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性

很多人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坏人是因为环境影响才变坏。

这些人常对人有很高期望。他们相信世界上有好人,包括政治领袖、特丽莎修女、曼德拉或甘地。当有人看起来来品行良好,他们常常给予不切实际的信任和支持

事实上,特丽莎修女、曼德拉和甘地这些伟人都有让人难以接受的缺陷。但很多人看不到这些。他们觉得,他们是好人,好人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相信人性本善的人,有一小撮也会讨厌现代文明。他们觉得社会本来充满爱,像伊甸园那么纯洁。但随着时间流逝,政治、发展、科技等因素让世界变得丑陋。

这种世界观的典型作品之一是《阿瓦达》。在电影里,纳美人被描述成未经现代文明污染的高尚野蛮人(noble savage),他们感性、善良和平、与大自然和谐共处。而想要破坏这个美好的,则是暴力、毫无感情、利益熏心的地球人。两方互不兼容,最终以伊甸园反扑、战胜现代文明为结局。

听起来奇怪,但当这种世界观成为一种思想,有时会带来很大的恶。例如共产思想相信恶都是来自资本家的钱财。马克思似乎以为人性本善,只要战胜了资本主义,社会就会回归美好。

事实是不是那样?我想历史是明确的答案。那些想恢复伊甸园的运动,几乎都带来了灾难。《动物农场》中动物以为只有人类邪恶,动物都是善良的,结果牠们为自己的天真付出了惨重代价。

这种人性本善的世界观这些年来再次变得普及。很多自由派相信,干坏事的人其实「跟我们一样」是好人,只是环境所迫。他们不惜一切站在鸡蛋一边,认为鸡蛋自然善良。

但其实那些弱者和我们一样是自私的人,会为私利不择手段。

我说过,人们常向牵动人心的人事物注入过多关注,忽略规模更大的灾难。一个小女孩如果遇害,人们一定会愤怒和同情,媒体会大肆报道她生前有多善良无私,父母老师有多悲痛。如果死者是一名非法外劳,或一名吸毒犯,人们不会有同样反应。但无论小女孩、吸毒犯还是非法外劳,他们都是平凡人,而平凡人都复杂、动机灰暗、带有私心。

我们体谅和帮助每一个人,不应该是因为他们善良。而是因为我们和他们一样,都不过是可恨又可爱的平凡人。总是用道德标准来评估别人,就很难做好人。

要打破人性本善的这个迷思,让我们看看心理学家怎么说吧。暴力行为研究专家特伦布莱(Richard Tremblay)说,人们经常以为青少年是最容易诉诸暴力和犯罪的一个群体,但研究显示,人类的暴力倾向通常是在蹒跚学步的幼儿时期达到顶峰的。他说:「婴儿并未互相残杀,因为我们不给它们用刀枪。我们过去30年来一直在探讨儿童是怎么学会暴力的,但我们真正应该探索的是,他们是怎样学会不那么暴力?」

很久以前听过一段对白。

C:吃素不该吃素肉。
F:但素肉满足了人的口腹之欲,让人可以吃素。这不好吗?
C:那这人内心还是喜欢吃肉,不够诚心。
F:但有谁是诚心的呢?我常憎恨某人,想把他杀了,但我没有杀人。所以,我是好人。你敢说你没想过杀人吗?

人都会想杀人,想干各种坏事。但我们学会社会规范,学会自制,并努力做好人。

人之初性或许是社会学里最大的争议。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就说,人出生时很纯洁,受环境污染才变坏。这种说法很有吸引力,人都想相信自己本性善良。但学者逐渐承认,或许就如霍布斯(Thomas Hobbes)认为那样,人的行为都是出于自私。为了终结「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我们不得不建立一层又一层的道德规范和社会制度。

我明白为什么一些人坚持大家都是善良的,他们想打破针对一些群体的歧视。这是一番好意。但,如果我们承认大家都一样丑陋,那不是更贴近真相吗?

如果每个人都善良,那大家应该会不分你我。但现实生活里,我们无法避免利益冲突。例如移民和当地居民的关系,我们不能说任何一方是坏人或好人,只有同样自私的双方。这个紧张关系如果不通过妥协化解,就很容易引起斗争。

在「人性本善」的另一个极端,有人相信人性本恶。我有些朋友就有这种想法,他觉得什么民主云云都是屁话,人需要由独裁者管恶法才能阻止人们犯罪。这种想法至少跟儒家的「人之初性本善」一样古老,在春秋战国时代,法家思想是代表。

可是,过度暴力解决不了暴力。残暴统治会引起反抗。镇压少数群体会让这些群体偏激,让社会不稳定。而且,文明进步即是减少暴力的过程。让协商取代暴力,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大方向。

上面提到《阿瓦达》,我想起另一部电影《幽灵公主》。两部都是以大自然和人类发展的冲突为题材,但宫崎骏的作品里没有大自然/高尚野蛮人与现代文明/发展的对决,人类部落、政府和森林中的野兽都不过是各取所需,为了生存而互相残杀。野兽并不可爱,它们想把人类消灭,以保护自己的生存空间。麒麟兽象征的大自然更不偏帮任何一方,它不过是无情地掌管生死,最终反扑时对人类和野兽一样残忍和自私。没有正义和邪恶的两方,只有自私自利的多方。

从这个角度来看,各方的利益冲突其实无法避免,要嘛互相消灭,要嘛学会妥协。最终《幽灵公主》中的森林没有战胜人类,双方不过是互相让步,努力学习和平共处。和《阿瓦达》相比,《幽灵公主》更接近真正的世界,因此也是比较优秀的作品。

社会学里常提到「开明的利己」(enlightened self-interest,也可以解释为自私的德行),人们会为了长期较大的利益而牺牲短期较小的利益。因此人们选择做好人、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放弃打枪银行和杀人的冲动,并惩罚那些这么做的人。

一些人相信世界上存在善良,但我不这么认为。我相信人性自私,不会假设一个人做某件事情是出于好意,一定在某方面符合了他的私利。或许是为了自己,或许是为了家人朋友。

我们不妨探讨一下:诚心那么重要吗?因为伪善而为善一定是坏事吗?世上真的有好人吗?有人相信人性本恶。因此,他们选择自私自利地生活。也有人选择不相信任何人,孤立自己。

但我们不需要消极。我相信人可以为了利益合作,当有人帮我,我会推测甚至问对方想要什么回报,并尽力帮忙。这样的潜规则应该善用,毕竟任何人都有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互惠互利对大家都有好处。

也因此我对好的制度有极大期望。一个制度不应该假设任何人(包括统治者)是好人,应该从人性自私这点出发。这样的世界观意味着我们不相信英雄,也不相信善良的广大民众。相反地,我们应该确保每一个人的利益与全人类的利益挂钩,让他们不得不为社会负责。我们必须让每一个人看到,没有人可以独立生存,我们不应该互相厮杀。共识和交易是和平社会的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