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都爱吃狗肉吗?

20 February 2018

最近冬奥在韩国平昌举行,为改善韩国形象,平昌郡鼓励卖狗肉的餐厅更换写有「狗肉」的招牌和菜单,配合的话可领取最高2000万韩元(约七万三千令吉)资金支持。但12间卖狗肉的餐厅只有2间配合,也不阻CNN《今日美国》《每日邮报》等海外媒体趁著冬奥纷纷批评韩国的吃狗文化,包括揭发狗肉农场的恶劣环境和残忍做法。

众所周知,在中国韩国越南,狗是宠物也是食物。毛泽东说:没吃过狗肉的人,都怕吃狗肉;吃过狗肉,才知狗肉香。老毛爱吃狗肉,也讨厌人们养狗,在他眼里那是资产阶级玩物丧志的体现。也因为毛的个人偏见,中国共产党曾严禁城市居民养狗﹐九十年代才解禁。

时代变了。多年前我在北京旅行时,注意到路边到处有人遛狗。它们都不像本地人常养的菜狗,是西施沙皮松狮犬等名贵狗种。随着城市居民越来越富裕,他们也越来越肯花钱在宠物身上。据国家统计局,从2010年到2016年,中国宠物行业增长了49.1%,是各行业增长之首;2016年,中国人平均每天消费3亿元在宠物身上。

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把狗视为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不禁好奇,他们对吃狗肉有什么看法?就算不反对也有点反感吧。

每年六月,玉林市的夏至荔枝狗肉节都成为媒体焦点。撇开狗肉节里宰杀的很多狗是从居家盗走的宠物不谈,在避忌吃狗肉的欧美国家,狗肉文化成了中国人不文明的证据。但多数中国人反对吃狗肉。2016年民调显示,64%受调查民众支持取缔玉林狗肉节,51.7%支持全面禁止买卖狗肉,69.5%民众说从未吃过狗肉。另外,2016年中国两会时逾八百万人上网投票,支持制定法律禁止猫狗肉进入流通市场的提案。

吃狗肉文化在中国历史悠久。中国人的祖先驯服了猪狗鸡,后来才从西亚引进牛羊马骆驼等家畜。在古代中国、玻里尼西亚和墨西哥,狗是重要的蛋白质来源。贾德·戴蒙(Jared Diamond)写道,在很多地方古人驯服了牛羊等体大多肉的草食动物,没养成吃狗文化。但在中国、墨西哥和玻里尼西亚,人们早期除了狗肉没多少肉类可选。人类学家马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则说,西方人传统上不吃狗肉本来不是因为爱狗,纯粹因为狗活着可以打猎牧羊看门,煮来吃也不见得有多少肉,活着明显比死了有用。

顺便一提:我说西方传统上不吃狗肉,但「西方」是很模糊广泛的概念,包含各类文化,就像「东方」也包括把狗视为不净之物的伊斯兰文化和兴都文化。西方国家中瑞士人也有吃狗的传统,以前高卢人也视狗肉为美食。在东方长大后成为西方领袖的前美总统奥巴马承认,他小时在印尼成长时也吃过狗肉 —— 他甚至不避忌拿这经历来开玩笑。

又顺便一提:在中国以南,猪狗鸡也成了南岛民族的主要家畜。南岛民族带着猪狗鸡从云南或台湾出发,凭著优秀航海能力征服了马来亚、婆罗洲、印尼、夏威夷和马达加斯加等土地。今天人类学家要追踪南岛民族的足迹时,其中一个方法是寻找鸡狗猪的足迹。一部分南岛民族后裔后来因宗教把祖先所仰赖的猪狗视为不净之物,是有趣的发展,也反映各种民族的习俗和文化会随着时代改变。

