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通街都是的山寨日韓店?

優衣庫(UNIQLO)。大創百貨(DAISO)。名創優品(MINISO)。優質優品(YUBISO)。優上誠品(UNYSO)。可愛優品(KIODA)。熙美誠品 (XIMI VOGUE)。優尚誠品(YOSUN GOOD)。優宿優品(USUP SO)。2358JM。大河優品(DAHESO)。KIMSO。UN!PRO。尚優凡品(MINI GOOD)。千韓良品(DOMESKY)。木槿生活(MUMUSO)。韓尚優品(YOYOSO)。

這些連鎖店有兩家是日本品牌,其他多數來自中國。優質優品和可愛優品來自大馬。但它們都以「日韓品牌」形象示人,不只名字很日本,好幾家還搬出神秘的日籍韓籍創辦人,網上簡介亦宣稱品牌創於日本韓國。

不過,查查全球品牌數據庫就會發現,商標申請者多是中國公司;這些連鎖店多數在日韓也沒有業務。

近年,任何購物中心裡都有不只一家這類連鎖店。也許因為巧合,店的logo都跟優衣庫幾乎一模一樣。通常是兩個紅格子,一個填寫英文店名一個填寫日韓店名。(木槿生活和韓尚優品的商標列外;千韓良品商標是藍色,也算有點不同。)店裡擺設都是同一款簡約風,賣的都是日韓風服飾和家居用品。

可以說,這些店綜合了大創的定位、無印風格、優衣庫的商標。為了強調自己是百分百日韓店,它們宣傳海報和網站放一大堆日文韓文,連店裏的產品標籤都是日文韓文。但那日文韓文十分破爛,明顯是百度翻譯而成。產品設計雖是日韓風,仔細一看都是廉價中國貨。

(我以為上面的名單算完整了,但隸屬韓國政府的大韓貿易振興公社宣稱,至少有70多家中國企業在東南亞「偽裝成韓國企業」銷售商品。)

幾年前山寨日韓店未在大馬雨後春筍般湧現時,我跟女友逛街時就說過,無印良品商品很貴,但若不在乎質地純粹喜歡簡約日本風,隨便找個有設計眼光的人,就可以用各種廉價商品軿湊成MUJI的feel。而山寨日韓店正是從中國廠商選購一大堆便宜設計時尚的中國貨,包裝成日韓貨出售。經過有眼光挑選,加上店裏氣氛好,就能讓廉價中國貨顯得高檔時尚品質良好。在便宜價格襯托下,商品更顯得格外價廉物美。在無印買支水瓶,搞不好要幾十塊甚至更貴;在名創優品買可能才四塊。

我也在名創或優質優品買過拖鞋雨傘枕頭水瓶。是哪一間我沒留意,它們商標名字和擺設都差不多一樣!我不建議女士在名創或優質優品買護膚品,但如果只是買個枕頭,中國貨跟日本貨差別幾大?反正很多日本貨也是made in China。至少名創賣的東西不會比大創差,而且設計更時尚。

顯然,這些山寨日韓店深得人們喜愛。

身為這類店的開山鼻祖,MINISO在全球有逾兩千六百家店,每月開店80-100家,四年內營收就突破18億美元。如果名創是山寨店,這是了不起的山寨店!雖然商標設計不那麼有創意,甚至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名創的經營手腕可謂一流。我也相信隨著名創優品越來越成功,它會樹立自己的品牌,不再被視為抄襲者。

有些人看到名創或優質優品的商標,難免嘲諷搖頭,說抄也別抄得那麼無恥吧?人們一眼就看穿是名創不是優衣庫,瞞得過誰?這是蓄意誤導消費者,是調侃知名商標、譏諷世人的品牌膜拜,還是缺乏創意?不管答案是什麼,很多消費者一點都不在乎。他們反而覺得,哇,這抄得太妙了,一定讓大品牌很不爽,我喜歡啊。畢竟,我們偏愛把抄襲者視為弱小但聰明勇敢的大衛,把知名品牌視為活該被抄的歌利亞,誰叫你把好東西賣得那麼貴,理應受到懲罰;當初蘋果吿三星抄襲時,反而因此被視為霸道了。

