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都愛吃狗肉嗎?

20 February 2018

最近冬奧在韓國平昌舉行,為改善韓國形象,平昌郡鼓勵賣狗肉的餐廳更換寫有「狗肉」的招牌和菜單,配合的話可領取最高2000萬韓元(約七萬三千令吉)資金支持。但12間賣狗肉的餐廳只有2間配合,也不阻CNN《今日美國》《每日郵報》等海外媒體趁著冬奧紛紛批評韓國的吃狗文化,包括揭發狗肉農場的惡劣環境和殘忍做法。

眾所周知,在中國韓國越南,狗是寵物也是食物。毛澤東說:沒吃過狗肉的人,都怕吃狗肉;吃過狗肉,才知狗肉香。老毛愛吃狗肉,也討厭人們養狗,在他眼裡那是資產階級玩物喪志的體現。也因為毛的個人偏見,中國共產黨曾嚴禁城市居民養狗﹐九十年代才解禁。

時代變了。多年前我在北京旅行時,注意到路邊到處有人遛狗。它們都不像本地人常養的菜狗,是西施沙皮松獅犬等名貴狗種。隨著城市居民越來越富裕,他們也越來越肯花錢在寵物身上。據國家統計局,從2010年到2016年,中國寵物行業增長了49.1%,是各行業增長之首;2016年,中國人平均每天消費3億元在寵物身上。

隨著越來越多中國人把狗視為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不禁好奇,他們對吃狗肉有什麼看法?就算不反對也有點反感吧。

每年六月,玉林市的夏至荔枝狗肉節都成為媒體焦點。撇開狗肉節裡宰殺的很多狗是從居家盜走的寵物不談,在避忌吃狗肉的歐美國家,狗肉文化成了中國人不文明的證據。但多數中國人反對吃狗肉。2016年民調顯示,64%受調查民眾支持取締玉林狗肉節,51.7%支持全面禁止買賣狗肉,69.5%民眾說從未吃過狗肉。另外,2016年中國兩會時逾八百萬人上網投票,支持制定法律禁止貓狗肉進入流通市場的提案。

吃狗肉文化在中國歷史悠久。中國人的祖先馴服了豬狗雞,後來才從西亞引進牛羊馬駱駝等家畜。在古代中國、玻里尼西亞和墨西哥,狗是重要的蛋白質來源。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寫道,在很多地方古人馴服了牛羊等體大多肉的草食動物,沒養成吃狗文化。但在中國、墨西哥和玻里尼西亞,人們早期除了狗肉沒多少肉類可選。人類學家馬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則說,西方人傳統上不吃狗肉本來不是因為愛狗,純粹因為狗活著可以打獵牧羊看門,煮來吃也不見得有多少肉,活著明顯比死了有用。

順便一提:我說西方傳統上不吃狗肉,但「西方」是很模糊廣泛的概念,包含各類文化,就像「東方」也包括把狗視為不淨之物的伊斯蘭文化和興都文化。西方國家中瑞士人也有吃狗的傳統,以前高盧人也視狗肉為美食。在東方長大後成為西方領袖的前美總統奧巴馬承認,他小時在印尼成長時也吃過狗肉 —— 他甚至不避忌拿這經歷來開玩笑。

又順便一提:在中國以南,豬狗雞也成了南島民族的主要家畜。南島民族帶著豬狗雞從雲南或台灣出發,憑著優秀航海能力征服了馬來亞、婆羅洲、印尼、夏威夷和馬達加斯加等土地。今天人類學家要追蹤南島民族的足跡時,其中一個方法是尋找雞狗豬的足跡。一部分南島民族後裔後來因宗教把祖先所仰賴的豬狗視為不淨之物,是有趣的發展,也反映各種民族的習俗和文化會隨著時代改變。

雖然我不吃狗肉,我想吃狗肉跟吃其他動物沒多大差別。狗比雞鴨聰明,但豬比狗聰明。狗可愛,小雞小鴨小羊也可愛。在秘魯山區,天竺鼠是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我有四川朋友驚訝地發現,大馬人很少吃兔子 —— 在他家鄉,人們一年可以吃掉三億隻兔子。山區畢竟不適合養牛養豬,兔子天竺鼠這些可愛動物則不只容易養,還繁殖得很快。

