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智能手機裡的聯合國

通過互聯網,一支智能手機讓我們與全球交流。但我們今天不談互聯網;一支智能手機的硬件就是全球人類合作的成果。

眾所周知,蘋果宣稱 iPhone 是加州設計、中國製造。我在《你能做出一支iPhone嗎?》一文中提到,iPhone 是跨國合作的結晶;蘋果在中國有349家供應廠商、日本有139家、美國60家、韓國32家、大馬21家;設計開發則多在美國完成,單單相機就有800人研發。

那一支華為手機,是不是從內到外都是中國技術呢?很多美日韓的手機品牌廠商都在中國,所以中國要學會生產一支手機的硬件是輕而易舉。確實,這幾年中國手機品牌的硬件都在海外獲得好評,而且不斷嘗試創新,早已不是純粹的抄襲者。

但即使是一支表面上中國設計、中國製造的手機,也涉及來自各國的工業技術。如上個月中國人「民族品牌」華為在深圳舉行一場供應商大會,就有來自33家美國公司、22家中國公司、11家日本公司和10家台灣公司的代表出席;其餘16家公司來自香港韓國德國。不久前《紐約時報》刊登一張圖,顯示一支華為手機裡的主板涉及哪些國家的廠商;長達區區2.8寸的主板宛如一個小小聯合國。雖然處理器、充電器和音頻編解碼器來自中國廠商,但也有來自美國的USB開關和功率放大器、來自韓國的多芯片存儲器、來自日本的調節器和電子羅盤、來自荷蘭的控制器和音頻開關,和來自台灣的負載開關。

Screen-Shot-2018-12-28-at-11.41.06-AM-1024x604
華為手機的主板。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說白了,在這全球化的世界,即使是中國牌手機也不是「中國設計、中國製造」這麼簡單。當涉及芯片這些極端複雜的零件,中國手機廠商無法只靠生產鏈學習,要研發的話要砸重資和花上十年光陰,風險又太大,生產了也未必有買家。中國也自然多次嘗試花錢收購美日韓的芯片生產商,但因為國安理由而屢屢受阻。目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場,每年進口值200億美元的芯片,價值更甚於石油;但市場上只有16%芯片是國內生產。華為雖然基於高通的技術自己設計處理器,但他們自2004年開始就投入了大筆資金人力去研發。如《紐時》所示,即使華為也大量使用了來自美國、日本、韓國和歐洲各國的零件,這樣可以省下大筆研發開銷,也可以減低生產成本。

Screen-Shot-2018-12-28-at-1.19.19-PM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當然,沒有軟件的手機就只是空殼。目前,從安卓到 iOS,從 Windows 到 Linux 和 macOS,全球幾乎所有手機和桌面電腦都在跑美國企業開發的作業系統,基於安卓的眾多中國手機品牌也不例外。中國手機廠商不是不可能研發自己的作業系統(幾年前中國政府就曾嘗試那麼做),但市場容不下多個平台,令新興手機作業系統難以爭取軟件開發者的支持,包括微軟的 Windows Phone 和三星嘗試用來取代安卓的 Tizen 都因為缺乏軟件開發者的支持而無法在市場立足。這些年,微信在應用程式內建立了一整套屬於微信的生態系統,或許間接為中國有朝一日擁有自己的作業系統和 app 生態系統鋪著條路。

全球化成就了華為、小米等眾多中國手機品牌,但對海外技術的依賴不是沒有風險。今年較早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之下,美國禁止美國公司給中興(ZTE)提供零部件,結果作為中國科技企業巨頭之一的中興差點倒閉,最終靠習近平親自打電話跟特朗普談判搶救,十分尷尬。跟其他中國手機品牌一樣,中興很多關鍵零組件都掌握在美國企業手中,包括谷歌安卓系統和美光、高通、博通和英特爾的晶片。隨著中國率先進入無現金社會、淘寶微信抖音等的成功亦在全球引起關注,中國官方媒體開始炒作「中國科技超越美國」的說法,中國政府更野心勃勃要主導科技發展的趨勢,建立一個鼓勵人們消費而非發言思考、以實名制取代匿名制、以便利之名監控民眾一舉一動的勇敢新世界。但中興禁售事件讓中國頓時醒悟:原來引以自豪的深圳科技奇景只是建在矽谷海邊的沙塔。中國要建立自己的科技烏托邦,就得先發憤圖強,從做好芯片做起。

如何看待通街都是的山寨日韓店?

