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印尼人讲马来话?

很多大马人觉得马来话没用。不像英文和中文是国际语言,一出国就很少机会讲马来话了。但是很奇怪,很多大马人学法文日文韩文,不过一走出日韩,其实也没很多人讲日语韩语呀。

马来话是国语,我们喜不喜欢都学了。但是它在国外也不是没用。美国国际语言暑期学院(SIL International)2015年发布的统计讲,如果把马来文的分支—印尼话(Bahasa Indonesia)算进去,马来话是全球第六多人讲的语文,虽然它不是大部分使用者的母语。根据这个统计,讲马来话的人口还多过讲法语、日语、德语或韩语的人口。(虽然以日语为母语的会比以马来文为母语的人多。)

我不是讲学韩语浪费时间。语文魅力不只看多少人讲。例如韩流软实力让人想学韩语,例如中文是打开文化宝库的钥匙。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来文有什么魅力呢?以我所见在于它自古以来作为一个贸易的通用语,因此它简单灵活多变,善于吸收外语的词汇,这点十分有趣。

马来话是印尼一千八百多个岛屿的唯一共同点,从繁忙的雅加达到新几内亚的偏远地区都通用。印尼人口庞大,有全球第四多人口,是在中印之后下一个崛起的隐形巨人。它是东南亚老大,也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国家。因为地缘关系,印尼对大马的影响不亚于中美。

如果我们对印尼印象还停留在女佣之国,我想应该重新认识她。苏哈托下台之后很多印尼人已经开始有钱,庞大人口化为全球增长得最快的消费市场之一。如果会讲马来语,那是可以好好利用的优势。

印尼是千岛之国,有700种语文。为什么印尼国语是马来语呢?

印尼最大民族是爪哇人,爪哇人讲的是爪哇语(跟用来书写马来文的Jawi是完全两回事)。爪哇语是约42-48%印尼人的母语。相比下印尼只有约5%人口以马来话为母语,主要在苏门答腊。如果国语是最大族群的母语,印尼的国语应该是爪哇语才对。

上面提到马来文容易学,因为它生于贸易。古时后来自中国印度波斯阿拉伯等地方的商人在马六甲这些东南亚港口买卖,他们需要一个容易学的共同语文,来方便沟通。马来语提供了这个方便。是哪里的商人都好,来南洋前都会先学好马来语,以便和来自各个国家的商人做生意。

因为有很多不同背景和文化的人在用,马来文自然发展成一个很好学有弹性的语文。它文法简单造句随意用词经济,不像英文有分时态,不像法语阿拉伯语的名词分阴性阳性。它参杂了四方八面的词汇,是个语文大熔炉。

所以,马来话成了南洋市集上通用的语文。印尼独立时虽然很少人母语是马来文,但大家都会讲。例如一个爪哇人在家里讲爪哇话,但是她会用马来文在巴刹向一个布吉斯人买菜。

身为移民,华人刚刚到印尼时学的第一个语文就是马来话。只要会马来话,去到印尼哪里都可以做生意。所以华裔生意人成了马来话在印尼的主要推手。槟城研究院的阿尔塔夫(Altaf Deviyati)就有写到,19世纪末印尼华人创办了很多有影响力的马来文报纸,例如《马来喇叭报》和《东星报》,在推广马来文文学、增加当地人民识字率方面有很大贡献。

虽然马来话得到广泛使用,它只是很少印尼人的母语。差不多一半印尼人的母语是爪哇语。为什么不叫另一半印尼人也学好爪哇文呢?

