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种族歧视如此理直气壮

(一)

最近掀起热议的治理与政治学研究中心(Cent-GPS)调查宣称,私人界职场对非华裔有明显的种族歧视。多名学者事后指出,研究方法有问题,恐怕误导民众,也有人揭露研究中心领导人是巫统上议员,令人怀疑它是否中立。

不过这些质疑的声音并未受理,研究结果最后还是在社交媒体上疯传。雇主歧视非华裔的说法,很容易就让友族同胞情绪高涨,毕竟很多马来人印度人东马人都有切身体会。他们怒骂,这还不是华人种族主义的铁证?有印裔网民写道,华人宣称自己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自己却歧视其他族群,那不虚伪吗?

调查本身有没有问题都好,华人在请人和招租时有没有歧视他族,大家心照不宣;调查有问题甚至有政治用心,不等于否定歧视可能存在。与此同时,尽管许多友族同胞对此感同身受,但我们也不该无视该调查的问题。毫不意外地,现在华人纷纷拿「调查有问题」给自己开脱,坚决否认职场存在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友族同胞则多选择继续相信调查成果反映真相。我希望日后会有更严格全面的调查,否则我们就要继续活在各自族群的世界里,各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

我的片面经验告诉我,很多雇主请人时确实看肤色。然而多数雇主并非张牙舞爪的种族主义者。我想如果有时间,他们都愿意先深入了解每一个应征者,再决定要请谁,而不只看对方肤色。可是在现实中,雇主除了听应征者自卖自夸,就只能凭自己对种族或性别的偏见和刻板印象,在短时间内决定请谁。这种统计性歧视情有可原,甚至无法避免,却会对特定种族和女性等群体造成伤害,也让雇主错过人才。

而且就算我们不想承认,当我讲一个人懒惰是因为他是马来人,讲一个华人懒惰是因为个人问题,讲一个勤劳的马来人像华人一样勤劳,这就是种族歧视。这是人之常情,我也难免有偏见。我们怎样避免偏见成为制度?企业有什么办法辨识来自不同种族和性别的人才?太多人急于互相指责,却很少人尝试解决问题。

让人无言的是,每次其他族群指出非华裔在职场面对的种族歧视,老是会有一堆华人跳出来理直气壮地说,华人能干能吃苦,马来人和印度人好吃懒做,是我也只请华人!又或者说,马来人也歧视华人,公务员职位都留给自己人做,我们做么又不可以歧视回马来人?原来大马人的种族歧视是如此地理所当然,一点都不害臊!

(二)

不只很多华人不懂何谓种族歧视,很多马来人也不懂,于是我们只能鸡同鸭讲。女友不久前发表了一段文字。从小接触较多马来人能说一口流利马来俚语的她写道,

对国内许多马来人来说,『公有』和『马来人拥有』是非常相近、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混为一谈的概念。国民小学以马来语为教学媒介语;华小和淡小则坚持母语教育,在很多马来人眼里是政府赋予的特权。要摒除种族政策?可以。把这些特权拿掉咯。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觉得是自己睁只眼闭只眼、甚至是恩惠、豁免、赚到了的东西,到了我们这里反而是歧视?你说我们歧视?你们可以建独中建大专建学院呀。你们可以做生意,我们没阻止你发达啊。你们可以卖酒卖猪肉,我们不像其它回教国禁止这些,我们没有禁止呀。但是你叫我废除马来特权?这是我们马来人的权利,你们又不是马来人,怎么能这么得寸进尺?

马来人对种族主义的理解跟华人差太远,他们不是贪恋特权,只是很难明白民族和国家是两个独立的概念。

就像华人也很难明白,工作能力跟种族身分是两个独立的概念。我们怎样突破本身族群的盲点?当华人批评马来人种族主义,马来人却回应,你们不肯说国语不肯融入大马文化,建华校把自己孤立起来,这不才是种族主义吗?我们忍,给你那样做的自由。结果你们垄断私营界后,还要用肤色来区分要请谁,阻断我们出人头地的路,证明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对你们那么宽容。你们没有资格怪我们用政策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这种对种族主义的认知无疑是病态,是国阵六十年来栽培而成。但我们不能无视它在马来社会里的说服力。当各方都抢著自认受害者,无视自己的行为,我们就难以了解对方的感受。华沙会说,又怎样,老鹰需要在乎麻雀的感受吗?但当人有不满,就会用选票表达立场。政治上势单力薄人口区区20%的华社如果继续妄自尊大,就不要到时才问,为什么这个国家对我们越来越不友善

我们此时最不需要的,就是用对方的种族主义来合理化自己的种族主义。这种比烂的后果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倒不如在现实生活里多跟友族聊聊政治,明白他们真实的看法,而不只是一天到晚听自己族群的人优越感满满地说什么马来人的不安。让我们从互相理解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