優衣庫(UNIQLO)。大創百貨(DAISO)。名創優品(MINISO)。優質優品(YUBISO)。優上誠品(UNYSO)。可愛優品(KIODA)。熙美誠品 (XIMI VOGUE)。優尚誠品(YOSUN GOOD)。優宿優品(USUP SO)。2358JM。大河優品(DAHESO)。KIMSO。UN!PRO。尚優凡品(MINI GOOD)。千韓良品(DOMESKY)。木槿生活(MUMUSO)。韓尚優品(YOYOSO)。

這些連鎖店有兩家是日本品牌,其他多數來自中國。優質優品和可愛優品來自大馬。但它們都以「日韓品牌」形象示人,不只名字很日本,好幾家還搬出神秘的日籍韓籍創辦人,網上簡介亦宣稱品牌創於日本韓國。

不過,查查全球品牌數據庫就會發現,商標申請者多是中國公司;這些連鎖店多數在日韓也沒有業務。

近年,任何購物中心裡都有不只一家這類連鎖店。也許因為巧合,店的logo都跟優衣庫幾乎一模一樣。通常是兩個紅格子,一個填寫英文店名一個填寫日韓店名。(木槿生活和韓尚優品的商標列外;千韓良品商標是藍色,也算有點不同。)店裡擺設都是同一款簡約風,賣的都是日韓風服飾和家居用品。

可以說,這些店綜合了大創的定位、無印風格、優衣庫的商標。為了強調自己是百分百日韓店,它們宣傳海報和網站放一大堆日文韓文,連店裏的產品標籤都是日文韓文。但那日文韓文十分破爛,明顯是百度翻譯而成。產品設計雖是日韓風,仔細一看都是廉價中國貨。

(我以為上面的名單算完整了,但隸屬韓國政府的大韓貿易振興公社宣稱,至少有70多家中國企業在東南亞「偽裝成韓國企業」銷售商品。)

幾年前山寨日韓店未在大馬雨後春筍般湧現時,我跟女友逛街時就說過,無印良品商品很貴,但若不在乎質地純粹喜歡簡約日本風,隨便找個有設計眼光的人,就可以用各種廉價商品軿湊成MUJI的feel。而山寨日韓店正是從中國廠商選購一大堆便宜設計時尚的中國貨,包裝成日韓貨出售。經過有眼光挑選,加上店裏氣氛好,就能讓廉價中國貨顯得高檔時尚品質良好。在便宜價格襯托下,商品更顯得格外價廉物美。在無印買支水瓶,搞不好要幾十塊甚至更貴;在名創優品買可能才四塊。

我也在名創或優質優品買過拖鞋雨傘枕頭水瓶。是哪一間我沒留意,它們商標名字和擺設都差不多一樣!我不建議女士在名創或優質優品買護膚品,但如果只是買個枕頭,中國貨跟日本貨差別幾大?反正很多日本貨也是made in China。至少名創賣的東西不會比大創差,而且設計更時尚。

顯然,這些山寨日韓店深得人們喜愛。

身為這類店的開山鼻祖,MINISO在全球有逾兩千六百家店,每月開店80-100家,四年內營收就突破18億美元。如果名創是山寨店,這是了不起的山寨店!雖然商標設計不那麼有創意,甚至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名創的經營手腕可謂一流。我也相信隨著名創優品越來越成功,它會樹立自己的品牌,不再被視為抄襲者。

