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浪费

每天有8亿500万人在饿肚子。但我们浪费了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食物。

农历新年前不久,《国家地理》杂志在Instagram放一张照片,显示工人处理年柑。配文说:不完美的通通丢掉。「不完美」是说卖相不好,这些柑可以吃,味道也没差,只是皮上有斑点、色泽不美,或形状不够圆。

农历新年是容易浪费食物的季节。我看报纸说,华人宴席的10道菜当中,就有百分之三十成了剩食,相等于3道菜进了垃圾桶。我们可以互相祝贺财富「年年有余」,但浪费食物的文化是应该改了。

同一则报道说,吉隆坡人每天浪费3千吨的食物。我去过PJ某麻麻档,食物大份又便宜,但很多食客吃了一半就拍拍屁股走人,一个人的残肴喂得饱两个人。每次去麦当劳,看到无人的桌子上一堆吃剩的薯条和汉堡包。有时流浪汉会收集吃剩的快餐,但大部份时候,服务员会很快地清理桌子,并把这些食物统统丢掉。

这是富裕得让人无感的年代。我们不只在外面这样。冰箱是为了不要浪费多余的食材,可是多亏这个发明,我们常买太多菜「以防万一」,结果在冰箱里放到不能再吃。《国家地理》说,人们浪费了全球四分之一的粮食热量和一半的粮食总重量。这些浪费发生在家庭、餐厅或超市,有些粮食则是还没流出市场就已经损坏或丢掉。

我们不只浪费食物。一家慈善机构的民调显示,大部分英国妇女买了衣服后,穿不到七次就丢掉或冷藏起来。就算在大马,礼服和婚纱一般买了只穿一次。美国人平均一年买七双鞋子。

其实今天的衣服和食物很便宜,便宜得不合理。我们要买房子供车,要打油,要买一堆不重要的东西,所以觉得辛苦。但在资本主义还不发达的时代,人们的钱几乎都用来买粮食,今天很多贫穷地区也还是那样。

(便宜并非指表面上的价钱。以前一块钱可以买到的东西现在十块钱都未必买到。但现在人们赚更多钱。就算货币贬值、物价上涨,整体上我们的购买能力还是有增无减。)

因为工业、科技发展和全球化,商家把成本压得很低。我们今天不谈血汗工厂好坏,但大规模生产的廉价产品没有解决大多人的衣食住行。我们生产了一堆便宜货,反而教会中产阶级「用了就丢」。为了满足浪费的我们,工厂又生产了更多便宜货。消费能制造工作机会,经济增长惠及每个阶层的人,但地球资源有限,我们还能有效率一些。

现在市面上很多廉价衣服。因为便宜,我们买衣服时就不多想了,不知不觉就买了一堆。如果一件衣服几百块,人们掏腰包前都会三思而后行,只买喜欢的衣服。这不是说我们不该生产便宜的衣服——为了穷人都好——也不是说我们只该买昂贵的东西。但我们需要调整心态。如果有能力,可以尽量选品质好和不易过时的东西。我们买东西前也该预先计画,想好好买什么才出门,只买购物单上的东西,不要逛街看到大减价就随手买了下来。

我们担心地球有一天喂不饱日益膨胀的人口。但《国家地理》说,如果每个人能做出一些基本的改变,例如改变饮食结构和减少食物浪费,就有可能让全球的粮食供给增加一倍以上。这些都是每天可以贯彻的习惯。我们平时可以减少餐点分量、多吃剩菜、只买需要的食物。在外面点单时要先自量,东西吃不完不要留在桌子上,尽可能打包给流浪汉。

回到文章开头的例子。很多食物被丢掉不是因为不能吃,而是因为不好看。但这些东西不只可以吃,味道上也没差。日本小说《佐贺的超级阿嬷》中,贫穷但乐观的阿嬷经常到流经菜市场的河流,打捞因为卖相不佳而丢进河里的蔬果:「尾端岔开的萝卜,切块煮起来味道一样;弯曲的小黄瓜切丝用盐拌过后味道也都相同。」

我们买食物时都会注意的消费期限。但过了消费期限的食物不是坏掉,是「不能保证最好的味道」而已。还没烂就可以吃,反正现在有冰箱。可是现在是消费者大完的时代,很多明明可以吃的东西(包括放久了的面包、长得不好看的蔬果)都不得不下架,一来是人们不肯买,二来是人们看到会生气,觉得「不尊敬消费者」。当人们期待每一颗苹果都长得一模一样,完美无瑕,市场自然会努力满足那样不合理的标准。

我们要清楚自己具体上需要多少,不管是为了省钱还是减少浪费都好。以衣服而言,我们需要每一次酒宴都穿得不一样吗?逛街需要漂漂亮亮吗?其实别人很少会注意到我们,更不会注意到我们穿什么衣服。以食物而言,我们应该清楚自己需要吃多少,在感觉到饱以前就应该放下筷子。我们需要习惯分享,如果街上每户人口都有一台剪草机,那还不是浪费吗。说到底,世界的很多问题可以从我们调整心态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