由此可見,什麼動物可以吃什麼動物不可以吃很多時候是環境造成的習俗與禁忌。除了地理因素,人們對某種動物的態度也視乎該動物在人們觀感中的形象。海爾.賀佐格(Hal Herzog)在《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一書中寫道,人一般避忌食用兩類動物,一是我們所愛的動物,二是我們討厭的動物。在歐美國家,人把狗視為家人,吃狗好比吃人;但在印度和穆斯林國家,人們相信狗不純淨,所以也不吃狗 —— 對他們來說,吃狗就跟吃老鼠一樣噁心。

話說每當西方國家批評中國人吃狗肉,免不了有一小撮中國人扯到民族大義。哎呀你們美帝分明搞種族歧視,我們偏要吃狗肉給你看!身為龍的傳人,就要抬頭挺胸大口大口地吃著狗肉!幸好,這種聲音是少數。多年研究中國動物保護問題的國際人道協會中國顧問李堅強就告訴《紐約時報》,一些食用狗肉的支持者宣稱反對吃狗肉是受西方意識形態影響,但事實上,反對吃狗肉是從中國人自己開始的。隨著中國2011年跨過50%城市化率的門檻,視狗和貓為同伴的城市價值體系正在成為主流,這跟把動物當作工具和收入來源的農村價值體系產生衝突。畢竟,新世代有新世代的百萬種看法,城市人有城市人的百萬種看法。不管是以為所有中國人都吃狗肉的歐美媒體,還是把吃不吃狗肉提升至民族尊嚴問題的中華民族主義者,都犯下同樣錯誤:讓少數人代表了十三億人口。

說了這麼多,為什麼我不吃狗肉呢?除了大馬吃狗肉文化不盛行,我的理由很簡單:狗特別信任和愛養育它的人。把狗殺死,等於對這感情的背叛。但這只是個人選擇。要談陋習的話,有很多比吃狗肉更需要改的陋習,沒必要為這個傷了和氣。

狗與人

養過狗的人都知道,狗因為有人的陪伴而快樂。

看起來是這樣,但我們怎樣證明這是事實呢?美國埃默里大學神經學者布恩(Gregory Burns)用MRI掃描儀研究狗的大腦,發現狗主稱讚時,就算沒有食物,大部分狗的腦子都會顯示興奮。有一部分的狗在主人讚賞和食物之間選擇時,甚至選擇前者。

這只是個小實驗,但大家應該都同意狗感情豐富。很多人以為越聰明的動物就越有感情,而聰明絕頂的人感情最豐富。但這可能是錯的。通過分析腦結構和觀察野生動物,我們現在明白,一些動物如虎鯨和大象的感情就似乎比人豐富得多。

狗的感情或許沒有大象和虎鯨豐富,但它們能用人看得懂的身體語言表達情感。最近有研究顯示,一隻狗在人的面前時,表情比沒人看時更明顯。換句話說,狗的表情很多是做給人看的。於是我們覺得狗比其他動物更有靈性,但那只是人和狗之間比較善於溝通。

這很關鍵。除了狗,很多動物都有各種感情,但它們不能用人看得懂的方法表達喜怒哀樂。例如海豚樹懶海豹,它們總像在微笑,因為嘴角天生往上翹。我們以為它們很高興有人摸摸,但它們可能是生氣或害怕。又或者一隻猴子嘴角上揚時,它不是在笑是在發怒。如果我們去摸它一把,就可能有悲劇了。

狗跟人生活了幾萬年,不只學會向人表達喜怒哀樂,也懂人的指示表情和動作,能從人的眼神和語氣知道人的心情。狗甚至比我們的近親黑猩猩更能讀懂人的肢體語言。科學實驗顯示,人用手指著一個東西時,沒經過訓練的小狗也自動自發把東西叼過來。黑猩猩跟人一樣有手指,卻不能馬上看懂人的手勢。由此可見狗是最善解人意的動物。