有些人看到名創或優質優品的商標,難免嘲諷搖頭,說抄也別抄得那麼無恥吧?人們一眼就看穿是名創不是優衣庫,瞞得過誰?這是蓄意誤導消費者,是調侃知名商標、譏諷世人的品牌膜拜,還是缺乏創意?不管答案是什麼,很多消費者一點都不在乎。他們反而覺得,哇,這抄得太妙了,一定讓大品牌很不爽,我喜歡啊。畢竟,我們偏愛把抄襲者視為弱小但聰明勇敢的大衛,把知名品牌視為活該被抄的歌利亞,誰叫你把好東西賣得那麼貴,理應受到懲罰;當初蘋果吿三星抄襲時,反而因此被視為霸道了。

在歐美國家,人們對中國貨的普遍印象是山寨和品質惡劣。

但猶記以前人們笑日韓車子是美祿罐,今天日韓車子卻以安全可靠著稱。不太久前日本曾大肆抄襲美國貨,19世紀時德國美國也大肆抄襲英國科技,一開始肯定還抄得很爛。過去被視為無恥抄襲者的華為和小米,近一兩年在歐美國家受到好評,扭轉人們對中國品牌只會抄品質惡劣的印象。

企業研發產品時需要投資大筆金錢時間。智慧產權有助於保護創新者心血,令更多人和企業敢於創新。盜取別人成果不光彩,我們也莫把抄襲者視為綠林好漢。他們不比被抄襲的大企業高尚,一切只為錢。

但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灰色地帶。創新需要本錢。成功品牌能投入大筆資金於產品研發,或收購他人的創意和科技,壟斷創新。相比下,很多新興品牌崛起時沒有如此優勢,只能靠抄襲在市場紮根。同理,發展中國家經濟起飛時往往官商勾結、實行保護主義、雇用童工、污染環境、設立血汗工廠、對犯罪活動閉一隻眼。經濟強盛後,才開始談人權談自由市場談知識產權。昔日抄襲者成功後,亦會開始投資金錢於產品研發以鶴立雞群;它們將有機會成為新一代創新者,成為眾人喜愛的品牌。

中國人都愛吃狗肉嗎?

20 February 2018

最近冬奧在韓國平昌舉行,為改善韓國形象,平昌郡鼓勵賣狗肉的餐廳更換寫有「狗肉」的招牌和菜單,配合的話可領取最高2000萬韓元(約七萬三千令吉)資金支持。但12間賣狗肉的餐廳只有2間配合,也不阻CNN《今日美國》《每日郵報》等海外媒體趁著冬奧紛紛批評韓國的吃狗文化,包括揭發狗肉農場的惡劣環境和殘忍做法。

眾所周知,在中國韓國越南,狗是寵物也是食物。毛澤東說:沒吃過狗肉的人,都怕吃狗肉;吃過狗肉,才知狗肉香。老毛愛吃狗肉,也討厭人們養狗,在他眼裡那是資產階級玩物喪志的體現。也因為毛的個人偏見,中國共產黨曾嚴禁城市居民養狗﹐九十年代才解禁。

時代變了。多年前我在北京旅行時,注意到路邊到處有人遛狗。它們都不像本地人常養的菜狗,是西施沙皮松獅犬等名貴狗種。隨著城市居民越來越富裕,他們也越來越肯花錢在寵物身上。據國家統計局,從2010年到2016年,中國寵物行業增長了49.1%,是各行業增長之首;2016年,中國人平均每天消費3億元在寵物身上。

隨著越來越多中國人把狗視為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不禁好奇,他們對吃狗肉有什麼看法?就算不反對也有點反感吧。

每年六月,玉林市的夏至荔枝狗肉節都成為媒體焦點。撇開狗肉節裡宰殺的很多狗是從居家盜走的寵物不談,在避忌吃狗肉的歐美國家,狗肉文化成了中國人不文明的證據。但多數中國人反對吃狗肉。2016年民調顯示,64%受調查民眾支持取締玉林狗肉節,51.7%支持全面禁止買賣狗肉,69.5%民眾說從未吃過狗肉。另外,2016年中國兩會時逾八百萬人上網投票,支持制定法律禁止貓狗肉進入流通市場的提案。

