給你檸檬,就把它做成檸檬汁,我想這是佛係青年共同的座右銘吧。

但佛係青年也未必像父母輩想像那麼消極。《中國新聞網》引述南京大學生小胡說,佛系是一種曠達,「表面無所謂,暗地使勁。」佛係青年一樣忙得不可開交,說真的我們比一天到晚想著怎樣賺快錢的朋友更專心醞釀事業。忙碌之餘,為什麼還要糾結於細節並斤斤計較呢?不在乎不生氣不糾結,專心把應該做的做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源自內心的平靜,也未嘗有什麼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