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这个怪胎

最近和W闲聊时,谈到进化论。

生物进化是很有颠覆性的概念。《物种起源》发表迄今,进化论让无数人以不同眼光看待传统宗教,同时为科学点亮了一盏灯。

「适者生存」这概念也催生了一些可怕的思想,如纳粹和民族主义。一些人在未全面理解进化论的情况下,便诠释出「一些人比较优等」的想法,酿成屠杀。这无关进化论是否真实,但凸显了科学不能成为价值观的唯一基础。幸好,科学和道德虽然似乎存在于两个不同的平行线,但不少人都能接受两者同时存在。

你可以说科学客观、道德主观,大自然本无善恶,道德是人类发明的概念。但我必须引述《自私的基因》作者道金斯所言:客观事实如何,不代表我们就应该怎样。人性自私不代表我们应该自私,科学和人类价值观不一定有冲突。大部分科学家都很有道德,而且是真心想让世界更好,而非因为教条;我身边就有信佛的科学研究员。

但纯粹为了辩论,这篇文章就仅从科学角度出发,反驳「不正常就该被淘汰」这个概念吧。我并非科学家,仅引用一些广为人知的常识。

众所周知,繁延后代是进化的基础。如果一个生物无法生产,或过早死亡,那它的基因也就不会传给下一代,在大自然中等于被淘汰掉。就此,W认为人类中同性恋者或自杀者在大自然中属于反常个案,一些动物会把不健康的幼儿吃掉,人类却会保护「不正常」的同类,不利于进化。

必须指出,W纯粹是带着好奇心,从科学角度思考事情的另一面(他是个好人),并非觉得道德上应该排斥同性恋者等。但我认为,他的诠释必须纠正。大自然本来就有很多变异,如果变体刚好对物种延续下去有帮助,就会成为进化的基础,成为新正常。

朋友W的出发点是,同性恋不会传宗接代。但从大自然的角度来看,其实需要有一些不传宗接代的个体,去照顾多余的孩子,或从事生孩子以外的事情。农业是文明的基础,因为让部份人得以从事生产食物以外的工作。以此类推,如果一部份人不生孩子,肯定对品种有益;他们可以专注于事业和改善世界,也可以领养孤儿。

(话说,由无子女负担的人从政或许是好事。政客贪腐通常因为家人嘛。虽然也有人认为有子女的政客比较有责任心。)

上述观点是否有根据,还得由科学家去研究争辩(毕竟这是很容易被政治正确挟持的课题),但至少显示了大自然中有各种可能。大自然有没有类似个案?有。除了同性交配在动物间并不罕见以外,君不见蚂蚁大部分都是工蚁,无法繁殖?蚂蚁不是人类,但大自然比一些人想像中精彩、多元得多。

之前在另一篇文章提到阿根廷蚁横跨三大陆的超级蚁群,表面上让人佩服,但单一品种如此大规模,基因上已经少了筛选,存在灭绝的隐患。但我们人类一方面做到规模,一方面从体制和技术上实现了新的进化。阿根廷蚁如果面对环境变化等会无法招架,但人类能通过其它方法去适应,例如体制和价值观上的改革。

阿根廷蚁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因为某种安排刚好突破了自然规律的限制。蚂蚁本身基因没变,但因某种安排改变了结果。在人类社会,我们可以用制度来达成同样效果,超越不变的人性。可以说我们某程度上超越了基因上的进化,制度上的进化将同样决定人类的命运。和基因进化一样,多元有利于进步。

多元是进化的基础,是品种生存的关键,大自然没所谓正不正常。看似有缺陷的变体往往成为品种生存下去或繁荣的基础,人类就是很好的例子。

人类最大的特点是直立行走,这造成了人类身体两大变化:大脑增大和骨盆型态改变。由于头部改由整个身体支撑,使得大脑有机会扩张。直立行走还有其他好处,例如手可以用来从事复杂精确的劳动,这和脑部发达都是人类繁荣的原因。

为何这么多物种中,独有人类能往这方面进化呢?因为我们互相合作。

人类是唯一需要同类帮助(他人接生)才能顺利分娩的动物。如果人类不是社会动物,就算我们不绝种,也无法继续发展出发达的大脑。

直立姿势促使脑量增大和骨盆形态改变,导致人类的生产困难又危险。人类特别容易难产,其他动物胎儿可以从产道中直接滑出,人类的孩子在出生时却需要蜷缩和转向。就算在医疗技术先进的今天,每天仍有800名妇女死于妊娠或分娩相关的并发症。

由于人类头太大,婴儿在大脑才发展四分之一的时候就必须生出来,因此人类婴儿出生后在任何方面比其他动物的孩子晚熟。小猫小狗一出生就能行走和自行摄食。相比下人类胎儿出生后完全无助,需要父母和社会照顾很长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社会有必要分工合作,制造有利于养大婴儿的环境。

人类是个怪胎,按照死板的进化论逻辑,本该被淘汰掉。但我们通过合作突破了进化的死胡同,存在到今天。而正是头太大这个本来差点令我们绝种的缺陷,导致人类今天繁荣。而和平共处、互相合作、包容不一样的人,绝对是人类生存下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