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当然的真相

去年年底,大马穆斯林联盟(ISMA)发起了拒绝世俗政府的请愿书,短短两天内便获得约19,000人签署。前年年底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民调则发现,57%柔佛州马来受访者支持不区分宗教信仰,对全体大马人实施伊刑法

这个主张当然不代表所有本地穆斯林,但程度不容我们忽视。身为非穆斯林,我们难免觉得穆斯林支持建立神权国,是霸道压迫少数族群,无视非信徒福祉。可是对许多虔诚穆斯林来说,成立神权国不止百分百理所当然,更是为了大家好。经文强调,非信徒将在审判日遭受惩罚;既然如此,如果建立神权国、让真主的光芒普照大地,让误入歧途的所有非穆斯林都受到感化、避免受难,岂不是好事?不难想像,这些穆斯林可能觉得抗拒神权国的朋友只是暂时没有悟得真理、出于无知的恐惧而反对惠及众人的好事。只要感受到神权国的好,非穆斯林自然会信服,而神权国又怎可能不好呢?

这种陷阱不只被有宗教信仰的人犯上。很多人以为如果没有宗教,人自然会理性思考,由于短视而导致的社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但中国政府打压诸教后,法轮功成功兴起,给中南海带来不少麻烦。今天中国人以无神论者居多,但取代宗教信仰的不是逻辑思考,是狂热民族主义。正如穆斯林相信伊斯兰的光芒总有一天会照亮整片大地,无神论者也一厢情愿地觉得,大家总有一天会看清并接受经过科学验证的真相。这使他们在企图说服大家时罔顾人感性的一面,甚至变得傲慢

撇开信仰不谈,当我们为了政治争论得不亦乐乎,我们容易以为:只要对方看清真相,就会站在我们这边。我们把对方标签为愚民,希望有一天他们会看清自己多么愚蠢。但谁的真相才是真相?当我们认为对方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是错的,我们就少了去说服对方的意愿。我们执著地等对方跪着来到这边,说:你是对的,我知错了。结果那一天永远都没有到来。

客观真相永远存在,例如一加一等于二,我不能说一加一等于三,然后指望别人尊重我的「个人意见」。真理必须越辩越明,讨论不能只是各自表述。当我们有问题需要解决,虽然我们应该尊重各方意见并寻求共识,但还是必须找出最可行的方案。是的,知识与真相之间始终隔着一道鸿沟,我们也不可能做到绝对客观。但我们不能堕落到「世界已不存在所谓事实真相,只有各种立场」这种犬儒至极的姿态。一加一永远都会是二。

然而,客观真相固然重要,我们却不能罔顾存在于人们心中的种种「真相」。就算那些信仰听起来可笑,或者逻辑方面不堪一击,它们的信徒还是有能力反扑,甚至他们就是主流社会。你要怎样说服他们跟你合作?是嘲讽他们眼中的真理吗?正如我们不大可能被他们笃信的真相说服,他们也不大可能信服我们所追求的真相。当各方都一味相信自己眼中的真理会造福世界,是为了大家好,我们要怎样和平共处?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