在歐美國家,人們對中國貨的普遍印象是山寨和品質惡劣。

但猶記以前人們笑日韓車子是美祿罐,今天日韓車子卻以安全可靠著稱。不太久前日本曾大肆抄襲美國貨,19世紀時德國美國也大肆抄襲英國科技,一開始肯定還抄得很爛。過去被視為無恥抄襲者的華為和小米,近一兩年在歐美國家受到好評,扭轉人們對中國品牌只會抄品質惡劣的印象。

企業研發產品時需要投資大筆金錢時間。智慧產權有助於保護創新者心血,令更多人和企業敢於創新。盜取別人成果不光彩,我們也莫把抄襲者視為綠林好漢。他們不比被抄襲的大企業高尚,一切只為錢。

但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灰色地帶。創新需要本錢。成功品牌能投入大筆資金於產品研發,或收購他人的創意和科技,壟斷創新。相比下,很多新興品牌崛起時沒有如此優勢,只能靠抄襲在市場紮根。同理,發展中國家經濟起飛時往往官商勾結、實行保護主義、雇用童工、污染環境、設立血汗工廠、對犯罪活動閉一隻眼。經濟強盛後,才開始談人權談自由市場談知識產權。昔日抄襲者成功後,亦會開始投資金錢於產品研發以鶴立雞群;它們將有機會成為新一代創新者,成為眾人喜愛的品牌。

井口很小,世界很大

梁文道最近寫一系列關於印尼的文章,提到中國人世界觀貧乏。他說,印尼「橫跨三個時區,由一萬七千多座島嶼構成」,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國家,但在大多中國人的印象裡,印尼彷彿根本不存在。

他感嘆道,以前中國人講世界大勢「彷彿全世界除了所謂的『西方』之外,就只有一個中國」,「偶而加上印度,湊成一個『中、西、印三大古文明』比對的思想格局」,視野非常狹隘。近十幾年中國冒起,中國人應該長了些世界觀才是。但恰恰因為自覺是「大國」,反而只關心中美「大國關係」,其他國家「全是些小國罷了」。

梁文道還發現,就算是印尼華僑對印尼的認知也陷入一種華人的局限。他們知道一堆當地華人的歷史,並對印尼其他族群有「純樸、樂天,但是懶惰」的刻板印象。還會提到歷次大規模的排華運動,以及制度上的歧視。但就僅此而已。他們視野從未超越自己的族群。

我讀到這裡難免想到,我國華人對自己國家的認識也不過如此。我們對馬來同胞的認識也停留在純樸樂天懶惰的刻板印象,對國家整體的感受是馬來政府欺壓華人,一天到晚數著華人在大馬的貢獻。但我們不了解馬來社會裡保守派和開明派、草根與菁英的鬥爭。我們沒讀馬來文學,不聽馬來音樂,不知馬來人政治上要什麼,臉書也只混華人圈子。我們彷彿生活在不一樣的國家,雖然身為少數群體的我們自視再高,都不得不讓馬來社會的意願牽著鼻子走。

不過,今天我不多說國內局勢。我想說自己對華人世界觀的一些印象。這只是百分百片面的印象,不能代表全部華人。

我以前讀書時認識一個大叔,他是個華人民族主義者,常看不起其他種族。在他眼裡,華人是非常勤奮、聰明的民族。此天下恐怕只有跟華人一樣「很厲害賺錢」的猶太人和發明了佛教的印度人能媲美華人了。

至於其他種族呢?大叔跟很多華人一樣,覺得馬來同胞純樸樂天懶惰。說真的在大叔的認知裡,除了猶太人和一天24小時開嘛嘛檔的印度穆斯林,應該沒有一個種族他不覺得是懶惰和不夠華人刻苦耐勞的。他似乎沒發覺到,其實很多華人也很懶,我自己就是個例子,只是大叔說過我過於崇洋(雖然我好歹也當過大學華文學會的執委,寫的講的想的都是中文),他應該覺得像我這種壞孩子的懶惰是西方文化所致。

