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是錯的,卻還是做了

性侵犯和性騷擾案件在大馬屢見不鮮,作為國內最積極提倡開明思想兼敢怒敢言的媒體,BFM 電台的性侵醜聞令聽眾震驚不已,也很讓人失望。值得一提的是,舉報性侵醜聞的電郵內容提到,筆者曾經向女性自助團體的志願者求助,可是這些志願者基於交情而選擇相信被指控的男性當事人。

我們應該從中吸取教訓。BFM 性侵醜聞提醒我們,價值觀和人格這兩者之間不能劃上等號。

這話聽起來理所當然,但很多自認開明的人容易通過一個人所篤信的價值觀,把對方劃進好人或壞人的陣營。如果有男人從小在保守家庭長大,相信男尊女卑,女權主義者就會覺得他是令人噁心的沙文主義者。但如果一個男人告訴全世界他支持女權主義和 LGBT 的基本權益,如果他從早到晚用社交媒體分享自己的家庭主夫日記、附和女權主義者的名言如「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世界應由女人統治」,我們便會大讚:真是有自知之明的絕世好男人啊。

但人無完人,一個人就算真心支持女性權益,也有可能在關鍵時刻克制不住慾火,犯下自己譴責的罪行,事後或許還會拿出各種說法來掩飾自己的行為。反之,一個保守的大男人主義者也有可能本意良善地相信自己有義務「保護」女人,就算面對誘惑也不會越軌、出於責任心從來不做對不起自己愛人的事情。那麼,後者真的應該受到女權主義者的抨擊嗎?他有那樣的思想可能是文化背景和教育水平所致,他肯定不是完人,不過也不是壞人。

我們應該支持開明思想,包括男女平權,建立大家一樣有機會逐夢的世界。我不會認同一些保守的思想,也不會因為支持那些思想的人是家人朋友就贊同他們的看法。但我不會因為一個人保守就覺得他善良或邪惡,更不會因為他的想法跟我不同而拒絕跟他交友。當我們看到吉蘭丹州屢屢發生強姦案,我們要記得:這世界上偽君子多的是,但大部分保守的男人都沒有犯下同樣的罪行。開明的人也有可能是渣男,但大多數男人都很守規矩。

BFM 性侵醜聞告訴我們,女人不止要提防思想保守的男人,也必須提防思想開放的男人,因為一個人的價值觀不代表他的人格。我絕不相信男人都是壞人,大多數男人都自制力良好。但無論和誰相處,我們都必須一面給予適量的信任,一面保留適量的不信任。不要輕易放下戒心,因為傷害我們的通常是熟人。

這種話總是會引起很多人的抗拒。女權主義者的理想,是女性不該有義務提防壞人,喜歡穿什麼做什麼都可以。但就眼下情況而言,這想法顯然不切實際,未來很長一段日子裡恐怕也是如此。我們只能遺憾大家生活在不完美的現實。

說到底,一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不止在於他說什麼想什麼。誰知道當他面對誘惑,或必須做出艱難抉擇,他會怎麼選?與此同時,他平時的言行仍舊有價值,不只反映本身的是非觀,也影響身邊其他人的觀念。但是非觀絕非一切。無論是開放或保守、相信大男人主義或男女平權,所有人都知道性侵犯和性騷擾是錯的。差別在於誰明知是錯的卻還是做了。

仇恨不能解釋一切惡行

很多人習慣把世上各種衝突歸咎於仇恨。種族政治因為仇恨,男女不平等因為仇恨,歧視同志因為仇恨,以巴衝突因為仇恨。我們關注仇恨言論煽動仇恨者和仇恨組織,覺得是這些人和話語在撕裂社會。彷彿只要少點仇恨多點愛,人間萬惡會迎刃而解。

我不喜歡人們濫用「仇恨」這字眼,它讓世上各種問題顯得過於黑白分明和容易解決。我們常用「仇恨」標籤立場不同者,讓他們聽起來很不理性近乎歇斯底里,於是我們不用理解和處理他們的情緒和動機。但同時,因為自己沒有仇恨這般純粹激烈的情感,我們很容易就給自己開脫了。既然我們不仇恨誰,我們就沒有問題,我們最理性最大愛。

問題是仇恨不足以解釋人們各種行為,不能解釋人們這些行為背後的複雜動機和情感。 繼續閱讀 「仇恨不能解釋一切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