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与纵欲

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自然引起社会不少人反对,说一旦同性恋得到社会认可,紧接着就是多元婚姻合法化,最终结果就是人的道德伦理败坏。所谓多元婚姻,即法律除了承认保障男女间的婚姻关系,也扩及同性恋、跨性别、变性等LGBT群体之间的婚姻关系。当然对我而言,那本身并非坏事,而是应该实现的目标。

一般同性恋者都和我们没什么两样,向往成立稳定的家庭。LGBT社群也一样,我就认识过一些因为无法成为女性而非常痛苦的人,为何我们作为多数,要阻止这些人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那是非常霸道和不合理的。

但反对者有其出发点。在一些人眼里,所谓「社会进步」无非是进一步容许人们纵欲。她/他们并非认为同性恋本身有问题,但相信人性本坏,一旦没有各种宗教或社会上的限制,各种邪恶的行径都会开始浮现。

甚至我个人和朋友就多次讨论过,人们未来是否会开始争取乱伦、娈童恋等各种「畸恋」的权利呢?毕竟同性恋以前也被认为是「不正常」的,如今得到了社会较广泛的认可。

但我个人不认为社会进步会导致这样的局面,毕竟进步一直以来都不是鼓励纵欲的。让我举个比较极端但值得关注的例子吧(事先声明,这和同性恋毫无关系)。

我们从史书上认识到,古时中国、罗马、希腊、印度等社会都普遍容忍娈童恋。在中国,这种风气一直到清朝以后才开始退却。在某些方面,古时候的社会比今天「纵欲」多了。然而今天,社会不容忍任何涉及儿童的性行为或色情活动,那是严重罪行。天主教廷近年来就被迫处理神职人员性侵儿童的丑闻。

这表示社会退步了吗?是否显示我们以双重标准看待各种倾向?当然不是。

恋童癖是否是种天生倾向,只能留给专家去辩论(恋童癖有别于娈童恋,但都涉及未成年人;前者是一种倾向,后者是古时盛行的一种风气)。但每个人都有各种欲望,我们是否是应该去打枪银行或强奸?答案很明显,这些都是伤害别人的行为。

恋童癖和同性恋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同性婚姻是两个人相爱,对社会并无任何负面影响,而压迫同性恋者只会伤害更多人和家庭。侵害儿童的行为则会给儿童带来长远的负面影响,因此不可容忍。这并非什么双重标准,而是关系到为什么要进步。

进步不一定等于容许每个人做喜欢做的事情,我们也无法满足每一方面。事实上我们在进步的过程中一直在限制一小部份人的权力,换取大众的权利,如今天国家领导人不像古时帝王那样拥有庞大的后宫,民主通过制衡限制权力、确保各方的立场得到关注,当今的价值观不容许暴力、种族性别歧视等。我们要争取的,应该是人人免于伤害,得到应有的尊重。

当然,任何进步都一定会有人的利益受损(在这里,有恋童癖好的人显然必须让步)。既得利益者一定会反对改变,宣称自己很受伤,我们该听谁的?大家必须以公义、公平为本,衡量谁更需要受保护;同时以功利为目标,选择结果最好的途径。如限制开发资源肯定会引起业主抗议,但毫无节制只会耗尽资源。如富人和穷人的利益之间,我们肯定必须照顾后者的,因为穷人是弱者,更需要帮助。

回到恋童癖的问题,社会必须承认问题不一定在于恋童癖患者本身,而是在于行为的影响。这样才能鼓励这些人向有关方面求助,减少犯罪机率。这就是进步,解决实际问题(而非一味去煽动、安抚人们的恐惧)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