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印尼人講馬來話?

很多大馬人覺得馬來話沒用。不像英文和中文是國際語言,一出國就很少機會講馬來話了。但是很奇怪,很多大馬人學法文日文韓文,不過一走出日韓,其實也沒很多人講日語韓語呀。

馬來話是國語,我們喜不喜歡都學了。但是它在國外也不是沒用。美國國際語言暑期學院(SIL International)2015年發布的統計講,如果把馬來文的分支—印尼話(Bahasa Indonesia)算進去,馬來話是全球第六多人講的語文,雖然它不是大部分使用者的母語。根據這個統計,講馬來話的人口還多過講法語、日語、德語或韓語的人口。(雖然以日語為母語的會比以馬來文為母語的人多。)

我不是講學韓語浪費時間。語文魅力不只看多少人講。例如韓流軟實力讓人想學韓語,例如中文是打開文化寶庫的鑰匙。從這個角度來看,馬來文有什麼魅力呢?以我所見在於它自古以來作為一個貿易的通用語,因此它簡單靈活多變,善於吸收外語的詞彙,這點十分有趣。

馬來話是印尼一千八百多個島嶼的唯一共同點,從繁忙的雅加達到新幾內亞的偏遠地區都通用。印尼人口龐大,有全球第四多人口,是在中印之後下一個崛起的隱形巨人。它是東南亞老大,也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國家。因為地緣關係,印尼對大馬的影響不亞於中美。

如果我們對印尼印象還停留在女傭之國,我想應該重新認識她。蘇哈托下台之後很多印尼人已經開始有錢,龐大人口化為全球增長得最快的消費市場之一。如果會講馬來語,那是可以好好利用的優勢。

印尼是千島之國,有700種語文。為什麼印尼國語是馬來語呢?

印尼最大民族是爪哇人,爪哇人講的是爪哇語(跟用來書寫馬來文的Jawi是完全兩回事)。爪哇語是約42-48%印尼人的母語。相比下印尼只有約5%人口以馬來話為母語,主要在蘇門答臘。如果國語是最大族群的母語,印尼的國語應該是爪哇語才對。

上面提到馬來文容易學,因為它生於貿易。古時後來自中國印度波斯阿拉伯等地方的商人在馬六甲這些東南亞港口買賣,他們需要一個容易學的共同語文,來方便溝通。馬來語提供了這個方便。是哪裡的商人都好,來南洋前都會先學好馬來語,以便和來自各個國家的商人做生意。

因為有很多不同背景和文化的人在用,馬來文自然發展成一個很好學有彈性的語文。它文法簡單造句隨意用詞經濟,不像英文有分時態,不像法語阿拉伯語的名詞分陰性陽性。它參雜了四方八面的詞彙,是個語文大熔爐。

所以,馬來話成了南洋市集上通用的語文。印尼獨立時雖然很少人母語是馬來文,但大家都會講。例如一個爪哇人在家裡講爪哇話,但是她會用馬來文在巴剎向一個布吉斯人買菜。

身為移民,華人剛剛到印尼時學的第一個語文就是馬來話。只要會馬來話,去到印尼哪裡都可以做生意。所以華裔生意人成了馬來話在印尼的主要推手。檳城研究院的阿爾塔夫(Altaf Deviyati)就有寫到,19世紀末印尼華人創辦了很多有影響力的馬來文報紙,例如《馬來喇叭報》和《東星報》,在推廣馬來文文學、增加當地人民識字率方面有很大貢獻。

雖然馬來話得到廣泛使用,它只是很少印尼人的母語。差不多一半印尼人的母語是爪哇語。為什麼不叫另一半印尼人也學好爪哇文呢?