對於西方文化,大叔的意見可多了。他覺得西方人都是一群沒有道德、不孝順不會教孩子、過於開放縱慾的人,而且跟勤奮的華人相比,他們當然也很好吃懶做。例如,大叔常說西方人每天吃扒,十分奢侈。不像我們華人窮過所以什麼都吃,生命力頑強。

問題是,大叔之所以有西方人「每天吃扒」的印象,是因為本地西餐廳都賣牛扒。但本地西餐跟外國的西餐很不同。大馬人愛吃肉,西方人的食物又多數不合本地人胃口,例如淋了醋的沙拉,例如北歐人吃的鹹魚,所以大馬西餐廳才賣一大堆牛扒雞扒。為了迎合本地口味,本地西餐烹煮方法也跟外國很不一樣。而且,就像日本人平時不吃壽司,韓國人平時都不吃烤肉,華人也不是天天吃肉骨茶,牛扒那些對西方人來說也是偶爾才吃的奢侈品。

我有幾次跟大叔講:你聽過冰島人嗎?冰島以前寸草不生,那邊的人什麼都吃。例如當地能抓到有一種有毒的鯊魚,冰島人為了去掉肉的毒素,會把鯊魚埋在地下幾個月,等魚肉發酵了才挖出來吃。因為以前窮過,冰島的傳統食物包括羊頭、血布丁、牛羊的內臟,睪丸也不放過,拿來醃了吃⋯⋯

結果大叔打斷我的話說:「對啊對啊,那些愛斯基摩人什麼都吃。我在電視上看過,他們還會生吃肉類。」

大叔沒搞懂冰島人跟愛斯基摩人不一樣。冰島人是金髮碧眼的維京人後裔,愛斯基摩人則是黑髮黃皮膚。冰島人跟德國人一樣是日耳曼人,算是大叔口中的「西方白人」。

但我不想爭論,每次講到這裡就懶得繼續解釋,乾脆點頭算了。複雜的歐洲歷史和多元的歐洲文化,不是一個對「西方」的簡化印象就能形容,就好像「東方人」除了中日韓,還有印度人、孟加拉人、中東人、印尼人、俄羅斯人等。

除了所謂「西方」文化,大叔對整個世界格局的理解也很簡單。他說,曾有段時間外國人欺負華人,但現在中國強盛了,華人有錢了。以後呢,曾欺負我族的西方人將屈服於中國人的金錢,中國將再次成為世界的中心。在他的認知裡,因為國際政治是建立於血濃於水的原則上,中國也會解救水深火日中的大馬華人。

這種觀點過於單純。歷史上欺壓和殺戮中國人的往往是中國人自己,例如太平天國、國共內戰、文革。但中國人性情上也是各式各樣,例如上海人跟四川人在文化和生活體驗上都很不同。我認識個四川人,他覺得上海人很排外,瞧不起其他地區的國人。後來我才聽說,中國城鄉社會之間的分裂很嚴重。很多鄉下人到城市裡當廉價勞工,過者二等公民的生活。城市人對鄉下人的看法,則跟大馬華人對外勞的看法差不多一樣。他們覺得鄉下人不守規矩、沒有文化,還要來城市搶他們飯碗。

當然,就算是中國這些城鄉差異,也是不公平、過於簡化的描述。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不是每一個上海人或北京人都討厭對鄉下人。套用中國人的說法,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連一對夫妻、兩家鄰居性格上都可能是天差地遠,更別說十三億人了。

說到中國,我們從小被灌輸「唯華夏與印度文明數千年來屹立不倒」的印象,這種印象促進了我們的民族優越感。但只有華人和印度人的歷史才光輝悠久嗎?例如伊朗人,他們自認波斯文明的繼承者。波斯人曾經建立地球上最強盛、文化精緻、影響力深遠、領土橫跨三大陸的帝國,阿契美尼德王朝、安息帝國、薩珊帝國一路延續數千年,絕對可以媲美古代中國。一天到晚強調五千年中華文化的我們,有多少人知道古波斯文明?還是以為伊朗人跟阿拉伯人差不多一樣?很多伊朗人有很強的民族自豪,你要是說伊朗人跟阿拉伯人差不多一樣,他們會跟你爭辯不休。

