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鱼翅有何意义?

近年,不少名人、团体、企业大力提倡抵制食用鱼翅。反食鱼翅思潮也在我们年轻一代间开始流行,很多年轻伴侣更坚持选择不供应鱼翅的酒楼办婚礼。

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指捕杀鲨鱼残忍其实相当虚伪。屠杀鸡鸭牛羊就很人道吗?要说捕杀鲨鱼残忍,尽管成立,也确实难让每一个人信服。

而且,不配合他人(尤其长辈)的面子,往往被认为不敬,不少人更宣称反对鱼翅是歧视中华文化哩!反正如我父母说的,鲨鱼都死了摆在桌上了,不吃不是更浪费吗?这种象征性动作,又有甚么意义可言?

对我而言,食用鱼翅更不可宽恕的是它的浪费、多余。残忍是一回事,为了满足面子而毫无节制、道理的残忍更不应该。食用鱼翅并非为了填饱肚子、满足口腹之欲(鱼翅本无味),纯粹是被挖空了内容的形式。

古代中国人看重社会阶级,如君臣关系。技术未发达前,鱼翅、熊掌等是要辛苦冒着危险才能得到的食材,故要留给统治阶级食用。「天子」通过刻意的奢侈、浪费,彰显与众不同身份。所以鲨鱼只吃鱼翅,熊只吃熊掌。这是统治术,是社会不平等的极端表现。

所谓鱼翅「文化」是19世纪才开始兴起。随着中产阶级崛起,更多人有金钱能力去满足当「皇族」的虚荣。这是社会平等吗?还是剥夺的人数增加了。鱼翅「文化」普及后,人们开始滥杀鲨鱼,严重影响生态平衡。

一名澳洲网民说得好:「为了必要的理由放弃所珍视的事物,是普世的理念,这方面没有所谓的文化特权……而且,放弃了不代表那就不再是你的文化。」

公开抵制鱼翅,虽然没法改变甚么,却能让更多人思考问题的是非对错。

我多年前也面对父母的取笑、不解。过了两三年,随着更多亲戚对我的立场感到好奇,这件事情在酒宴上开始得到大家的讨论。有了讨论,就有了思考,少了无知的问心无愧。

要改变现状,往往只需要每个人坚持原则多一些,就算没有多少人在乎你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