也因為這樣,我們覺得狗特別有靈性。但那不代表它們特別聰慧。要說聰明,不只黑猩猩更聰明,豬海豚烏鴉猴子大象等動物也比狗聰明得多。

跟祖先野狼相比,狗的智商甚至退化了。

野狼解決問題的能力遠遠好過狗。有科學家試過給一群狗跟一群野狼解決難題,解決了就有食物。野狼不只很快就動腦筋想到了答案,還可以跟其他野狼一起分工合作,以得到食物。狗反而不能。野狼在解決難題時,狗只會用感性大眼睛看著在場研究人員,等聰明的人類指點迷津。需要分工合作時,狗也不像野狼那樣自動自發組織起來,狗跟其他狗難以配合。

為什麼會這樣?狗習慣了服從人類,反而失去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野狼習慣集體打獵,狗只聽從主人安排。叛逆的孩子長大後通常比乖巧的孩子獨立和善於生存,這點也適用於動物。

這聽起來有點可悲。人喜歡狗很乖很服從,於是經過一代代篩選,狗不再聰明,越來越無能。但人也一樣啊。我們習慣依賴別人,例如我們生病時聽醫生指示吃藥,治理都留給政府,身邊多數東西都是別人幫我們做,我們只花錢買。人馴服了狗,社會馴服了人。世界已經沒有獨立的人,不論一個人多自以為是,他也是社會和家庭的一分子,把他一個人丟到荒島上就算可以生存,也幹不出甚麼事業。

是的,現在沒有全能人類,但人成功完全是因為人能分工合作。我們學會信任不同專業的人,人人專心做好擅長的事情,這樣才能建立龐大複雜的社會。曾跟巴布亞森林部落一起生活的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就覺得,文明人智商和能力上不如什麼都自己動手自己思考、每天面對大自然各種挑戰的野蠻人(現代人腦容量也比原始人的小)。但這樣判斷文明人還是野蠻人聰明公平嗎?荒島上全能的野蠻人生存能力較強。但在龐大複雜的現代社會裡,安分守己並善於分工合作的文明人更有效率,不是嗎?

如果數目等於成功,人是很成功的動物,狗也很成功。現在全球只剩三十萬隻狼,犬專家科倫(Stanley Coren)則保守估計,全球至少有5.25億隻狗,是狼的1千750倍。人類破壞森林,把野狼趕盡殺絕以保護家畜。狗卻在人的家裡無憂生活,流浪狗起碼也能吃人的殘羹剩飯。若適者生存狗就是適者,如果笨一點更好生存,笨一點不是更好嗎?人肆意破壞地球掌控萬物生死之際,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笨笨的性格成了免死金牌,因為我們喜歡很乖很可愛的動物。

我總覺得,如果給世界帶來快樂是功德,那領養流浪狗就是功德無量。你養小孩他們長大後會叛逆會有自己的方向會需要面對這個很爛的世界會抱怨為什麼當初父母把自己生下來,反正人從不滿足。狗卻簡簡單單,主人在就高興了。這是滲自內心的快樂,是純樸的快樂。只要有人常餵它,它就有了主人,只要有了主人,它每天都期待主人下班,每天一樣很興奮地去門口迎接。

很多人認真思考後,還是會覺得這種快樂很可悲。幾萬年來看到人時越快樂的狗就越可能成為寵物,活下去留下基因的機率也越高。那些不屑人類的狗祖先,不是給人殺死,就是自生自滅。從科學角度來看,狗的快樂跟狗的愚魯一樣,都是生存手段。

但從狗的角度來看呢?就像人之所以有愛情和親情是為了把基因傳下去,但我們還是深刻體會愛情的幸福喜悅,狗也因為主人存在而快樂。這是貨真價實的幸福。我們不用假裝愛情親情或友情是無私感情,它們不是。但當我們逐漸明白世界上各種價值都是虛構,唯有我們愛過恨過,這是最真實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