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两种读者

两年多来,我常和媒体界新旧同事们讨论新闻媒体的前景。

不少同事觉得当下年轻人不读新闻,只爱娱乐内容,尽管她们希望向读者呈现有价值的报道,但不得不屈服于市场的意愿。受人敬重的老前辈则抱怨年轻人「拒绝理性思考、不关心时事、容易被人煽动、只相信谣言」;就算不认同前辈观感的年轻记者,也难免心灰意冷。

争取新闻自由之余还要在媚俗和新闻价值之间取舍,是多么沈重的包袱呀。传统纸媒报道手法谨慎、着重于真相,反复核实新闻才敢刊登消息反而成为累赘,结果网民觉得报纸不够快和大胆,这对毫无怨言地为真相卖命的记者、编辑而言一点都不公道。

不过,我想媒体前辈实在没必要过度悲观。

有一次我告诉某前辈,同辈朋友都常常分析、深入讨论社会议题,而且热心于公益。结果前辈一脸吃惊,问我这些青年都在哪里,从事什么行业?仿佛在他的刻板印象中这些人不可能存在。这种观感在老一辈中很常见;不难想像,若带着那样的成见吸引年轻人会适得其反。

当然我狭小的社交圈子毫无代表性可言,事实上,同辈多忙于事业,为房贷、学贷等操心,很少有精力关心切身利益之外的课题。但认为年轻人都不爱思考绝对不公道。

确实,资讯时代充斥着各种谣言和骗取点击率的伪新闻。但今天年轻人多能分辨是非,每天在累积社会经验。何况我们自小在资讯时代成长,比年长者更善于分辨消息真伪,不易受骗。

青年是报章明天的主要读者群。新闻媒体可以选择侮辱我们的智商,也可以和明天的国家栋梁平起平坐地交流。近年海内外一些报章一心吸引「只上脸书不阅报」的年轻人,不惜将新闻做得低俗,使用煽动性却毫无实质的内容;结果学得四不像,反而沦为大众笑料,公信力下挫。

其实在网路媒体盛行前,小报也一直沿用这类报道方式(所谓黄色新闻始于十九世纪初),反而今天不少网络媒体都相当认真专业,报道深入可靠。因此一些报章今天突然觉得「必须」采取肤浅、煽动性的报道风格和网媒竞争,大概是对网路存在前的大众品味有所误解,对网路世界的印象过于偏狭吧!

新闻的确应该通俗,若能以幽默吸引人、深入简出的形式呈现,让更多人关心社会议题,那绝对值得。但若为了呈现出读者想要读到的新闻,不惜刻意夸大或淡化新闻的情节,甚至制造恐慌、模糊焦点,反而会危害自己的公信力。

既然这样,新闻媒体可以如何吸引更多读者?

从事网路销售的人都知道,互联网遵守所谓「90/9/1 定律」(又称「1% 法则」),只有大约1%使用者会经常创作内容,9%网民则是「休闲创作者」,偶尔分享信息或评论。其余90%是平时潜水、被动吸收资讯的一般读者。因此企业家都在1%用户身上经营,鼓励他们源源不绝分享内容,吸引99%读者前来阅读。

在资讯泛滥、口碑至上、读者忠诚度不高的今天,新闻媒体必须搞清楚要吸引哪一些有影响力的读者。任劳任怨的记者和编辑自然属于1%创作者(当然,很多滥竽充数的「新闻平台」则只是转载他人的血汗成品);至于在读者群间有一定影响力的9%,同样是媒体必须取悦的一群人。

依我所见,新闻媒体有两个选择:

1. 致力于吸引对新闻水准要求不高的一般读者。这些读者一般上不在乎新闻是否来自有公信力的管道,倾向于阅读他人分享、来自四面八方的资讯,忠诚度不高。

2. 致力于吸引有想法、在乎新闻质量、见解在同济间有一定影响力的读者。这些读者不在多数,但较忠于有公信力的新闻管道,并乐于评论、分享。

第一种读者能短期为媒体带来庞大阅读率(刊登煽动性的新闻就能吸引大量读者了),但长期而言,第二种读者更有助于树立、捍卫一家媒体的声誉。

当然一些媒体人会说,大家不都爱分享搞笑、煽情、低俗的东西吗?但网上处处是娱乐,我们已有太多选择。新闻媒体不做好新闻,偏要和9GAG等经验丰富的网络平台和零成本、中学生都搞得很成功的脸书page竞争,岂不是白白放弃优势,变得可有可无?

人都有上进心和自尊心,就算不在乎国家大事,都想分享让自己显得有见识的内容、宣传让自己有面子(而非让自己显得庸俗没脑)的品牌。在忠实读者自愿宣传下,要是发生大事件,就算不关心时事的一般读者,都自然会想到有口碑和公信力的媒体。

令大家欣慰的是,《星洲》相较于不少媒体,依然可以提供深入可靠、引人思考的报道,并有一群热血、有才华的记者、编辑,因此才经久不衰。这是极宝贵的资产,但愿她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