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種族歧視如此理直氣壯

(一)

最近掀起熱議的治理與政治學研究中心(Cent-GPS)調查宣稱,私人界職場對非華裔有明顯的種族歧視。多名學者事後指出,研究方法有問題,恐怕誤導民眾,也有人揭露研究中心領導人是巫統上議員,令人懷疑它是否中立。

不過這些質疑的聲音並未受理,研究結果最後還是在社交媒體上瘋傳。雇主歧視非華裔的說法,很容易就讓友族同胞情緒高漲,畢竟很多馬來人印度人東馬人都有切身體會。他們怒罵,這還不是華人種族主義的鐵證?有印裔網民寫道,華人宣稱自己是種族歧視的受害者,自己卻歧視其他族群,那不虛偽嗎?

調查本身有沒有問題都好,華人在請人和招租時有沒有歧視他族,大家心照不宣;調查有問題甚至有政治用心,不等於否定歧視可能存在。與此同時,儘管許多友族同胞對此感同身受,但我們也不該無視該調查的問題。毫不意外地,現在華人紛紛拿「調查有問題」給自己開脫,堅決否認職場存在任何形式的種族歧視,友族同胞則多選擇繼續相信調查成果反映真相。我希望日後會有更嚴格全面的調查,否則我們就要繼續活在各自族群的世界裡,各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

我的片面經驗告訴我,很多雇主請人時確實看膚色。然而多數雇主並非張牙舞爪的種族主義者。我想如果有時間,他們都願意先深入了解每一個應徵者,再決定要請誰,而不只看對方膚色。可是在現實中,雇主除了聽應徵者自賣自誇,就只能憑自己對種族或性別的偏見和刻板印象,在短時間內決定請誰。這種統計性歧視情有可原,甚至無法避免,卻會對特定種族和女性等群體造成傷害,也讓雇主錯過人才。

而且就算我們不想承認,當我講一個人懶惰是因為他是馬來人,講一個華人懶惰是因為個人問題,講一個勤勞的馬來人像華人一樣勤勞,這就是種族歧視。這是人之常情,我也難免有偏見。我們怎樣避免偏見成為制度?企業有什麼辦法辨識來自不同種族和性別的人才?太多人急於互相指責,卻很少人嘗試解決問題。

讓人無言的是,每次其他族群指出非華裔在職場面對的種族歧視,老是會有一堆華人跳出來理直氣壯地說,華人能幹能吃苦,馬來人和印度人好吃懶做,是我也只請華人!又或者說,馬來人也歧視華人,公務員職位都留給自己人做,我們做麼又不可以歧視回馬來人?原來大馬人的種族歧視是如此地理所當然,一點都不害臊!

(二)

不只很多華人不懂何謂種族歧視,很多馬來人也不懂,於是我們只能雞同鴨講。女友不久前發表了一段文字。從小接觸較多馬來人能說一口流利馬來俚語的她寫道,

對國內許多馬來人來說,『公有』和『馬來人擁有』是非常相近、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以混為一談的概念。國民小學以馬來語為教學媒介語;華小和淡小則堅持母語教育,在很多馬來人眼裡是政府賦予的特權。要摒除種族政策?可以。把這些特權拿掉咯。

他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覺得是自己睜隻眼閉隻眼、甚至是恩惠、豁免、賺到了的東西,到了我們這裡反而是歧視?你說我們歧視?你們可以建獨中建大專建學院呀。你們可以做生意,我們沒阻止你發達啊。你們可以賣酒賣豬肉,我們不像其它回教國禁止這些,我們沒有禁止呀。但是你叫我廢除馬來特權?這是我們馬來人的權利,你們又不是馬來人,怎麼能這麼得寸進尺?

馬來人對種族主義的理解跟華人差太遠,他們不是貪戀特權,只是很難明白民族和國家是兩個獨立的概念。

就像華人也很難明白,工作能力跟種族身分是兩個獨立的概念。我們怎樣突破本身族群的盲點?當華人批評馬來人種族主義,馬來人卻回應,你們不肯說國語不肯融入大馬文化,建華校把自己孤立起來,這不才是種族主義嗎?我們忍,給你那樣做的自由。結果你們壟斷私營界後,還要用膚色來區分要請誰,阻斷我們出人頭地的路,證明我們一開始就不應該對你們那麼寬容。你們沒有資格怪我們用政策來保護自己的利益!

這種對種族主義的認知無疑是病態,是國陣六十年來栽培而成。但我們不能無視它在馬來社會裡的說服力。當各方都搶著自認受害者,無視自己的行為,我們就難以了解對方的感受。華沙會說,又怎樣,老鷹需要在乎麻雀的感受嗎?但當人有不滿,就會用選票表達立場。政治上勢單力薄人口區區20%的華社如果繼續妄自尊大,就不要到時才問,為什麼這個國家對我們越來越不友善

我們此時最不需要的,就是用對方的種族主義來合理化自己的種族主義。這種比爛的後果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倒不如在現實生活裡多跟友族聊聊政治,明白他們真實的看法,而不只是一天到晚聽自己族群的人優越感滿滿地說什麼馬來人的不安。讓我們從互相理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