原因是要给国家团结。

爪哇人是印尼最大族群,但只有爪哇人会讲爪哇语。将爪哇语立为国语会令少数族群更加觉得政府偏帮爪哇人。(之后苏哈托政府大肆推广爪哇文化,还尝试通过教育和移民政策同化整个印尼,但那是之后的事了。)马来文不只被广泛使用,它也不是主要群体的母语,这点政治上很重要。

另外,爪哇语非常难学。如果爪哇语成为国语,少数族群可能国文差考不上大学,出社会找吃难。他们经济上可能输给爪哇人,族群间更不平等,最后一定会有冲突。

但是最特别的理由是,爪哇文是个阶级意识很强的语文。爪哇人跟长辈或贵族讲话时,他们用的词汇会跟和一个工人讲话时完全不同。相比下讲马来话不需要在乎对方贵贱。苏卡诺一众建国者虽然是爪哇人,但他们也是笃信人人平等的左派,所以他们决定不以封建的爪哇语为国语。

讲了这么多,我们来看下很多人想问的问题。我国国语也是马来话。马来话在印尼的个案可以给大马人什么启示?

我给不到答案,我觉得大马和印尼国情不同。马来话在大马是多数族群的母语,也是不同族群之间沟通的语言。如果我国像印度,以殖民者语文(英语)为两个国语的其中一个,会不会帮助国民团结?很难说,我们也必须考虑民族主义等因素。

但语文的故事因此精彩。最终一个民族选择使用什么语文,很多时候反映了又复杂又尴尬的历史和国情。我们或许不会从他国经历得到答案。但我们至少可以将它当成有趣的故事来看。

世界真的很危险

就在我介绍印尼如何反恐后不久,雅加达发生恐怖袭击。目前有4个无辜者和4个袭击者死。看来世界真的很危险,我太天真了。

其实,即使在2002年和2005年的巴厘岛爆炸案后,印尼一直发生小型武装袭击,只是通常针对警察,目标很少是平民。(2009年造成9人死亡的雅加达爆炸案是那以后最严重的一次。)这次袭击似乎也是针对警方,不算新鲜事。但雅加达是防卫森严、人口密集的首都,有很大象征意义。

以前,这种袭击更常见。巴厘岛爆炸案后,恐怖袭击明显有减少。2002年,印尼发生43次恐怖袭击,菲律宾有48次。2007年,菲国有65次恐袭,印尼只有2次。请注意,是2次,不是0次。

是的,直到今天,这种事件在泰南、菲律宾等地方还是家常便饭,只是媒体没报道。中东每天都发生恐怖袭击。就在雅加达袭击的三天前,伊拉克发生连环爆炸案,51人死亡。雅加达袭击的同一天,土耳其一座警局遭遇炸弹袭击,6人死亡,39人受伤。一天前,IS在阿富汗的巴基斯坦领事馆炸死了7人。

但媒体会报道吗?很少会。媒体干嘛要报道每天发生、千篇一律的事情。媒体(包括新闻网站)也不会告诉你,去年平均每天有18名大马人死于交通意外,每天更多大马人死于心脏病。身为前新闻从业员,我明白媒体的做法,毕竟版位有限,只能报道突破性的新闻。

反正,这个世界比媒体告诉你的还要危险!

—-

从各个方面来看,雅加达袭击绝对是失败了。

袭击「只」杀死4个无辜者。4条人命也是人命,我们应该谴责任何恐怖活动。但这次袭击不管怎样看,都不能和2002年杀死202人的巴厘岛爆炸案相提并论。

佐科威政府和印尼人民对这次事件的反应可圈可点。印尼人很冷静地回应事情,他们说:kami tidak takut。雅加达市区还是一样热闹。恐怖活动即「企图引起公众恐慌的犯罪行动」,雅加达袭击没有让印尼人恐慌,这还不失败?反而是在马六甲海峡对岸,很多人提心吊胆,不敢去KLCC和Pavilion。

如果要说印尼反恐无力,别忘了:近年来登上报刊头条的恐袭中,雅加达恐怖袭击可能是最失败的一次,也是印尼建国以来所遭遇多次恐怖袭击中比较不严重的一次。

我很惊讶有民众将所谓的维护司法等同于「将恐怖份子和一般匪徒相提并论」,认为「执法不严」令印尼反恐出现漏洞。事实上,推崇温和教义、用思想对抗极端主义和在遵守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强而有力」地反恐并不互相抵触,而这正是巴厘岛爆炸案后,印尼一直都在做的。