上面說到華人的世界觀狹隘,但何止華人那樣呢?以一部分歐美人民為例,他們一天到晚對中東有刻板印象,以為那裏那裏全部都是女人包頭男人留鬍鬚的保守穆斯林。特別是911恐怖襲擊後,他們整天把「伊斯蘭文明」視為對抗西方文化的假想敵,並把穆斯林等同於恐怖份子。有些穆斯林也是如此,整天擔心猶太人與基督教徒正在聯手對付天下的穆斯林,連個1MDB醜聞都是猶太陰謀,目的是推翻伊斯蘭國家。在他們的幻想裡,彷彿猶太人和基督教徒都吃飽飯沒事做,很在乎穆斯林社會是否壯大起來似的。

世界不是「伊斯蘭文明VS西方文明」「華夏文明VS西方文明」或「基督文明與猶太人VS伊斯蘭文明」的戰場。有些政治人物和狂熱分子有那樣的想法,人與人間也免不了出於陌生的偏見。但大部分人只想井水不犯河水,嚮往平安無事。多數人不是壞人也不是聖人,我們只是平凡人。如果因為視野過於自我中心,一直在想「某某種族的人都是壞人」「白人總是在歧視華人」「穆斯林都很暴力」「中國人都是騙子」,那對大部分人很不公平。

說真的,我們都難免成為井底之蛙。我們哪裡有閒情去擴展視野?我們每天忙於生計,看書都嫌麻煩,更別說出國旅行。缺少世界觀不是罪,它僅僅反映了我們封閉的生活環境。

以我所見,我們應該去愛自己的文化、民族和國家。就算不完美,那還是我們的家。在關心世界以前,我們先要關心自己身邊的事情。

但如果夜郎自大,以為自己的民族天下無敵,就應該調整一下心態了。

我們大部分人沒有機會旅遊或在國外暫住。就算在一個地方住久了,我們對那個地方的觀感還是很片面,例如只記得自己被粗暴對待的那幾次,而忽略了自己被禮讓或無視的多數時候。但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還是能打破很多心牆。就算沒法出國,我們也可以上網。互聯網是個國際村,我們可以選擇走出小小的臉書圈子,去和任何國籍、種族、年齡、性別的人交流。我們會發現其實除了膚色和地理位置不同,大部分人其實都過著差不多一樣的生活,想著差不多一樣的東西。

此文開頭我提到梁文道對中國人缺乏世界觀的看法,我個人其實對此很樂觀。今天,年輕一輩中國人不僅比較能花錢,對外界也充滿好奇心。他們渴望背包旅行,希望可以融入其他國家,體驗當地風情。世界觀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而飛機、互聯網等科技和貿易開始把地球連結起來,也是最近的事情。當這些青年發現世界不只有中國和「西方」,他們也會學會謙卑,成為世界公民。

中國的困難選擇

特朗普總統推翻美國過去鼓勵全球化的角色,決定閉關鎖國。他還否認氣候變化,令各國在這兩個關係到全球的大問題上突然變得群龍無首。

每一個政府雖然會在自家人民前批判移民和國際企業,但心底裡都知道:大家都離不開國際貿易。美國開始推行孤立主義,顯示二戰後國際間合作和互相交易的共識可能正在瓦解。如果這成為趨勢,全球經濟一定會陷入衰退。

氣候轉變則關係到全人類未來,但是各國都不肯為了環保犧牲發展。如果沒有全球的領袖,人類恐怕無法齊心協力,解決這個急迫的生存問題。

這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乎意料地反駁特朗普的孤立主義。他捍衛全球化和自由貿易,還強調人類必須保護環境。習近平在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說:全球化是繁榮的源泉,中國會努力推動國際一體化。

很明顯,中國希望被視為一個值得信賴的力量,就算那意味著它必須放下以前和美國領導的「全球秩序」對抗時的立場(如反全球化、宣稱發展優先於環保),並主動接手美國過去的立場。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存在著不確定性之際,中國樂於趁虛而入。

我們應該歡迎這樣的發展。全球化是各個國家經濟發展的關鍵,氣候轉變牽涉到所有人類的未來。如果美國不願意繼續推動它們,那就讓中國去推動吧。

不過講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中國近年來致力於推動自由貿易協定,但我們明天不會看見中國政府允許人民用谷歌和臉書,不會看見習近平鼓勵人們放下狹隘的民族情緒、接觸各種思想,也不會看見中國收容難民。

