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科学与人类的狂傲

宗教、科学与人类的狂傲

A说,她不喜欢「科学大完」的态度。人必须谦卑,承认自己并非全能。A是信佛的科学研究员,她的信仰和职业没有任何冲突。

科学让不少人狂傲自大,希特勒就是个例子,他凭借自身对进化论扭曲的诠释,想让人类社会恢复丛林法则,这样「优秀」的民族才能强大起来。如今一些国家想改造人类基因,让人类更强,人定胜天的心态表露无遗。

但宗教一定就能使人谦卑吗?

君不见不少人利用宗教控制他人的生活,这相信不少大马人都有身同感受。一些人更以神之名煽动仇恨或屠杀同类,例如IS极端份子、中世纪的基督教征服者和缅甸佛教僧侣威拉图。他们把自己想成神的代言人,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

说到底,还是要看人本身。

在任何宗教,信徒常自以为懂得神的旨意,以此为借口做他们爱做的事情。他们认为自己的宗教是唯一真理,与信仰不一样的人划清界线,自以为是天之骄子。

事实上,不少宗教都要求人们谦卑,更提醒信徒,人对真理的领悟能力有限。

佛教徒说:一切由心而生。

兴都教认为,神无形无名,人类所崇拜的各种神的形式,不过是我们的感性认识。

伊斯兰教亦禁止信徒制造真主的雕像,因为人类无法领悟真主的型态。

基督教则告诉我们,人有自由意识并有权选择,并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这只是我对各大信仰的肤浅理解,如有误会,请多多指教。)

如今,就算很多对宗教虔诚的人,都不至于死守教条、从字面上理解信仰。很多基督教徒相信《创世纪》是神用来警世的寓言,并非否定科学。天主教教廷如今宣称,进化论是在神的旨意下进行。一些过时的教条被过滤或重新诠释。

宗教仿佛一个画在地上的箭头,有人选择跟着箭头的方向走,有人死死站在箭头上,说真理在此。也难怪一份报告宣称,最成功贯彻伊斯兰教义的国家都是北欧国家,不是沙地或大马。我们称从字面上理解宗教的人为「原教主义份子」,一个和「极端份子」扯上关系的标签。

另一方面,A指责科学能令人狂傲自大,我个人觉得未必。科学可以让人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和脆弱,宗教也未必做得到这点。

确实,有的无信仰者喜欢攻击、嘲讽其他人的宗教。其中一些如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和《查理周刊》编辑团队认为,人应该有权批评(自己或他人的)宗教。我不认为这是好的做法,但他们有理由。他们说,太多人打着宗教的旗帜攻击甚至屠杀他人了,因为牵涉到宗教,社会往往不敢批评这些人,结果以神为名的暴力像野草那样拔不完。

并非所有科学家都这样,很多科学家都能和宗教信仰和平共处。优秀的科学家一直保持谦卑,她的使命之一就是验证或推翻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她承认很多东西未得到证实,知道所谓科学并非一套放之天下皆准的真理,而是用来帮助人类理解世界的仪器。

当然,宗教中有很多和科学有根本冲突的地方。有的如地球围绕着太阳转,尽管今天应该毫无争议,几百年前还是被视为有违教义的邪说,无数科学家因此被处死。至今依然有很多人否定进化论。人们至今一直无法接受自己的渺小,就算面对确凿证据,依然宁愿相信自己是天之骄子。

和虔诚的信徒不同,科学家明白爱因斯坦也会犯错,他们一直努力推翻前辈。这并非因为不尊重,而是为了减少人类对世界的误解。我个人从科学家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不管什么信仰、主义、教条都不能全单照收,都应该由自己来进一步探索思考。面对宗教、哲学是如此,面对科学是如此,面对政治理念亦是如此。

当然,并非每个人都愿意用批判态度来接受一切资讯。对很多人而言,也许宗教还是比较有帮助。信仰有其价值,但我们有选择如何让自己谦卑的权利。

我个人选择科学,因为大自然永远都能让人感到惊奇,深刻体会到自己的渺小。

宗教经常以人为中心,就算上面有个全能的上帝。我们相信人是天地之子,天堂和地狱都是为人类而打造的。科学却认为:地球只是宇宙中一颗渺小的尘埃,大自然根本就不在乎我们,人类是孤独无助的。权力、民族复兴梦、神权国等都只是人类自以为是的幻觉,相比之下,人类真的很需要和平共处,因为我们可能因为一时短视而永远消失。

没有人比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博士(Carl Sagan)说得更清楚。1990年,在他要求下,「航海者1号」太空船从外太空拍摄了一张照片。画面中可见,地球只是一颗悬浮在太空中的暗淡蓝点。1996年,萨根博士提及从这张照片得到的启示(节选):

「我们的星球只是宇宙里一粒孤单的微粒。我们如此不起眼——在这浩瀚之中,我们不会从任何地方得到提示,从我们自己的行为中拯救自身。希望没有比这张从远处拍摄我们微小世界的照片更好的示范,去展示人类自大的愚蠢。」

「想想那些因将领和皇帝溢出的血河,他们的荣耀与胜利只为了让他们成为了这一点上一小部分的短暂主宰。我们的装模作样,我们的自以为是,我们的错觉以为自己在宇宙里的位置有多优越,都被这暗淡的光点所挑战。」

「对我来说,这强调了我们应该对身边人们付出更多善意,同时加倍保护和珍惜这暗淡蓝点,这是我们目前所知唯一的家。」

(个人非常推荐读者寻找这段称为《You Are Here(Pale Blue Dot)》的演讲录音,YouTube上就可以找到。)

宗教也能教会我们很多很多,但我认为宗教和科学最终提供的启示是一样的。在巴黎、贝鲁特皆遭遇恐怖袭击、大马政客在操弄民族和宗教情绪、北京在宣传民族伟大复兴之际,如果我们都能意识到人类的自大和愚蠢,至少会更清楚什么值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