虽然我不吃狗肉,我想吃狗肉跟吃其他动物没多大差别。狗比鸡鸭聪明,但猪比狗聪明。狗可爱,小鸡小鸭小羊也可爱。在秘鲁山区,天竺鼠是重要的蛋白质来源。我有四川朋友惊讶地发现,大马人很少吃兔子 —— 在他家乡,人们一年可以吃掉三亿只兔子。山区毕竟不适合养牛养猪,兔子天竺鼠这些可爱动物则不只容易养,还繁殖得很快。

由此可见,什么动物可以吃什么动物不可以吃很多时候是环境造成的习俗与禁忌。除了地理因素,人们对某种动物的态度也视乎该动物在人们观感中的形象。海尔.贺佐格(Hal Herzog)在《为什么狗是宠物猪是食物》一书中写道,人一般避忌食用两类动物,一是我们所爱的动物,二是我们讨厌的动物。在欧美国家,人把狗视为家人,吃狗好比吃人;但在印度和穆斯林国家,人们相信狗不纯净,所以也不吃狗 —— 对他们来说,吃狗就跟吃老鼠一样恶心。

话说每当西方国家批评中国人吃狗肉,免不了有一小撮中国人扯到民族大义。哎呀你们美帝分明搞种族歧视,我们偏要吃狗肉给你看!身为龙的传人,就要抬头挺胸大口大口地吃着狗肉!幸好,这种声音是少数。多年研究中国动物保护问题的国际人道协会中国顾问李坚强就告诉《纽约时报》,一些食用狗肉的支持者宣称反对吃狗肉是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但事实上,反对吃狗肉是从中国人自己开始的。随着中国2011年跨过50%城市化率的门槛,视狗和猫为同伴的城市价值体系正在成为主流,这跟把动物当作工具和收入来源的农村价值体系产生冲突。毕竟,新世代有新世代的百万种看法,城市人有城市人的百万种看法。不管是以为所有中国人都吃狗肉的欧美媒体,还是把吃不吃狗肉提升至民族尊严问题的中华民族主义者,都犯下同样错误:让少数人代表了十三亿人口。

说了这么多,为什么我不吃狗肉呢?除了大马吃狗肉文化不盛行,我的理由很简单:狗特别信任和爱养育它的人。把狗杀死,等于对这感情的背叛。但这只是个人选择。要谈陋习的话,有很多比吃狗肉更需要改的陋习,没必要为这个伤了和气。

狗与人

养过狗的人都知道,狗因为有人的陪伴而快乐。

看起来是这样,但我们怎样证明这是事实呢?美国埃默里大学神经学者布恩(Gregory Burns)用MRI扫描仪研究狗的大脑,发现狗主称赞时,就算没有食物,大部分狗的脑子都会显示兴奋。有一部分的狗在主人赞赏和食物之间选择时,甚至选择前者。

这只是个小实验,但大家应该都同意狗感情丰富。很多人以为越聪明的动物就越有感情,而聪明绝顶的人感情最丰富。但这可能是错的。通过分析脑结构和观察野生动物,我们现在明白,一些动物如虎鲸和大象的感情就似乎比人丰富得多。

狗的感情或许没有大象和虎鲸丰富,但它们能用人看得懂的身体语言表达情感。最近有研究显示,一只狗在人的面前时,表情比没人看时更明显。换句话说,狗的表情很多是做给人看的。于是我们觉得狗比其他动物更有灵性,但那只是人和狗之间比较善于沟通。

这很关键。除了狗,很多动物都有各种感情,但它们不能用人看得懂的方法表达喜怒哀乐。例如海豚树懒海豹,它们总像在微笑,因为嘴角天生往上翘。我们以为它们很高兴有人摸摸,但它们可能是生气或害怕。又或者一只猴子嘴角上扬时,它不是在笑是在发怒。如果我们去摸它一把,就可能有悲剧了。

狗跟人生活了几万年,不只学会向人表达喜怒哀乐,也懂人的指示表情和动作,能从人的眼神和语气知道人的心情。狗甚至比我们的近亲黑猩猩更能读懂人的肢体语言。科学实验显示,人用手指著一个东西时,没经过训练的小狗也自动自发把东西叼过来。黑猩猩跟人一样有手指,却不能马上看懂人的手势。由此可见狗是最善解人意的动物。