原因是要給國家團結。

爪哇人是印尼最大族群,但只有爪哇人會講爪哇語。將爪哇語立為國語會令少數族群更加覺得政府偏幫爪哇人。(之後蘇哈托政府大肆推廣爪哇文化,還嘗試通過教育和移民政策同化整個印尼,但那是之後的事了。)馬來文不只被廣泛使用,它也不是主要群體的母語,這點政治上很重要。

另外,爪哇語非常難學。如果爪哇語成為國語,少數族群可能國文差考不上大學,出社會找吃難。他們經濟上可能輸給爪哇人,族群間更不平等,最後一定會有衝突。

但是最特別的理由是,爪哇文是個階級意識很強的語文。爪哇人跟長輩或貴族講話時,他們用的詞彙會跟和一個工人講話時完全不同。相比下講馬來話不需要在乎對方貴賤。蘇卡諾一眾建國者雖然是爪哇人,但他們也是篤信人人平等的左派,所以他們決定不以封建的爪哇語為國語。

講了這麼多,我們來看下很多人想問的問題。我國國語也是馬來話。馬來話在印尼的個案可以給大馬人什麼啟示?

我給不到答案,我覺得大馬和印尼國情不同。馬來話在大馬是多數族群的母語,也是不同族群之間溝通的語言。如果我國像印度,以殖民者語文(英語)為兩個國語的其中一個,會不會幫助國民團結?很難說,我們也必須考慮民族主義等因素。

但語文的故事因此精彩。最終一個民族選擇使用什麼語文,很多時候反映了又複雜又尷尬的歷史和國情。我們或許不會從他國經歷得到答案。但我們至少可以將它當成有趣的故事來看。

世界真的很危險

就在我介紹印尼如何反恐後不久,雅加達發生恐怖襲擊。目前有4個無辜者和4個襲擊者死。看來世界真的很危險,我太天真了。

其實,即使在2002年和2005年的巴釐島爆炸案後,印尼一直發生小型武裝襲擊,只是通常針對警察,目標很少是平民。(2009年造成9人死亡的雅加達爆炸案是那以後最嚴重的一次。)這次襲擊似乎也是針對警方,不算新鮮事。但雅加達是防衛森嚴、人口密集的首都,有很大象徵意義。

以前,這種襲擊更常見。巴釐島爆炸案後,恐怖襲擊明顯有減少。2002年,印尼發生43次恐怖襲擊,菲律賓有48次。2007年,菲國有65次恐襲,印尼只有2次。請注意,是2次,不是0次。

是的,直到今天,這種事件在泰南、菲律賓等地方還是家常便飯,只是媒體沒報道。中東每天都發生恐怖襲擊。就在雅加達襲擊的三天前,伊拉克發生連環爆炸案,51人死亡。雅加達襲擊的同一天,土耳其一座警局遭遇炸彈襲擊,6人死亡,39人受傷。一天前,IS在阿富汗的巴基斯坦領事館炸死了7人。

但媒體會報道嗎?很少會。媒體幹嘛要報道每天發生、千篇一律的事情。媒體(包括新聞網站)也不會告訴你,去年平均每天有18名大馬人死於交通意外,每天更多大馬人死於心臟病。身為前新聞從業員,我明白媒體的做法,畢竟版位有限,只能報道突破性的新聞。

反正,這個世界比媒體告訴你的還要危險!

—-

從各個方面來看,雅加達襲擊絕對是失敗了。

襲擊「只」殺死4個無辜者。4條人命也是人命,我們應該譴責任何恐怖活動。但這次襲擊不管怎樣看,都不能和2002年殺死202人的巴釐島爆炸案相提並論。

佐科威政府和印尼人民對這次事件的反應可圈可點。印尼人很冷靜地回應事情,他們說:kami tidak takut。雅加達市區還是一樣熱鬧。恐怖活動即「企圖引起公眾恐慌的犯罪行動」,雅加達襲擊沒有讓印尼人恐慌,這還不失敗?反而是在馬六甲海峽對岸,很多人提心吊膽,不敢去KLCC和Pavilion。

如果要說印尼反恐無力,別忘了:近年來登上報刊頭條的恐襲中,雅加達恐怖襲擊可能是最失敗的一次,也是印尼建國以來所遭遇多次恐怖襲擊中比較不嚴重的一次。

我很驚訝有民眾將所謂的維護司法等同於「將恐怖份子和一般匪徒相提並論」,認為「執法不嚴」令印尼反恐出現漏洞。事實上,推崇溫和教義、用思想對抗極端主義和在遵守司法程序的情況下「強而有力」地反恐並不互相抵觸,而這正是巴釐島爆炸案後,印尼一直都在做的。

