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没有人无知

今天我要评论两件事情,一个是砂州选举,一个是脸书。

砂州选举后,我听到很多西马人讲东马选民无知,因为他们把票投给国阵。

自从大马人政治觉醒,尤其是网上媒体兴起后,每次国阵胜选,我们都怪罪乡下马来人和东马人(要嘛就是外劳)。我们说他们太容易受骗,一旦接受了「正确」资讯,他们就会醒觉,发现自己很蠢,然后站在我们这一边。

的确,他们接受的资讯和我们不一样。大马媒体生态怎样,大家都懂。但他们不是无知,他们也有关心的课题,懂得思考自身利益。他们意见和我们不合,不代表他们很天真很好骗,也不是只有我们知道真相。

事实上,很多事情没有真相,只有各种角度。政客很会利用这些角度,让支持者觉得他「懂」他们的心声。如果我们要他们和我们站在一起,就应该像政客一样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然后找出双方共同点,想想什么地方可以妥协。

如果要某人和我们一起奋斗,我们没理由蠢到跟他讲:「你知道吗,你很无知很好骗。来,让我指点迷津。」这样的口气不可能说服任何人,不被人打就很好了。偏偏西马人和希望联盟对砂劳越人的态度就是这样。结果西马人自我感觉良好,殊不知东马人觉得我们很傲慢,心想:反对党和他们的支持者是狗眼看人低的菁英主义者。

世界上很少无知的人,但人们对一件事情的了解过程不同(我想到的、绝对政治正确的字眼是 differently informed)。这是因为我们背景不同、地位不同、在乎的事情不同、接受的资讯不同、所处在的社会不同、生活方式不同,命运也不同。

当然,不一定每个人的理解都值得我们采纳。例如那些极端、充满仇恨的言论,我可以理解,但我必须反对。不同的决定可能带来回然不同的后果,我们应该提出自己的论点,让对方看到不一样的角度。但就算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好,我们都不该说对方是无知的。

(我承认自己常犯下这个错误,包括在这专栏。大家都在一直学习,共勉之。)

******

另一则不完全无关的新闻是,有媒体揭发脸书人为编辑「热门话题」(Trending News)名单,审查过滤政治保守的文章,同时将内容管理员认为重要的新闻放入热门新闻栏目。

毫不意外地,美国保守人士随即跳出来批评脸书偏颇。他们说,因为美国的主流媒体有左倾立场,保守派的言论一直遭到打压,现在连脸书也要过滤他们的言论。所谓言论自由呢?所谓媒体自由呢?这根本就是左派在控制舆论嘛。

但如果我们看看其他新闻,就会发现保守派的受害者论述很好笑。例如,一天到晚宣称「左派菁英控制了主流媒体」、被视为保守派媒体之首的福斯新闻频道(Fox News)2016年3月30日报道,福斯新闻频道是美国最受欢迎的有线新闻频道。

更讽刺的是,此时此刻,特朗普正是利用脸书等社交媒体造势得宜,让美国那些不满共和党的保守派有了发声平台,粉碎了共和党温和派元老掌权的局面。二十年前,媒体一定不会给特朗普那样的人太多发言平台,而今天就算福斯新闻频道也对他的骇人言论有所保留。共和党元老更不会让特朗普有多少公开的发言机会。

今天,脸书让特朗普那样的人有了听众。美国政治评论员卡尔(Nicholas Carr)说,在社交媒体时代,候选人不再靠温和可靠的声音,也不必再靠举止风度,靠的是能吸引点阅扩散的骇人言论。就算各家媒体不报导,候选人的言论也会通过脸书无限放大,直到怕输的主流媒体不得不跟着报导。特朗普是社交媒体时代的产物,是社交媒体让美国右派进一步右倾。面对这局面,那些一天到晚说「左派控制了舆论」的右翼人士又有什么话可以说呢?

事实上,科技评论者纷纷指出,脸书的Trending News只是个躲在角落、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和使用的功能,大部分人只通过Newsfeed(也就是我们打开脸书第一页看到那排朋友的状态)跟进新闻。而Newsfeed上看到的新闻绝对不客观。

Newsfeed空间有限,会根据用户经常阅读的文章来过滤内容,优先出现的内容当然是用户最常读的东西(通常是和自己立场相近的内容)。同时,社会学家鲍曼讲过,脸书上多数人「把自己锁进同温层里」,只和立场相近的人交流。于是我们越来越确信自己立场正确,而且还会有「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想法」的错觉。不得不提,我想这也是大马(特别是西马)华社在政治形势判断上一错再错的主因之一。

必须说,我不觉得这些问题是有了脸书后才存在。在脸书出现前,人们活在小小社区里,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我们读报纸时,也都读立场和自己相近的报纸,除非没有选择。例如英国保守派会读《每日邮报》,左派会读《卫报》。脸书给了我们机会去扩展视野,包括去和各种不一样的人对话,但人们不喜欢听见和自己不一样的声音。

我自己在报馆做过工,明白脸书团队的做法。我筛选新闻时一再提醒自己要中立客观。但如那篇揭发脸书「不中立」的报道中,一名脸书前雇员所说:「这(筛选新闻)一定有偏见啊⋯⋯若新闻来源是俄罗斯或是哪个保守派新闻站,我们会找比较中立不偏颇的媒体取代。」对于什么是真什么假、什么有新闻价值,我心中有把属于自己的尺。

假设有宗教司说「全球气候转变是神的旨意,不是人为」,鉴于新闻版面有限,我睬他都傻。但如果科学家发布全球气候转变的报告,我可能会选那个新闻。我相信可以被验证的研究,不相信那些毫无理据的言论,所以这对我来说是客观的判断。

但这时保守人士就打电话来新闻室了,说经文上写的东西难道不客观?至少应该双方意见放在一起啊⋯⋯可是先生女士,版面有限喔。假设我看到那个宗教司的新闻,那时肯定还有一百则重要新闻在排队呢。所以说啊,唉,我蛮同情编辑和记者的。

由此可见,世界上没有所谓的中立。你的中立对我来说过于保守,我的客观对你来说过于政治正确。于是我们回到了「天下没有人无知」的概念。当每个人的中立客观、每个人判断「真相」的标准这么不同,我们还有资格说自己觉醒、说别人无知吗?