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得与时俱进

伊刑法动议最近惹来争议,特别是华社有很大反弹。

为什么这么多大马穆斯林支持伊刑法?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世俗政府以及民主政治的失望。很多穆斯林觉得,如果宗教驾凌于政治上,或许就不再会有贪腐和政治斗争,他们也会成为强大穆斯林文明的一份子。这种想法很单纯,但也很有吸引力。

在中东国家,对伊斯兰神权国的向往是对世俗政府的一种反抗,很多政权担心伊斯兰份子会像伊朗革命那样推翻政府,于是假藉打击极端主义之名打压穆斯林。结果,这反而让穆斯林变得更偏激,也给了统治者更多打压的借口。因为这样,伊斯兰反抗者将世俗政权形容为腐败残暴的,这种情绪也或多或少影响了大马穆斯林对世俗政府的观感。

与此同时,我们华人总是宣称伊斯兰和中华文化无法兼容,虽然问到到底哪里不兼容,多数人除了猪肉和头巾就没有更好的例子。我怀疑,这种抗拒有一部分是华人害怕文化上被吞没的表现。就好像马来社会里的阿拉伯式伊斯兰文化越来越浓,可能也是对自身种族地位不安的一个副作用。

但这只是个人猜想。我的一些朋友说,抗拒伊斯兰教是因为伊斯兰社会太保守,特别是不尊重女性。呃,华人以前也一样啊。但为什么伊斯兰今天显得特别保守呢?

别忘了在中世纪,至少和基督教等相比,伊斯兰是比较开明的宗教。伊斯兰文化的黄金时代也正逢欧洲文明陷入黑暗,那时阿拉伯社会传承并发展了欧洲人一度抛弃的古希腊哲学,并在科学方面有杰出的成就。同一时期,欧洲人陷入一系列血型的宗教战争,情况比今天的中东还糟。如果不是阿拉伯人保存并持续发展欧洲文化,欧洲人早就断根,后来也不会有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

那时伊斯兰文明不只思想开放,政治上也比较包容。在伊斯兰国家,非穆斯林人民可以通过缴付吉兹亚税(Jizyah)换取政府保护和自由信仰的权利,同时也必须遵守一些特殊规定,例如不能穿青色衣服、宗教建筑不能高于清真寺。

我们今天觉得,这种做法不公平,有歧视意味。但那时,穆斯林国家为多元社会树立了典范。很多犹太人在欧洲遭到压迫,纷纷逃到穆斯林统治的西班牙,基督教徒也在阿拉伯国家建立起了社群。同一时期,基督教十字军到处屠杀异教徒,东罗马后来更强迫犹太人改信基督教。今天很多穆斯林仇视犹太民族,但这种反犹意识形态是近现代才从欧洲进口,这或许是很多穆斯林自己也没发觉到的。

自古以来,伊斯兰教要求统治者跟随伊斯兰教教义,并实行伊斯兰法。今天我们提倡世俗国,反对政教合一。但世俗国是近代才变得普通的观念。对中世纪的人来说,伊斯兰与政治挂钩是好事,代表统治者不能随心所欲。统治者必须品行良好,否则人民有权把他推翻。统治者须聆听宗教学者的意见,这代表知识分子有能力制衡统治者的行为。

今天很多穆斯林觉得,如果能恢复那样的政府就好了。但时代变了。那些过去开明的做法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当我们听到伊刑法,都会想到砍手砍脚。很多人觉得「伊斯兰教是暴力的宗教」。

为什么会那样?那些砍手砍脚的做法,在古时候很正常,不只是伊斯兰教才这么做。当下各大宗教经文中描述的世界,事实上就是古时社会的写照,战争、拥有奴隶、把女人当成战利品、酷刑、种族清洗等场面难免出现在当时的经文中,包括《圣经》和《可兰经》。同样的场面也出现在东方和西方的古典文学里,例如中国古时的酷刑和各种大规模屠杀,也是现代人无法理解并选择无视的。

尽管如此,那些宗教确实教导人们向善。那些残暴的情景不反映宗教的要求,而是反映了它们诞生的时代。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其他主流宗教都要求信徒往人人平等、博爱的方向前进。很多人发现了这点,因此随着世界逐步抛弃古人残暴的做法,他们也没有满足于进步,而是继承先知的改革精神,继续推动文明前进。这包括很多穆斯林,虽然依然有一部份人和政府选择继续使用上千年前的标准,来衡量今天在宗教方面取得的成就。

但不管这些人喜不喜欢,世界不一样了,今天我们活在多元文化、全球化的社会,政教合一那一套已经不适用。历史上,主流宗教的存亡曾面临多次挑战,每一次挑战都迫使宗教改革。如果要让宗教继续在现代社会扮演正面角色,就必须让宗教与时俱进,我想先知们也希望会是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