和西方国家等不同,印尼反恐多管齐下。用思想对抗思想的同时,印尼也逮捕了数百名恐怖嫌疑。印尼88反恐部队出了名善于收集反恐情报。就在雅加达袭击前,印尼警方挫败了一场更大规模的袭击,避免了大量死伤。而且,和很多不敢得罪国内保守势力的穆斯林领袖不同,印尼总统一直通过电视等平台抨击极端主义。由此可见,印尼反恐非常全面,和大多国家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必须直话直说:以印尼反恐「不够强硬」为由建议大马或其他国家进一步集权,就算无心转移议题,也绝对是误会了印尼的反恐态度。

另外,一些民众认为,印尼容许舆论自由,包括一些比较偏激的声音,是促成今次恐怖袭击的原因。

各位读者请猜猜,到底印尼的IS支持者多,还是大马比较多?(根据皮尤民调,11%大马人对IS「印象良好」,印尼人只有4%。去中东打仗的大马人比例,是印尼的6倍。)大马有各种箝制舆论的法令,而在没有言论自由、连天主教教廷都列为非法的中国,昆明恐怖袭击也比雅加达死伤惨重。

印尼一直都有面临武装份子袭击,但印尼公众对IS的支持一直没有增加。这是至今不变的事实。

说到底,我们必须面对现实。今天全球化已经不可扭转。恐怖活动无孔不入,是大趋势的副作用。如果我们以反恐为名限制各种自由,就会抵挡全球化较好的另一面,例如国际贸易带来的经济成长,同时社会也面临体制倒退的危险。

和大马人不同,印尼人经历了苏哈托的恐怖统治,包括排华暴乱。他们宁愿冒险也不愿意舍弃辛苦争取到的自由。这种心情,大马人或美国佬都未必能体会。

这不是说我们不需要更有效地反恐。事情不会黑白分明,例如在全球化方面,国际企业肯定欢迎适度反恐带来的保障。反恐难免和民众自由有拉锯,我们要找到平衡点。但这涉及很多拿捏衡量,授予当局近乎无限的权力不是万灵丹。

你可以说国安法给政府一些方便反恐的权力,例如随意逮捕。可是,国安法缺乏约束和制衡机制。例如,国安会无法被起诉,首相一人能决定一切。反恐需要那样吗?我不知道,只能说是见仁见智。幸好《星洲日报》为大家提供了辩论的公共平台,尊重并容得下各种立场。多少集权才够有效反恐?我们具体上需要什么样的法令?我乐于在此受教。

对于印尼恐怖袭击的看法

是的,在我写到印尼怎样反恐后不久,印尼发生了爆炸案,数人死。这是否意味着印尼反恐方法没效?

佐科威当上印尼总统后,印尼的反恐措施有一些改变,引起批评。印尼反恐策略传统上主要依靠警方,如今却开始倾向于依靠军方。军人只会打仗,不懂得如何长期反恐。

经过这次恐怖袭击,佐科威政府是否会采取更加强硬的反恐措施,包括恢复恶法?我觉得有可能。佐科威上任以来,在很多事情上倾向民族主义立场。他毕竟是草根出身,这完全可以预料和理解。

我曾经在报馆工作,知道那里怎样筛选新闻。这次爆炸案后,媒体一定会大肆报道。

但事实上,即使在峇里岛爆炸案后,印尼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小型的爆炸案等袭击,只是一般只针对警察,很少针对平民。这种袭击以前更常见,峇里岛爆炸案后,因为印尼采取的各种措施,类似袭击有显著减少。

如今,这种事件在泰南、菲律宾等地方还是家常便饭,只是媒体没有报道。在中东,每天都发生爆炸事件,随便一天的死亡人数都有这次印尼爆炸案的十倍。但媒体会报道吗?不会,因为太常见了。

雅加达是邻国首都,大马媒体当然会大肆报道。毕竟,下一个说不定就是我们。但是,你没必要因此不敢出门,或支持政府推出恶法。恐怖袭击的机率不高,反而是开车等平凡的事物更能危害到我们的性命。为了虚幻的安全感,允许一个糟糕的政府长久掌权,不值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