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症、同情和恐惧

北马三州成为狂犬症疫区,槟州政府下令扑杀全城野狗,引起民众情绪激昂的辩论。和此前船民争议一样,恐惧和同情两种情绪主导了对话,支持槟州政府决定的人士指控对方不识大局和不理智,反对者则宣称对方无知和无人性,双方争夺道德高点,难以交换意见。

撇开那些情绪化的言论,我觉得双方都有理,个人不认为槟州政府采取了有效的措施,但当局必须迅速采取行动,无暇理会各界观点。我们只能借机学习如何尊重对方的意见,同时为下一次类似情况做好防范和准备。

但我不是专家,而身边朋友和网民都提出了不少观点,今次仅在此列出,以便交流。

活动人士宣称,捕杀野狗无法解决问题。他们引述报告指出,狂犬症对人类的危害无关流浪犬数量,狗是群体动物,大规模捕杀行动只会导致流浪犬四处串逃,加速狂犬症蔓延。

联合国和一些非政府组织建议,大规模为流浪犬接种疫苗才是有效方法,为当地至少70%的犬只接种狂犬疫苗可以形成「群体免疫」,阻止狂犬症的进一步传播,狂犬症也会自然消失。例如2008年,印尼政府在巴厘岛大规模扑杀犬只,以防堵狂犬症。直到2010年,岛上每周有10人死于狂犬症,扑杀显然无效,才转向大规模为流浪犬接种疫苗。结果狂犬症一年内大幅减少,两年后已成功防治。

另一方面,更多人选择从情绪化角度出发,谴责杀狗不人道。有人讥讽道,按照支持者逻辑,那当初SARS又何需搞隔离?以大局为重,直接把病毒带原者扑杀了就行。

朋友Y说,流浪犬问题主要是人类造成的,而当局迄今扑杀的狗只没有任何一只是带原的。Y批评槟州政府因为检验和疫苗、结扎手术等都要钱,干脆走捷径全面扑杀,但流浪犬其实扑杀不完,当局此举治标不治本。她指出,狂犬症多由鼬鼠等野生动物带原,「狂犬症」这个名字有误导性。(猫也是狂犬症的主要传染媒界。)

我无意冒充专家,不知什么方法有效(在很多人想像中,扑杀流浪犬是一两周就可以搞定的事情,然后岛上就会一干二净)。槟州政府似乎打算两管齐下,等待疫苗的同时先捕杀流浪犬,我相信最终当局无意杀死全岛犬只,仅在紧张时刻做了一些表面功夫。

让我们看看支持者的观点吧。

不少标榜理智的人士讥讽反对者爱狗多过爱人,认为对方的不成熟会害死大家。他们无一例外地宣称自己也是爱狗人士,但宣称狂犬症非常危险,人命关天。这似乎是网上反驳爱狗人士的主流观点,和反对者宣称「我比你更道德」一样,带着轻蔑和「我比你更理智」的语气对讨论毫无建设性。

然而,不见得所有支持者都冷静地做了功课,很多人的立场似乎是出于无知和恐惧。

例如朋友G指出,其实如果真的不小心被狗咬,当天到普通诊所打支针,就不会有事了(过几天开始发病了才无药可救),很多人因为没有正确资讯,而陷入没必要的恐慌。他指出,北马三州有几个人被咬,但都没感染。

但支持者有他们的理由。朋友W引述他母亲说,疫苗注射能解决问题,但杀狗是「让人放心」的表面功夫。这似乎是不少人的观点,即扑杀流浪狗是否有效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府「有在做东西」。

朋友W认为,杀了一千只狗狗可能会上新闻版面,但一个人被狗咬染上狂犬症整个城市都会紧张。他认为,如今国阵注视著槟州政府一举一动,如果实行注射疫苗,相信会有人批评林冠英消耗劳力财力、无所作为,甚至质疑他和疫苗注射公司有「引人遐想」的关系。此时为非常时期,与其让狂犬症课题成为前进的拌脚石,不如花时间巩固希望联盟实力。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虽然很有现实政治的意味。于是无数流浪犬成了人类恐慌和政治现实的受害者,这种荒谬的情况却是无法避免的现实。

至于林冠英说到「为了人民安全可以牺牲支持度」,我想林冠英今次选择一个受争议的举措,虽然得罪爱狗者,但人们都自然认为他「为民着想」而牺牲支持率,这是很有力的政治宣传。虽然我相信他的本意只是单纯地解决问题,但如G指出,他事后的表态绝对是夸张做作。

不得否认的是,媒体应该负起一部分教育民众的责任。媒体最喜欢狂犬症这类煽情课题,不惜同时在群众的恐慌和同情心上浇油,这是媒体的一贯作法。但媒体也可以选择散播知识,教人们如何防范狂犬症。与其争得面红耳赤,挺反槟州当局决定的民众都该先做好责任,为家里的猫狗打预防针。

题外话,我们平时打老鼠蟑螂、吃肉和鱼同样是杀生,只是选择性保护某些我们「喜爱」的动物。人对狗有感情,但那感情毫无逻辑:为何我们又不爱乌鸦?另一方面,狗对牠们视为家人的人类也同样有感情,因此我们会想要避免「背叛」这些朋友。

滥杀动物往往会有现在无法预料的后果,如中国扑灭麻雀间接导致饥荒。以前殖民时期时,英国人大规模射杀老虎,因为老虎吃人,必须灭绝,结果破坏了生态平衡。从保育角度而言,狗狗带来的问题多过益处,包括杀死当地小动物,但人在大自然面前除了无知还是无知,我们只有不理智的同情和恐惧。要说双重标准,我觉得这事情不管怎样处理都一样有双重标准。

当然,我离题了。我们不能单纯地把今次争议简化为「爱狗者」和「爱人者」之间的争论。很多人在争论前便已假设扑杀流浪狗有效(包括一些反对扑杀的人),而从道德角度出发,模糊焦点。

这次事件后,我们要如何防范类似事件?一些人已经冷静地指出,如果我们有长期教育、注射疫苗或甚至控制流浪狗数量,那未来再爆发狂犬症,大家至少会少一些惊慌。我相信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