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德女王、神权国、李光耀和其他

不久前和A聊起伊刑法,她说:「国阵不会允许伊刑法发生。伊刑法一旦实施,巫统不会得利。」

A说:「韩剧《善德女王》中有一段情节,说给你听听。」

嗯?韩国古装戏和伊刑法竟然还会扯得上关系?我一头雾水,有点好奇。

 

(一)

《善德女王》讲述德曼(善德女王)如何和把持朝政多年的美室斗争。美室掌握了历法,知道日食月食等天相发生的时间。在迷信的百姓眼中,她是呼风唤雨的女神,人人敬畏不已。

后来德曼夺回公主之位,她所作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放弃神权,将历法公之于全体人民。

美室质问她的对手:「不用神权,你如何控制百姓?」

她警告德曼:百姓的欲望最可怕,百姓的要求没有止境。

A解释说,百姓把美室当神看待,相信她的神力能满足他们一切需求,但幻觉一旦破灭,美室会死无葬身之地。

A说:伊刑法一旦实施,国阵也不能免责,巫统支持者主要是乡下马来社群,这些人势单力薄,必定成为伊刑法首当其冲的惩罚对象,这对国阵不是好事。

 

(二)

身为国际新闻记者,我不禁插嘴说,这让我想到「哈里发国」(IS),很多人以为他们只有极端暴力,但IS喊得最响亮的口号是实现福利国。

《大西洋月刊》曾访问IS支持者,他们蔑视沙地阿拉伯,因为沙地只敢落实伊刑法,即砍小偷手掌之类的。IS则希望落实全套伊斯兰教法,这概括经济和一切,并以福利国为目标。

我说:这能解释IS为何这么残暴,并不断树敌。他们自知实现不了福利国,因此必须不断战争、鼓励追随者殉道。

IS的终极理念是死亡,因为一恢复和平,他们无法向活人实现承诺,“哈里发国”的预言就会成为谎言。

 

(三)

此时正逢李光耀逝世,大家都称赞他是务实的好领袖,不空喊口号,也不利用宗教课题,一切追求绩效,令大马人好羡慕。

新加坡名义上是民主国家,但将近50年来,人民行动党一直大权在握。这一部份是人民和执政者间的社会契约,即政府以高效率换取人民无限期支持。另一方面,人民行动党通过《内安法》打压异议者、控制媒体和舆论,令狮城成为全球较不自由的国家之一。

中国政府醉心于「新加坡模式」,不只羡慕其相对不受挑战的一党独大式统治,也向往其精英主义、凝聚力、清廉政府和效率。如果有能力,中共很想把中国变成一个大大的新加坡。

但治大国如烹小鲜,狮城是岛国,中国是大国,中南海无法根除地方官员腐败,无法让大多人过上安稳生活,更无法控制新疆西藏等偏远地区。

和新加坡政府一样,中共的权力基础是「高效率治国」承诺,一旦够多人民发现「高效率」神话是个谎言,中共又无法成为反对党,他们便没有了退路,只能抱着中国一起毁灭。

也因此,中共和新加坡政府维护神话的手法如出一彻:控制舆论,消灭不满的声音,同时强调国家存在受海外势力威胁,以解释维稳之必要。

 

(四)

回到《善德女王》的剧本。美室说:人本性懒惰,希望别人为他们操心,希望能躲避灾害,因此希望别人替他们祈来雨水。德曼说:只有算计著掩盖真相,才最是疲惫痛苦!

高效率政府和神权国,原来往往不过一线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