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治与体制

一个笨蛋社会是否赛过一小群高高在上的诸葛亮?

亚洲文化有人治传统,我们相信贤人智者,认为他们抵挡得住权力等诱惑,相信清廉或强大的领袖比制度更重要、能决定民族是否强盛。领袖若不得民心,则会被视为国家种种问题之源。

于是我们希望英雄出手,解救水深火热中的我们,让问题都迎刃而解。如果英雄还是让人失望,就只好然后再换人。

在泰国,红衫军和黄衫军都把希望寄托于某人(塔辛/英叻、巴育、泰王),并不惜以违反民主程序的手段达成政治目的,双方实际上是联手摧毁了民主体制。

在埃及,民众先是把希望投于穆尔西,后来发现这位民选总统并不能立刻解决一切问题,于是不理穆尔西支持者的反对,又暴力地把穆尔西拉下台,换上塞西总统。

上述两国常被一些人士视为民主不好的证据(但他们总是忽略了成功的民主国家),我却以为,两国乱局完美凸显了一旦国民迷信人治,而非通过制度制衡各方权力,会有什么后果。

不论泰国、埃及的悲剧,还是中国人民对专制政府的支持,依我所见多多少少是人治思想造成的。民主的意思因人而异,但依我所见,民主的基础之一是不信任「人治」。人本性贪婪自私,当权者不受追究、控制和约束,就容易发生以权谋私。因此我们不相信贤人,亦不相信领袖的能力,只相信法治和多方面的监督与平衡机制。

(二)

回顾中国史上三百五十帝,不是李世民般伟大、不食人间烟火的明君,就是像隋炀帝般昏庸得可笑,他们都少了人性的一面。巧的是,正是李氏家族从隋炀帝手中夺下中原,是谁书写史书,不言而喻。学者如中国国学大师钱穆认为「明君」李世民涉嫌粉饰历史,大唐之强盛甚至不如它取代的隋朝;别忘了,李氏才刚在血腥战争中打下江山,在百姓面前怎么输得起?

但中华文化强调惩恶扬善,任何伟大的人和事蹟,自然都成了教育后人的材料,不管故事是60%真实还是90%虚构。这种造神传统持续至今,令我们误以为这个世界是一小撮伟人的家家酒,而无视体制和一般百姓的贡献与破坏。

在任何现代国家,一个领导就算日理万机,能做的实在有限,难免受到不同群体、利益集团和贸易、国情等因素牵制。就算有明君,能暂时把我们带上盛世,也无法持久解决根深蒂固的问题。梁启超说:「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故必到人民不倚赖英雄之境界」,我们只能靠自己。

随着社会、族群结构、国际关系、贸易等日趋复杂多变,一切都更加讲求韧性和包容性,因此好体制远胜于好领袖。

(三)

不少国人都把大马各种问题归咎于纳吉一人,只知道他一定要下台。然后呢?然后怎样?很多人提出了关键问题,很少人有答案。

我也未知答案,和很多朋友一样,我个人选择8月29日出席集会。但我更希望大家能探讨一下这个艰难的问题,而非把头埋进沙子里,用盲目行动逃避问题。

净选盟宣传与教育局成员祖儿说得对:「(净选盟4.0集会)无关谁取代纳吉,或反对党是否乱成一团」。但抗议的群众是否懂得这点呢?希望任何公民不服从运动将专注于维护、改善体制,并且尊重民主过程,而非天真以为(单单)把首相赶下台就行。

大马整个体制都有病。选举操控、行政权力膨胀、伊斯兰民族主义兴起、种族关系、腐败丛生、言论自由等都需要大家须正视,若不解决深一层、根深蒂固的系统性问题,我们只会陷入一届届当权者接力瓦解民主体制的下场,让改朝换代越来越难,遇上再坏的领袖也无可奈何。一小撮不耐烦的民众甚至将希望寄托于王室或马哈迪,期望他们协助推翻腐败领袖,但我实在不赞同这种为了短期成效要求人治干涉法治的方法。

是的,我们要捍卫法治,领袖失责就一定要受到惩罚。但就算当权者更替,如果不改良体制,那也只是换汤不换药。于是每换一班人马就来一轮的清算,我们还以为是实现正义,但结果这样一直循环下去,民生无改善,国家还在原地踏步。抗争目标要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