全球化不只是自由貿易協定,它也涉及人口、文化、資訊和思想上的交流。難怪習近平在達沃斯演講時丟出了「經濟全球化」這個謹慎而尷尬的字眼。中南海顯然沒準備好面對全球化對中國社會帶來的刺激和挑戰。

中國國情複雜,有它特殊的難處和矛盾。當全球化動搖到共產黨的統治基礎,共產黨肯定會以政權穩定為優先。

讓我們先從環保說起。過去都是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在推動減排、保護環境。中國則標榜自己代表發展中國家,並說「先進國家過去崛起時也一樣破壞環境,現在要發展中國家一起環保很不公平」。可是今天中國人民已經非常不滿污濁的空氣。如果不儘早解決,環境污染將成為社會動盪的根源。所以,中國政府近年來不得不把環保列為優先事項。中國在國際舞台上主動呼籲抵抗氣候轉變,本來就是簡單的決定。

相比下,選擇自由貿易則是困難得多的選擇。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寫過,自由貿易和科技發展一方面讓經濟整體上變好,另一方面卻也在聯手破壞無數人的工作機會,造成社會越來越不平等。另一方面,互聯網崛起令人們更加注意到有錢人的生活,同時對主流媒體以及菁英統治失去信任。自由貿易和科技發展是英國脫歐、美國選出特朗普的根本原因。換句話說,歐美民粹浪潮是針對全球化的反彈。

因為中國相對依賴製造業,全球化和科技發展對中國社會亦有很大影響。北京大學去年發表報告說,中國的收入不平等越來越嚴重,最有錢的1%家庭擁有全國三分之一的財產,最窮的25%家庭所有財產加起來只有1%。除了科技發展和全球化,包括製造業工作正在轉移至越南等國家,造成中國社會不平等的原因之一是戶籍制度:境內人口流動面對諸多限制,而且來自農村的移民在城市會面對不公平的差別待遇。城市出生的中國人則覺得,來自農村的「外來者」正在搶他們的飯碗。

於是,很多中國人被遺留在社會底層,越來越不信鄧小平那套「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方針。這群人容易被毛澤東時代遺留的民粹思想所吸引,渴望貨真價實、沒有菁英領導的共產社會。我相信中國領導層優先選擇經濟開放是對的,畢竟經濟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人民對政府的滿意程度。可是,經濟開放讓無數人脫離貧窮,卻也令很多中國人生氣或感到不安。

中國是專制國家,它不可能像美國那樣平安地在菁英統治和民粹政治之間搖擺,所以在一個急劇變化的世界裡更難化解全球化帶來的矛盾。目前中國政府一方面選擇了全球化帶來的經濟好處,但同時也很怕它的負面影響。因此他們管制言論自由,阻止一部分人民的不滿擴散。

以我所見,這也就是為什麼習近平近年來搞一大堆反腐運動、發表煽動民族情緒或崇拜毛澤東的論調。這一切都是為了打造領導層「非菁英」「是貨真價實共產黨人」的形象,在開放經濟的同時減少人民不安,阻止反菁英情緒動搖到共產黨的統治。但這不是可以持久的方針。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解釋了,中國難以繼續管制無處不在的科技,而打壓資訊最終將引起激烈後果。中國持續穩定不可視為理所當然。

我希望上述例子可以給讀者帶來的一個信息是,政治裡的每一個決定背後都有很多矛盾。就算是專制的中國政府,面對要不要擁抱全球化這樣的決定,也不過是被國內外的局勢牽著鼻子,看一步走一步。

很多朋友迷信權力,覺得專制政權做事一定比較容易、有效率和符合長遠目標,做就是了。但引述「鐵血宰相」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的話:「治國者的使命是傾聽上帝在歷史上走過的腳步聲,趁祂經過時努力抓住祂上衣的下擺,跟祂一起前進。」政治人物和他們的決定常常只是歷史下的蛋,就算是有絕對權力並胸懷大志的領袖,最後也只是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