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号改变的阻力

最近朋友WY上传一张照片到WhatsApp群组,照片显示一张纸,纸上印着一篇文章。

文章说:「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你身边,你在玩手机⋯⋯」

「严重的低头族可以玩物丧志、失魂落魄,犹如行尸走肉。约他们聚会,人在现场灵魂却在手机里,只剩下空洞的躯壳。这些入魔的低头族,让朋友难免失落孤单。」

哈哈哈!作者写得好煽情,不知WY分享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有一位老uncle同事看不惯时下年轻人,特地把文章打印出来,给WY看。真是夸张,老人家还特地用萤光笔强调一些段落。我看了想,这么不尊重别人、倚老卖老的老人家会有朋友吗?

我很邪恶但百分百真心诚意地回应WY:「如果他身边的人都在玩手机,那是因为大家都不想跟他讲话。」就好像朋友G看了文章后讲的,人们「至少看手机会道歉一下说不好意思,我回一回这个信息」。我和朋友聚会时,我们都不看手机,这是基本礼貌。哪里有人像那老uncle分享的文章讲的那么夸张?WY也不会那样,每月聚会他都很多话。

这让我想起一件陈年旧事。

以前读小学、中学时,学校规定学生剪二号头。所以,父母会定时带我去一家老式华人理发店。因为只是剪个光头,除了第一次剪时抗议了一阵子,后来也成了日常一部分。

后来到了中四,我们不用剪二号头了。我留长头发后,兴奋地去同一家理发店,要老板剪一头(那时觉得)比较有型的发型。剪完后,我快哭了,几乎不想上学。头发剪得很老土很难看,跟我要的完全不同。

理发师不理会我的一脸错愕,得意洋洋地说:现在年轻人都盲目追求潮流,这样踏实的发型才好。

可以想像,我之后没去那边剪头发了。大学时去比较新潮的hair studio剪,后来出来做工了,为了容易打理和省钱,我都去印度店剪二号头。那些印度店干净卫生,速度快态度好,不像上述华人店那样老旧。而且老实说,同样是二号头,但剪得比较好看。

很多年后,有一次陪家人到小时去的那家店剪头发。

这时那家理发店很冷清。理发师白发苍苍,一面帮我们理发,一面抱怨现在通街都是不专业的Hair Studio,只剪那些普通学徒都会剪的发型。他生气地说,年轻人只剪不三不四的发型,搞到他们这些有真功夫的传统理发师没有生意。

身边长辈点头称是,我却想:现在人们就是觉得你们口中不三不四的发型好看,有什么问题?你们一直说自己剪头发比较用心专业,可是⋯⋯

我看看自己头上那跟十几年前一样难看的发型。嗯,再也不会回来了。

世界上很多人像上述老uncle和理发师那样。我见过很多商家抱怨消费者不感恩,却没想想自己卖的东西好不好,也没想过成功吸引消费者的东西那里做得好,满足了什么需求。

他们也会想原因,但思考出来的结论就是怪消费者低俗、不理智、盲目跟风、要求多多、不珍惜别人辛苦换来的果实。他们也不忘痛骂现代文化,说如果让每个人都爱上传统文化,消费者自然会明智选择。消费者总有一天会倒楣,然后心甘情愿回到他们身边。

但他们一面这样对自己说,一面有意无意地开始把东西做得低俗,以为那样能挽回人心。于是消费者更反感,想不通为何一个老字号要作贱自己。因为对大众先入为主,这些商家永远不懂新一代的需求,不承认竞争者哪里做对了,也无法在对的地方与时俱进。

这种情况不只是商界才有。政客也常拿出感恩论,骂选民不知足。发表这样的言论有政治理由,但我想也是出于人性 —— 我们常把症状看成问题的源头。如果某人总是觉得其他人都对她一个人不好,也许问题出在她身上。但,我们宁可相信人们的选择是因为无知和喜新厌旧。

所以,卖椰浆饭的阿姨看到对面西餐厅生意兴隆,自己却没顾客,就咬定是人们唾弃本地美食。为了纠正公众态度,她到处派宣传本地食物之美的传单,在档口贴上游客吃义大利面后中毒的新闻剪报。可是这一切无效,于是她采取自以为是的让步,发明义大利风味椰浆饭讨好客户。问题是她厨艺普通,煮西餐也没有人吃。人们没有舍弃椰浆饭,纯粹是哪里好吃就去哪里。

对曾经在高处的人来说,自由意识和选择权很可怕,人们会选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时代改变了,商家和政客突然发现,人们一直以来只是没得选。当垄断已经破碎,就算是一百年来挥洒血汗才打响的品牌,如果今天不用心把东西做得比别人更好,那人们也没有义务去体谅他们的努力。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品牌都清楚,把东西用心做好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