吃狗肉文化在中國歷史悠久。中國人的祖先馴服了豬狗雞,後來才從西亞引進牛羊馬駱駝等家畜。在古代中國、玻里尼西亞和墨西哥,狗是重要的蛋白質來源。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寫道,在很多地方古人馴服了牛羊等體大多肉的草食動物,沒養成吃狗文化。但在中國、墨西哥和玻里尼西亞,人們早期除了狗肉沒多少肉類可選。人類學家馬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則說,西方人傳統上不吃狗肉本來不是因為愛狗,純粹因為狗活著可以打獵牧羊看門,煮來吃也不見得有多少肉,活著明顯比死了有用。

順便一提:我說西方傳統上不吃狗肉,但「西方」是很模糊廣泛的概念,包含各類文化,就像「東方」也包括把狗視為不淨之物的伊斯蘭文化和興都文化。西方國家中瑞士人也有吃狗的傳統,以前高盧人也視狗肉為美食。在東方長大後成為西方領袖的前美總統奧巴馬承認,他小時在印尼成長時也吃過狗肉 —— 他甚至不避忌拿這經歷來開玩笑。

又順便一提:在中國以南,豬狗雞也成了南島民族的主要家畜。南島民族帶著豬狗雞從雲南或台灣出發,憑著優秀航海能力征服了馬來亞、婆羅洲、印尼、夏威夷和馬達加斯加等土地。今天人類學家要追蹤南島民族的足跡時,其中一個方法是尋找雞狗豬的足跡。一部分南島民族後裔後來因宗教把祖先所仰賴的豬狗視為不淨之物,是有趣的發展,也反映各種民族的習俗和文化會隨著時代改變。

雖然我不吃狗肉,我想吃狗肉跟吃其他動物沒多大差別。狗比雞鴨聰明,但豬比狗聰明。狗可愛,小雞小鴨小羊也可愛。在秘魯山區,天竺鼠是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我有四川朋友驚訝地發現,大馬人很少吃兔子 —— 在他家鄉,人們一年可以吃掉三億隻兔子。山區畢竟不適合養牛養豬,兔子天竺鼠這些可愛動物則不只容易養,還繁殖得很快。

由此可見,什麼動物可以吃什麼動物不可以吃很多時候是環境造成的習俗與禁忌。除了地理因素,人們對某種動物的態度也視乎該動物在人們觀感中的形象。海爾.賀佐格(Hal Herzog)在《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一書中寫道,人一般避忌食用兩類動物,一是我們所愛的動物,二是我們討厭的動物。在歐美國家,人把狗視為家人,吃狗好比吃人;但在印度和穆斯林國家,人們相信狗不純淨,所以也不吃狗 —— 對他們來說,吃狗就跟吃老鼠一樣噁心。

話說每當西方國家批評中國人吃狗肉,免不了有一小撮中國人扯到民族大義。哎呀你們美帝分明搞種族歧視,我們偏要吃狗肉給你看!身為龍的傳人,就要抬頭挺胸大口大口地吃著狗肉!幸好,這種聲音是少數。多年研究中國動物保護問題的國際人道協會中國顧問李堅強就告訴《紐約時報》,一些食用狗肉的支持者宣稱反對吃狗肉是受西方意識形態影響,但事實上,反對吃狗肉是從中國人自己開始的。隨著中國2011年跨過50%城市化率的門檻,視狗和貓為同伴的城市價值體系正在成為主流,這跟把動物當作工具和收入來源的農村價值體系產生衝突。畢竟,新世代有新世代的百萬種看法,城市人有城市人的百萬種看法。不管是以為所有中國人都吃狗肉的歐美媒體,還是把吃不吃狗肉提升至民族尊嚴問題的中華民族主義者,都犯下同樣錯誤:讓少數人代表了十三億人口。

說了這麼多,為什麼我不吃狗肉呢?除了大馬吃狗肉文化不盛行,我的理由很簡單:狗特別信任和愛養育它的人。把狗殺死,等於對這感情的背叛。但這只是個人選擇。要談陋習的話,有很多比吃狗肉更需要改的陋習,沒必要為這個傷了和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