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鸣般的死寂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银河系,共和国最高议长白卜庭(Palpatine)获得紧急处分权,以打击分裂分子为名义,引发了复制人战争。

战争让亿万生灵涂炭,在共和国民众支持下,白卜庭以安全为名修改银河系宪法,把参议院大部分权力转移到议长办公室。他指控绝地武士团叛国,把他们杀光,消除了最后阻碍。然后他顺利称帝,终结了银河共和国。

纳布星球女王兼参议员帕德梅(Padmé)哀叹:「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自由就这样消亡了。」

《星球大战》纯属虚构,但这情况历史上不少见。导演卢卡斯说:「民主社会都会转向独裁,但不是因为政变。人们会亲手把民主交到独裁者手里。」

凯撒、拿破仑和希特勒是那样上位,菲律宾的马科斯、印尼的苏哈托也是那样。独裁者在「非常时刻」被赋予权力,以对抗(经常是自己导演的)危机,最终透过合法民主程序夺权。例如德国1933年发生国会纵火案后,希特勒强行通过《授权法》,大部分政党投赞成票。《授权法》通过后,希特勒立即取缔所有非纳粹党派,建立了独裁政权。

独裁无法带来和平,它是一种不断给自己制造敌人的恶性循环。如果第一帝国让银河系太平了,那《星球大战》就没戏看了。

希特勒屠杀犹太人并没有换来和谐稳定。苏哈托政治生涯尾声,还不是一样发生排华暴乱,为经济问题寻找代罪羔羊。1972年打着反共旗帜成为独裁者的马科斯估计,菲律宾共产党有1028名武装成员。1986年人民起义把他推翻,这时候共产党已经有22500名武装成员,这些人很多是不满马科斯而加入了共产党。独裁政治只会带来更多恐惧。

但如果你依然向往仁慈独裁者,相信中央集权好办事,那我要恭喜你。

大马最近往独裁政治迈进了一步。

我国还没有爆发复制人战争。但IS恐怖组织迅速蔓延,让全球人类陷入不理智的恐慌,多国趁机推出严峻法令协助反恐。本月较早,大马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宣称,IS渗入了我国,并策划绑架大马三位国家领导人。国防部没有拿出证据,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政府想说服国人「大马面对IS威胁」,来给接下来的动作铺路。

什么动作?为了打击恐怖主义,首相纳吉在国会下议院强行通过《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国安法),大幅扩大国家安全理事会(国安会)权力,包括宣布某地区为保安区、派遣部队入驻和实施宵禁的权力。

这有什么特别,大马政府经常通过恶法,例如《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我们司空见惯了,而且为了反恐,有什么不可?

但国安法不同,它有能力改写我国政治结局。

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说,国安法将会赋予首相近乎无边的权力,值得担忧。反对者担心,一旦巫统在第十四届大选落败,纳吉可能祭出国安会,宣布在野党获胜地区(甚至全国)为保安区,以军法统治取代文官政府,拒绝交出权力。

政治学者黄进发则警告,国安会权力之大、覆蓋之广远胜SOSMA和内安法令,只有1969年紧急状态下设立的「国家行动理事会」可以媲美。一旦落实,国安会等于篡夺了内阁主管国家安全的权力。到时候,安全事务不再由民选政府掌管,改由首相主持的小圈子控制。

我不知道纳吉为何要推出国安法。但我相信反恐不需要国安法。例如,作为伊斯兰祈祷团等跨国恐怖组织的基地,印尼没有以反恐之名还原恶法,而选择运用现有法律和司法程序。巴厘岛爆炸案后,印尼成为全球反恐最成功的国家之一。如果印尼不需要恶法,那已有各种恶法的大马也不需要国安法。

别忘了,国安法文件中提及的适用范围包括「社会、政治稳定」。我们今年才平安举行了净选盟集会。但下次会不会成为国安会发动政变的借口?未必,政府可能原则上不会那么做,国安法或许真是为了反恐。但我们不能排除那种可能。这难道不值得担心?

然而在大件事面前,大马人却没有惊慌。每天打开报纸,尽是政客煽情空洞的言论。人们担心远在海外的IS恐怖袭击,以及「刘蝶广场2」是否让某些人士丢脸,多过我们未来的柴米油盐是否有个保障。我们都麻木了,分不清大事和小事。在雷鸣般的死寂中,自由就这样消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