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當然的真相

去年年底,大馬穆斯林聯盟(ISMA)發起了拒絕世俗政府的請願書,短短兩天內便獲得約19,000人簽署。前年年底的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民調則發現,57%柔佛州馬來受訪者支持不區分宗教信仰,對全體大馬人實施伊刑法

這個主張當然不代表所有本地穆斯林,但程度不容我們忽視。身為非穆斯林,我們難免覺得穆斯林支持建立神權國,是霸道壓迫少數族群,無視非信徒福祉。可是對許多虔誠穆斯林來說,成立神權國不止百分百理所當然,更是為了大家好。經文強調,非信徒將在審判日遭受懲罰;既然如此,如果建立神權國、讓真主的光芒普照大地,讓誤入歧途的所有非穆斯林都受到感化、避免受難,豈不是好事?不難想像,這些穆斯林可能覺得抗拒神權國的朋友只是暫時沒有悟得真理、出於無知的恐懼而反對惠及眾人的好事。只要感受到神權國的好,非穆斯林自然會信服,而神權國又怎可能不好呢?

這種陷阱不只被有宗教信仰的人犯上。很多人以為如果沒有宗教,人自然會理性思考,由於短視而導致的社會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但中國政府打壓諸教後,法輪功成功興起,給中南海帶來不少麻煩。今天中國人以無神論者居多,但取代宗教信仰的不是邏輯思考,是狂熱民族主義。正如穆斯林相信伊斯蘭的光芒總有一天會照亮整片大地,無神論者也一廂情願地覺得,大家總有一天會看清並接受經過科學驗證的真相。這使他們在企圖說服大家時罔顧人感性的一面,甚至變得傲慢

撇開信仰不談,當我們為了政治爭論得不亦樂乎,我們容易以為:只要對方看清真相,就會站在我們這邊。我們把對方標籤為愚民,希望有一天他們會看清自己多麼愚蠢。但誰的真相才是真相?當我們認為對方總有一天會發現自己是錯的,我們就少了去說服對方的意願。我們執著地等對方跪著來到這邊,說:你是對的,我知錯了。結果那一天永遠都沒有到來。

客觀真相永遠存在,例如一加一等於二,我不能說一加一等於三,然後指望別人尊重我的「個人意見」。真理必須越辯越明,討論不能只是各自表述。當我們有問題需要解決,雖然我們應該尊重各方意見並尋求共識,但還是必須找出最可行的方案。是的,知識與真相之間始終隔著一道鴻溝,我們也不可能做到絕對客觀。但我們不能墮落到「世界已不存在所謂事實真相,只有各種立場」這種犬儒至極的姿態。一加一永遠都會是二。

然而,客觀真相固然重要,我們卻不能罔顧存在於人們心中的種種「真相」。就算那些信仰聽起來可笑,或者邏輯方面不堪一擊,它們的信徒還是有能力反撲,甚至他們就是主流社會。你要怎樣說服他們跟你合作?是嘲諷他們眼中的真理嗎?正如我們不大可能被他們篤信的真相說服,他們也不大可能信服我們所追求的真相。當各方都一味相信自己眼中的真理會造福世界,是為了大家好,我們要怎樣和平共處?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