和西方國家等不同,印尼反恐多管齊下。用思想對抗思想的同時,印尼也逮捕了數百名恐怖嫌疑。印尼88反恐部隊出了名善於收集反恐情報。就在雅加達襲擊前,印尼警方挫敗了一場更大規模的襲擊,避免了大量死傷。而且,和很多不敢得罪國內保守勢力的穆斯林領袖不同,印尼總統一直通過電視等平台抨擊極端主義。由此可見,印尼反恐非常全面,和大多國家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必須直話直說:以印尼反恐「不夠強硬」為由建議大馬或其他國家進一步集權,就算無心轉移議題,也絕對是誤會了印尼的反恐態度。

另外,一些民眾認為,印尼容許輿論自由,包括一些比較偏激的聲音,是促成今次恐怖襲擊的原因。

各位讀者請猜猜,到底印尼的IS支持者多,還是大馬比較多?(根據皮尤民調,11%大馬人對IS「印象良好」,印尼人只有4%。去中東打仗的大馬人比例,是印尼的6倍。)大馬有各種箝制輿論的法令,而在沒有言論自由、連天主教教廷都列為非法的中國,昆明恐怖襲擊也比雅加達死傷慘重。

印尼一直都有面臨武裝份子襲擊,但印尼公眾對IS的支持一直沒有增加。這是至今不變的事實。

說到底,我們必須面對現實。今天全球化已經不可扭轉。恐怖活動無孔不入,是大趨勢的副作用。如果我們以反恐為名限制各種自由,就會抵擋全球化較好的另一面,例如國際貿易帶來的經濟成長,同時社會也面臨體制倒退的危險。

和大馬人不同,印尼人經歷了蘇哈托的恐怖統治,包括排華暴亂。他們寧願冒險也不願意捨棄辛苦爭取到的自由。這種心情,大馬人或美國佬都未必能體會。

這不是說我們不需要更有效地反恐。事情不會黑白分明,例如在全球化方面,國際企業肯定歡迎適度反恐帶來的保障。反恐難免和民眾自由有拉鋸,我們要找到平衡點。但這涉及很多拿捏衡量,授予當局近乎無限的權力不是萬靈丹。

你可以說國安法給政府一些方便反恐的權力,例如隨意逮捕。可是,國安法缺乏約束和制衡機制。例如,國安會無法被起訴,首相一人能決定一切。反恐需要那樣嗎?我不知道,只能說是見仁見智。幸好《星洲日報》為大家提供了辯論的公共平臺,尊重並容得下各種立場。多少集權才夠有效反恐?我們具體上需要什麼樣的法令?我樂於在此受教。

對於印尼恐怖襲擊的看法

是的,在我寫到印尼怎樣反恐後不久,印尼發生了爆炸案,數人死。這是否意味著印尼反恐方法沒效?

佐科威當上印尼總統後,印尼的反恐措施有一些改變,引起批評。印尼反恐策略傳統上主要依靠警方,如今卻開始傾向於依靠軍方。軍人只會打仗,不懂得如何長期反恐。

經過這次恐怖襲擊,佐科威政府是否會採取更加強硬的反恐措施,包括恢復惡法?我覺得有可能。佐科威上任以來,在很多事情上傾向民族主義立場。他畢竟是草根出身,這完全可以預料和理解。

我曾經在報館工作,知道那裡怎樣篩選新聞。這次爆炸案後,媒體一定會大肆報道。

但事實上,即使在峇里島爆炸案後,印尼一直以來都有很多小型的爆炸案等襲擊,只是一般只針對警察,很少針對平民。這種襲擊以前更常見,峇里島爆炸案後,因為印尼採取的各種措施,類似襲擊有顯著減少。

如今,這種事件在泰南、菲律賓等地方還是家常便飯,只是媒體沒有報道。在中東,每天都發生爆炸事件,隨便一天的死亡人數都有這次印尼爆炸案的十倍。但媒體會報道嗎?不會,因為太常見了。

雅加達是鄰國首都,大馬媒體當然會大肆報道。畢竟,下一個說不定就是我們。但是,你沒必要因此不敢出門,或支持政府推出惡法。恐怖襲擊的機率不高,反而是開車等平凡的事物更能危害到我們的性命。為了虛幻的安全感,允許一個糟糕的政府長久掌權,不值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