也因为这样,我们觉得狗特别有灵性。但那不代表它们特别聪慧。要说聪明,不只黑猩猩更聪明,猪海豚乌鸦猴子大象等动物也比狗聪明得多。

跟祖先野狼相比,狗的智商甚至退化了。

野狼解决问题的能力远远好过狗。有科学家试过给一群狗跟一群野狼解决难题,解决了就有食物。野狼不只很快就动脑筋想到了答案,还可以跟其他野狼一起分工合作,以得到食物。狗反而不能。野狼在解决难题时,狗只会用感性大眼睛看着在场研究人员,等聪明的人类指点迷津。需要分工合作时,狗也不像野狼那样自动自发组织起来,狗跟其他狗难以配合。

为什么会这样?狗习惯了服从人类,反而失去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野狼习惯集体打猎,狗只听从主人安排。叛逆的孩子长大后通常比乖巧的孩子独立和善于生存,这点也适用于动物。

这听起来有点可悲。人喜欢狗很乖很服从,于是经过一代代筛选,狗不再聪明,越来越无能。但人也一样啊。我们习惯依赖别人,例如我们生病时听医生指示吃药,治理都留给政府,身边多数东西都是别人帮我们做,我们只花钱买。人驯服了狗,社会驯服了人。世界已经没有独立的人,不论一个人多自以为是,他也是社会和家庭的一分子,把他一个人丢到荒岛上就算可以生存,也干不出甚么事业。

是的,现在没有全能人类,但人成功完全是因为人能分工合作。我们学会信任不同专业的人,人人专心做好擅长的事情,这样才能建立庞大复杂的社会。曾跟巴布亚森林部落一起生活的贾德·戴蒙(Jared Diamond)就觉得,文明人智商和能力上不如什么都自己动手自己思考、每天面对大自然各种挑战的野蛮人(现代人脑容量也比原始人的小)。但这样判断文明人还是野蛮人聪明公平吗?荒岛上全能的野蛮人生存能力较强。但在庞大复杂的现代社会里,安分守己并善于分工合作的文明人更有效率,不是吗?

如果数目等于成功,人是很成功的动物,狗也很成功。现在全球只剩三十万只狼,犬专家科伦(Stanley Coren)则保守估计,全球至少有5.25亿只狗,是狼的1千750倍。人类破坏森林,把野狼赶尽杀绝以保护家畜。狗却在人的家里无忧生活,流浪狗起码也能吃人的残羹剩饭。若适者生存狗就是适者,如果笨一点更好生存,笨一点不是更好吗?人肆意破坏地球掌控万物生死之际,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笨笨的性格成了免死金牌,因为我们喜欢很乖很可爱的动物。

我总觉得,如果给世界带来快乐是功德,那领养流浪狗就是功德无量。你养小孩他们长大后会叛逆会有自己的方向会需要面对这个很烂的世界会抱怨为什么当初父母把自己生下来,反正人从不满足。狗却简简单单,主人在就高兴了。这是渗自内心的快乐,是纯朴的快乐。只要有人常喂它,它就有了主人,只要有了主人,它每天都期待主人下班,每天一样很兴奋地去门口迎接。

很多人认真思考后,还是会觉得这种快乐很可悲。几万年来看到人时越快乐的狗就越可能成为宠物,活下去留下基因的机率也越高。那些不屑人类的狗祖先,不是给人杀死,就是自生自灭。从科学角度来看,狗的快乐跟狗的愚鲁一样,都是生存手段。

但从狗的角度来看呢?就像人之所以有爱情和亲情是为了把基因传下去,但我们还是深刻体会爱情的幸福喜悦,狗也因为主人存在而快乐。这是货真价实的幸福。我们不用假装爱情亲情或友情是无私感情,它们不是。但当我们逐渐明白世界上各种价值都是虚构,唯有我们爱过恨过,这是最真实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